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反击(下)
    众臣一惊,心里恍然,一刻钟之前,张芳不是还趾高气昂的说着这句话么?

    好么,只是一转眼,房俊就将这句话原原本本的还了回去,顺带着搭上了张芳的锦绣前程,甚至是一条小命……

    监察御史之所以能够拥有风闻奏事的权利,就在于他们近乎完美的品德和人格。这样拥有良好品德之人,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公正可信的,即便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可是当这个人的道德彻底败坏,名声完全破碎,整个人都被狠狠的碾入尘埃,这个人说的话自然是不可信的。就像房俊说的那样,已经玷污了监察御史这个神圣的职责。

    那么按照逻辑来说,他的弹劾自然也就不足为信……

    尼玛,怪不得房俊这厮有恃无恐,居然特么想出这么一个将对方的名声彻底毁掉的方式,令对方的弹劾理所当然的作废!

    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面色淡然的房俊。

    好一招釜底抽薪,反戈一击!

    只不过令大家有些疑惑的是,他是如何掌握了张芳的罪证?

    这个时候,没人想得到“百骑”。

    李二陛下高坐在御座之上,对房俊的手法也颇为赞叹。

    没有他的允许,李君羡岂敢将朝中大臣的“黑材料”交给房俊?

    这些“黑材料”李二陛下不屑使用,不代表房俊用不上。

    现在看来,的确能够使房俊反败为胜……

    一直以来,“百骑”都是以皇帝的禁卫面目出现,即便是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也只是知道“百骑”还肩负着关中地区的情报收集,却绝对没有想到,“百骑”已经缓缓的将触角延伸到了关中之外,尤其是江南地区,几乎所有的江南士族,都在其监控之中。

    萧瑀的一举一动,其实亦在皇帝的掌握之中。

    只不过萧瑀用的是阳谋,只是采取弹劾这种措施来让皇帝知晓江南士族的底限。这是一种温和的做法,就算皇帝最终一意孤行,江南士族亦不会有什么太过激烈的举动,而是艰难的咽下这口苦涩。

    但是现在,事情早就脱离的萧瑀的掌控,即便是掌握着“百骑”的李二陛下,也无法猜测到底是何人、或者何股势力在其中兴风作浪……

    又或者,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萧瑀的苦肉计?

    李二陛下紧紧皱着眉头,心念百转。

    大殿之上,张芳已经被禁卫拉走,即将押送刑部,场面再一次安静下来。

    房俊屹立于大殿之上,身姿挺拔,面色云淡风轻,并无一丝一毫将弹劾他的对手彻底击溃的骄傲与欣喜。

    只是淡淡的问道:“尚有何人,弹劾于某?”

    几位参与弹劾房俊的监察御史就齐齐的脸容一抽,有些慌乱……

    这位房二郎此时看上去很低调、很谦逊,可是在他们眼里,却无异于洪水猛兽。更重要的是,“带头大哥”宋国公萧瑀今日的立场似乎有些模糊,不再是以往的雷厉风行,显得很是犹豫。

    诸位监察御史也都不是官场菜鸟了,作为以“喷”为生的职业,不仅仅口才很重要,察言观色的本事更重要。人非圣贤,谁能保证自己一点污点都没有呢?想要在监察御史这个岗位上做出贡献、做出成绩,获得上司的认可,获得大佬的赞许,那么什么人能弹劾、什么人不能弹劾,这是一定要搞清楚的,不可能盯上人家的污点就不管不顾的往死里咬。

    那样不是有本事,那是傻逼……

    甭说升官了,命能不能保得住都不好说。

    这满朝文武,哪个是吃干饭的?

    今日宋国公的举止有异,加上房俊气势汹汹,一干萧瑀派系的监察御史就有些偃旗息鼓,静观其变,瞪着大佬的明确指示再行动不迟。

    否则傻乎乎的往上冲,被房俊干掉不说,还会坏了大佬的好事,那可就悲剧了……

    于是,在房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张芳干掉之后,大殿之上居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

    看着畏畏缩缩的一干监察御史们,房俊就叹了口气。

    他宁愿如此凶险、如此大费周章的面对弹劾,便是存着保留言路的心思。从现代社会来到大唐,没人能比他更明白广纳言路、让民间能够发声对于一个皇帝、对于一个帝国的重要性!

