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九十二章 解救
    庄严肃穆的太极宫里,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听得人毛骨悚然。

    不少内侍、宫女、禁卫都远远的站着,既不敢走掉,亦不敢靠近,心惊胆跳的看着皇帝陛下怒气勃发,用一根支窗户的叉竿将那位房二郎抽得哭爹喊娘。

    大家心里砰砰跳,唯恐被暴怒的皇帝陛下迁怒,同时也对房二郎惊为天人!

    几乎隔上那么几天,这位就那惹出点事儿,将李二陛下气得火冒三丈。皇帝陛下气急了,或者降职,或者罢官,或者打板子,然后房二郎就会消停一阵。再然后,或上几天又跑来招惹皇帝……

    古往今来,能够如此撩拨皇帝火气却到现在还没被皇帝砍了脑袋的,大抵也没几个人。

    这是真的牛啊!

    “咦,是谁被责罚了吗,怎么叫得这么惨?”

    一声奶声奶气的疑问,在内侍们的身后响起。

    内侍们回头一看,原来是晋阳公主殿下,赶紧恭敬的施礼。

    小公主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宫群,上身是一个浅蓝色的褙子,娇小的身形很是轻盈纤巧,一张漂漂亮亮的小脸儿上满是好奇。父皇虽然有时脾气不太好,但是对待身边的人还是不错的,并不会轻易责罚。

    这是谁惹火了父皇呢?

    小公主很好奇,站在一个宫女身边,探着脑袋瞧过去,等到看清楚了被父皇抽得满地打滚的那人,顿时嘴巴张得大大,惊叫道:“天呐,是姐夫啊!”

    她便是听说了房俊上朝之后留在了宫里,急急忙忙跑来的,好多天没见到姐夫,心里有些想念呢!

    谁知道刚刚到了父皇的寝殿门口,便见到这么一幕。

    看着房俊捂着脑袋满地打滚,听着这家伙穿破云霄的凄厉惨嚎,小公主就小脸儿一抽,一脸无奈的叹息道:“哎呀,姐夫是真的不省心啊,总是惹父皇生气……”

    旁边的内侍宫女们一脸古怪,不是应该去给房二求情的么?谁也没料到晋阳公主会冒出这么一句话,都苦苦忍着笑。

    看起来,房俊惹祸的本事早已得到天下人的一致赞同,即便是跟房俊最亲近的晋阳公主,在见到房俊挨抽的不是如何的心疼,而是无力的吐槽……

    小公主知道必然是姐夫又招惹到父皇了,好好的挨一顿抽,父皇消了气也就没什么了,以往不都是这样么?早就见怪不怪了好不好!

    可是房俊叫喊的实在太凄惨了,小公主到底还是善良心软的,有些心疼。想了想,便将一个内侍手里的扫帚要了过来。

    那内侍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小公主殿下要干啥。

    晋阳公主举着比她还高的扫帚,迈开两条小短腿,就走了过去,一下子拍在房俊脑袋上……

    内侍们都愣住了,从以往殿下和房二的良好关系来看,不是应该上去劝谏皇帝陛下手下留情么?怎么还跟皇帝一起去打房俊?

    太奇怪了。

    李二陛下也是一愣,不过转瞬就开心了,还是自己的闺女好啊!虽然平时被房俊这个小王八蛋哄得团团转,但是此时见到父皇被这家伙气坏了,也出手狠揍房俊了。

    不愧是朕的宝贝闺女,贴心啊!

    小公主一边打,还一边咋咋唬唬的叫喊:“坏姐夫,竟然敢惹父皇生气,兕子很伤心,打死你个坏蛋!兕子不让你娶十七姐了,让你打一辈子光棍!”

    李二陛下大汗!

    这小丫头从哪儿学来的词儿啊?她知不知道光棍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闺女出手了,李二陛下就只好喘着气停了手。

    他狠抽房俊没关系,可是跟兕子一起抽,那就不好了。

    皇帝跟公主一起殴打另一个公主的未来驸马……这怎么说也不好听啊!可是心中仍然有火气,便再站在一边骂道:“不学无术的东西,知不知道刚刚那句话朕就能治你的罪?”

