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廷辩(上)
    青州一案,那是房俊在为了皇帝铲除隐患,的的确确是大功一件,只不过是因为青州吴氏的特殊身份和背景,导致皇帝陛下不能公开的予以房俊奖励。

    但正是如此,才愈发让皇帝觉得对房俊有些亏待。

    所以李君羡百分百肯定,既然有人将这件事牵扯出来,那么不管李二陛下的真实想法和目的是什么,房俊他都得必须保下来!

    李君羡暗暗好笑。

    这帮子文官大抵以为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指不定心里现在怎么欢呼雀跃呢!却哪里知道,这简直是给房俊披上一件刀枪不入的铠甲。

    房俊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李君羡心想:难不成这人是房俊自己安排好的,拿此事来逼迫陛下下决心维护他?

    这个念头一起,李君羡就吓了一跳。

    他这边心潮起伏,大殿之上却已经是一片哗然。

    青州一案,李二陛下早已在房俊的密奏之后便封锁一切消息,剪断了各种首尾,除了当地的官场之外,整个事件被死死的压住,根本没有扩散。

    现在陡然被爆料出来,怎能不引起哗然?

    这可是灭门的惨案,无论在律法还是道德上,都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这时,一直沉默着充当观众的长孙无忌站出班列,声音铿锵有力:“臣,请陛下核实此项弹劾,若当真有真实凭据,当召集三法司三堂会审,还青州吴氏满门一个公道,为其昭雪沉冤!”

    “微臣请陛下核实此项弹劾!”

    “请陛下将如此丧尽天良之辈拿下,以正国法!”

    “这等凶残暴戾之辈,必须予以严惩!”

    “天日昭昭,乾坤朗朗,怎能容忍如此残暴之徒与吾辈圣人门生同朝为官?不严惩,不足以正国法;不严惩,不足以安天下!”

    文官阵列群情汹汹,一个个慷慨激昂,口中义正辞严,化身为正义的代表,恨不得现在就将房俊这个穷凶极恶之徒押赴刑场砍了脑袋!

    便是亲近房玄龄的文官们也都面面相觑,默不作声。

    这种事,怎么辩解?

    本来随着马周的出面,提出对各位监察御史的弹劾进行核实,此举已经让房俊的处境变得极为宽松。毕竟都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就算其中偶尔有那么一两件是事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风闻奏事”这个制度虽然操蛋,不需要真凭实据,可也有着本身的缺陷,那就是并不能对犯错的官员予以太过严厉的惩罚。毕竟一个国家的核心纲领是法律,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起码是名义上的……而法律,是靠真凭实据的。

    但是随着这一条弹劾的出现,形势陡然逆转。

    本来对弹劾进行核实对于房俊来说是好事,可是现在却变成极为不利的事情。这种事情一旦核实了,甭说房俊是房玄龄的儿子,就算是皇帝陛下的儿子也不行!

    虽然儒家一直嚷嚷着要无为而治,但是实际上治国的那一套还是法家的理论。

    唯有维护律法的公平,才能保持整个帝国的稳定!

    若是连律法都形同虚设了,那距离亡国还能有多远呢?

    便是那些叫嚣着支持房俊的武将勋贵们,此时也有些傻眼。

    这都将人家灭门了,还能有什么话来辩白?

    尽管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无法无天的家伙不认为杀几个人灭个门算什么大事儿,这种事他们这些南征北战手握兵权的将领们那个没做过几件?

    问题在于,他们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都是天下大乱的时候,根本就没人管得了,而且别被人抓住把柄啊!

    只看这个叫做陆孝愚的刑部郎中那神情举止,便知道必然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不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抖出这件事情。

    武将勋贵们沉默了,他们可以支持房俊,那代表着他们的利益,但是他们不会为了这个原因便公开与帝国律法作对。

    马周也不得不闭嘴了。

    他帮助房俊,不仅仅是因为跟房俊的交情,更因为这是陛下的嘱托,也有尊敬房玄龄的因素夹杂在其中。

    但是被人爆出灭门案,马周也无能为力。

    大殿上喧嚣一片。

    唯有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他只是抬起眼睛,阴仄仄的看了一眼这个刑部郎中,眼睛的余光又不经意的扫过站在面前的长孙无忌。

    心里有一股怒气像是蓬勃的岩浆在不停的涌动,却被坚硬的地表紧紧的束缚着,越来越猛烈,越来越暴躁,急欲冲突这坚硬的束缚,猛烈的爆发出来!

    那一定是山崩地裂、毁天灭地!

    所幸,李二陛下的理智还未丧失,还在死死的压制着心中的怒气。

    他缓缓抬起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

    大殿里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闭上嘴,等候皇帝的裁定。

    国家的根基是律法,但是皇权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若是皇帝一意偏袒房俊,那么谁说什么也没用。

    这就是皇权!

    所以,他们才会制造出这么一个紧张的局面,以此来逼迫皇帝顾全大局,牺牲房俊来维持江南的稳定。

    可皇帝若是不呢?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皇帝陛下。

    李二陛下压制着心里的火气,淡然道:“传旨房俊上殿吧,令其当廷对质,众位爱卿,可有异议?”

    皇帝的语气很平静,但是“爱卿”两个字却故意加重了语气,谁都听得出来那其中夹杂着的的慢慢的讥讽和愤怒。

    这就是朕的“爱卿”?

    为了利益,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将一个帝国最出类拔萃的年青俊彦打落尘埃,甚至可以联合起来逼迫皇帝!

    果然很好!

    随着皇帝的话语,大殿里如同被冰封了一般安静、肃然、冷冽……

    那些叫嚣着弹劾房俊的大臣,齐齐的都心里一颤。

    萧瑀更是面色阴冷,无比后悔!

    这位皇帝,可是记仇的啊……

    就算今日利用国家的稳定来逼迫皇帝就范,可是以后呢?

    随着帝国越来越强大,证据越来越稳定,赋税越来越富裕,整个帝国便越来越安定。以皇帝的雄才大略,莫说是越来越富庶的江南,即便是瘴气横行人烟稀少的岭南,都已经渐渐的成为朝廷开发经营的重点,用不了多少年,皇帝将会对整个帝国达到一个空前的掌控力度。

    世家?

    门阀?

    在皇帝眼里,这都是他掌控帝国的绊脚石,迟早都会远远的踢开!

    踢不走的,就会拿锤子狠狠的砸碎!

    而这一次的弹劾风潮发展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逼迫皇帝那么简单了,这其中牵扯到了房玄龄,那就意味着若是继续发展下去,必然掀起一场官场的大地震,动摇的是帝国的稳定,损坏的是皇帝陛下东征的计划,影响的是皇权至高无上的权威!

    本来是想要利用江南的稳定来胁迫皇帝,但是现在,整个朝廷都不稳了!

    萧瑀满嘴苦涩,后悔不迭!

    经此一事,江南士族在皇帝的心目中必然降低到一个极其低下的地位,甚至说是仇视也绝不为过。

    被皇帝仇视,会有什么好下场?

    除了造反,就只有默默的等待衰败的降临。

    可是,他敢造反么?

    温顺一点,或许陛下还会思虑到朝局的稳定、东征的顺利、往昔的情分,并不会斩尽杀绝。若是继续强硬下去,恐怕陛下携着雷霆之怒,就会狠下心来将江南士族轰为齑粉!

    萧瑀定了定神,他知道这个时候是要皇帝表达态度了,再这么沉默下去,定会被陛下视为今日一切的事情,都是出自他萧瑀的指使,那可就悲剧了!

    深深吸了口气,萧瑀瞥了长孙无忌的背影一眼,一甩袍袖,站出班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