    听不到百姓的声音,皇帝坐在堂皇的宫殿里守着那么几个大臣过日子,可能治理得好整个庞大的帝国么?

    没可能的!

    可是现在看看,作为言路代表的监察御史们,要么颠倒黑白、为了一己私欲胡作非为,要么畏畏缩缩、只知道跟着大人物的身后讨要利益,哪里还有一点铮铮铁骨、浩然正气?

    正在房俊失望之时,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微臣刑部郎中陆孝愚,弹劾崇贤馆校书郎房俊,去年于青州违逆国法、勾结齐王李佑将当地豪族吴氏满门灭杀,手法残忍,丧心病狂。人证、无证俱在,恳请陛下命有司立案严查,以靖国法!”

    刑部郎中陆孝愚站了出来。

    他不得不出来……

    亲眼瞅着张芳被房俊将所干的破事捅了个底儿掉,手尾没比张芳干净多少的陆孝愚便有些后悔了,努力的缩在朝班之后,尽量的不去引人注意。

    开玩笑,这房俊不知从何处得来张芳的罪证,万一他也被房俊盯上了,还要跳着抢着去弹劾房俊千方百计的激怒他,岂不是自寻死路?

    可他再缩,也不能缩进壳子里,他不是乌龟……

    长孙无忌的眼神仿佛锥子一般刺过来,不停的对他使眼色,陆孝愚没辙了,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他们陆氏亦是江东士族,可是他明面是萧瑀的人,暗地里却跟长孙无忌有着无数利益纠缠。

    这一次,他就是充当了一回“无间道”,狠狠的摆了萧瑀一道。在萧瑀明显偃旗息鼓的形势下,却悍然继续弹劾房俊。

    可他心里的苦,又能向谁说呢?

    做老大不容易,做小弟更难……

    一番义正辞严的话语慷慨激昂的说完,陆孝愚便紧紧的盯着房俊的表情,心里砰砰乱跳。

    这家伙,会不会有我的黑材料呢?

    结果,在忠臣的注视之下,房俊果然不负众望,转身再次从袖口里掏出一道奏折,双手呈上。

    “微臣房俊,状告刑部郎中陆孝愚!贞观十一年,藍田縣商人段天德与邻里郭家发生纠纷,双方斗殴,致使郭家长子断腿,落下终身残疾。双方协商,段天德愿意予以补偿,但补偿数额未曾商议妥当,郭家一纸诉状,告到了藍田縣衙。时任藍天縣令陆孝愚,收取郭家黄金三十两,不分青红皂白,将段天德擒拿归案,打入大牢,屈打成招,判处死刑!同时将此案上报刑部,即便段天德家人一再喊冤,刑部并未重审,勾准死刑。段天德,已于贞观十二年秋,于藍田縣斩首示众。微臣状告刑部郎中陆孝愚,执法犯法,收受贿赂,草菅人命,十恶不赦!请陛下准许大理寺重审此案。”

    陆孝愚痛苦的闭上眼睛。

    果然……

    就说了这个房俊很邪乎,自己还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承诺,硬是往这块石头上撞,这一下,撞得自己头破血流!

    他算是看出来了,皇帝一心维护房俊,只是碍于御史言官的群情汹汹,所以并未采取强势的手段,但是明里暗里的支持,一点都不少!

    只要房俊反击,皇帝那是肯定要审理了!

    自己完了……

    陆孝愚两眼发花,像堆烂泥一样委顿于地。

    长孙无忌面色凝重,虽然有些无奈于陆孝愚居然也是个不干净的。但他却更是狐疑的看着房俊,这些罪证,房俊是从何处得来?

    房俊举着奏折,自有内侍前来接过,转呈于皇帝。

    那内侍扫了奏折一眼,微微一愣,便看了看房俊。

    房俊莫名其妙,低头一看,顿时不好意思道:“抱歉,拿错了奏折……”

    满堂大臣哭笑不得。

    可是下一刻,却都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只见房俊略显慌乱的从袖子里一掏,一摞奏折便一起掉在地上。

    房俊“哎呦”一声,急忙附身去捡,翻看一番,才从中挑出一道奏折,重新递给内侍,赔笑道:“有点多,一时没看清拿错了……”

    一股阴风从大殿上吹过,所有人遍体生寒。

    一众大臣个个瞪着眼睛,娘咧!

    这小王八蛋这是准备了多少道奏折?

    这特么是打算将弹劾他的御史言官统统弄死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