    晋阳公主一边打,也一边跟着骂:“就是,坏孩子不读书,该打!”只是她这小手小脚的几下子,哪里打得疼人?再加上奶声奶气的这句呵斥,非但没有半分火气,反而萌的可爱。

    跟着李二陛下骂了一句,晋阳公主却停下手,回头看着李二陛下,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微微歪着头,疑问道:“可是父皇啊,您骂姐夫不学无术,可他已经是崇贤馆的校书郎了哎,难道他每天不是陪着太子哥哥读书,而是玩耍么?”

    李二陛下差点给噎到。

    说得很有道理啊,骂人家不学无术,可却将人家弄到皇家书院里当校书郎,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李二陛下就瞪着眼睛,气呼呼的看着自己的闺女:“父皇算是看明白了,你哪里是来帮父皇出气?分明是前来捣乱,想要搭救这个小王八蛋!”

    晋阳公主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翅膀一样一阵急促的扇动,大眼睛飞快的咋啊眨啊,狡辩道:“哪里有?兕子就是来揍姐夫的,谁让父皇生气,兕子就揍谁!”

    说着,又吭吭呲呲的挥舞着扫帚给房俊来了几下,房俊也配合的大叫。只是那几下子,衣服上的灰都飞不起来……

    李二陛下扶额无语。

    他这一身的雄浑霸气,唯独在这个闺女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什么英明神武、什么帝王之气,总是三言两语便彻底泄气。他哪里会看不明白,闺女就是来搭救这个小王八蛋的,心情又是郁闷又是心软。

    既郁闷与闺女巴巴的跑来向着外人,又心软于这小丫头居然能用这种委婉的方式来求情,说一句“秀外慧中”,绝不为过。

    若是这丫头能有个健康的身体,那该有多好?

    想想御医的诊断,李二陛下心里就是一痛,瞬间柔情满溢。只要闺女能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生活着,无论任何条件自己都会答应吧?

    这么想着,李二陛下的一腔怒火早已不翼而飞,转而变成浓浓的父爱。

    故作无奈的样子,扶着额头说道:“看在你的份儿上,父皇就饶他一次!赶紧把这混蛋弄走,否则父皇说不定什么时候改了主意!”

    晋阳公主就笑眯眯的扑上去抱住李二陛下的大腿,仰着头,漂亮的小脸儿上全是笑容:“谢谢父皇!父皇最好了,嘻嘻!”

    只是这么一个笑脸,李二陛下的心就快要融化了。伸出大手婆娑着闺女柔软的头发,爱意满满。

    “嘶……”

    “哎呀!”

    “啊哦……”

    晋阳公主的寝殿里,响起一阵阵怪异的惨叫,听得人毛骨悚然,心惊胆跳……

    房俊脱去上衣,趴在一张软榻上,精壮结实的上身完全露出来,一名御医正给他的肌肤抹上药酒,然后用力的揉搓。用叉竿隔着衣服抽人,并不会抽得皮开肉绽,但是一身青紫自然是免不了的。

    酸痛的皮肤肌肉被药酒刺激一下,然后被用力的揉搓,那种酸爽……也不至于如此凄惨的嚎叫啊?

    御医一头大汗,被房俊喊得心烦意乱,无奈道:“二郎,不至于吧?”

    房俊哼哼唧唧道:“你懂什么啊!外面肯定有陛下的眼线,某这边若是安然无事,陛下心里的火气肯定发不出来,这么大声的叫唤着,陛下心里才会爽快!”

    御医一愣,原来这货是装的啊!点点头表示认可,不过还是低声劝阻道:“二郎年轻有为,怎地却总是要惹得陛下发火呢?下官只是个医者,不懂太多的道理,但是却知道情分这东西并不长久,要好好的维系才是,总是这么招惹陛下,再厚的情分,也是有用完的时候。”

    这算是金玉良言了。

    这位御医大抵是跟房玄龄关系匪浅,是以才说出这么一番话,否则谁闲的没事管你的事情?

    看着你倒霉,那才是路人的心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