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时势(下)
    谢文举没料到萧瑀居然这么快便做出决定,大惊道:“国公爷,三思啊!陛下想要让房俊担任沧海道行军大总管,明摆着是要从海路负责东征的后勤补给,如此一来,江南将会成为整个东征的后勤基地,吾等江南父老岂非苦不堪言?”

    房俊的这个大总管,明摆着将会统领大唐水师,在东征的时候负责全军的补给,毕竟海运的便利性比之陆路优越性太多,运输的数量可以更大、速度可以更快、损耗可以更小。

    本来按照地理位置来说,由东莱出海,是距离最近的。

    但是这个选择其实缺点同样明显。

    大业七年,隋炀帝下诏征讨高句丽,命令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莱海口造船三百艘,以此作为水师的基地,结果证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攻城略地,征讨敌国,水军不可能作为主力,只能负责辎重兵员的运输。

    而东莱地处山東最东端,道路难行,即便开凿了通济渠连通黄河与淮河,来自于江南等地筹集的粮草辎重亦运输困难,损耗严重。长期来往在路上的民夫兵丁有数十万人,挤满了道路,昼夜不停,死者相枕,臭秽盈路,天下骚动。

    那么为何隋炀帝不就近在江南征集辎重,然后在江淮一带出海,直抵高句丽呢?

    原因很简单,不是隋炀帝不这么想,而是他摆不平江南士族!

    隋炀帝之所以能战胜太子杨勇,最后登基大宝成就帝位,便是来自于江南士族的支持,与关陇贵族势成水火。当江南士族耗费了大量财富和资源帮助隋炀帝上位之后,正是红着眼睛收割“投资”利润的时候,怎么会将自己的家底拿出来支持隋炀帝去打仗?

    非但如此,当隋炀帝在关陇贵族越来越强势的时候不得不远遁江南,希冀于得到江南士族的支持来稳定朝局,镇压反对者的时候,却被江南士族在背后捅了一刀……

    盛极一时的大隋王朝,二世而亡,灰飞湮灭。

    甭提什么国家利益,对于这些江南士族来说,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现在皇帝想要完成当年隋炀帝都未能完成的事业,将江南作为东征的后勤基地,这岂不是让这些江南士族割肉么?而萧瑀居然支持皇帝……

    谢文举理解不能。

    在他看来,只要江南士族能够联合一心,即便是皇帝也不敢硬来。隋炀帝多么霸道的一个人,不可得眼瞅着江南这块大饼却一口都不敢咬?

    几百年的经营,江南早就是铁板一块,即便是皇帝想要硬来,也得当心江南士族的反扑,造反还不敢,但是造成动荡的局面还是很简单的,起码那些散步在山岭之间的撩人,只需要少许的挑拨,便能给皇帝带来巨大的麻烦……

    再是强硬的皇帝,也得投鼠忌器。

    萧瑀苦笑一声,看了看这位被誉为江南士族最优秀的年轻一代,不仅摇了摇头。

    目光还是不够长远啊……

    只看到自己的强势,却没有看到陛下早已为此走了好几步棋,知己而不知彼,便是失败的前兆。

    虽然心里有些失望,可他还是得指点一番,他可不愿意看到江南士族今后分裂,整个江南乱作一团。

    “以前,吾等士族掌控着江南,上至官员富贾下至贩夫走卒,莫不以士族马首是瞻,这是为何?”萧瑀问道。

    谢文举微愣,略做沉思,说道:“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士族的控制之下。想要取得财富、想要推举做官,甚至想要安稳的种地,都必须得到士族的支持。”

    萧瑀点头,接着,无奈的叹口气:“可是从今以后,不一样了……”

    谢文举一头雾水。

    萧瑀见他仍旧一副懵懂的神情,很是失望,也懒得多说,只是淡淡说道:“科举!所有的寒门士子,只要读书识字,都可以通过科举做官!若某料想不差,这一届的科举,寒门士子的录取比例一定极高,即便大部分寒门士子的学问都远远不如士族出身的子弟!陛下就是要扶持寒门士子,来对抗世家豪族!寒门与士族,原本就是天然的敌人,利益天生冲突。试想一下,等到江南各地的官员再不是由士族推举,而是通过科举考试来取得,那些青云直上的寒门士子,对于士族会是一个什么态度?”

    谢文举这才明白过来,倒吸一口凉气!

    骇然道:“肯定是百般打压!”

    正如萧瑀所说,寒门与士族,天然就在对立的两方,利益有根本性的抵触。

    科举即将成为国策,寒门士子的崛起已经势不可当。

    也就是说,士族掌控的江南,终究会成为历史……

    萧瑀有些黯然,即便心中百般不愿,却也不得不顺应潮流。螳臂当车的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

    “萧氏已经决定了,至于其余各家,还请贤侄详细通报一声吧。如何取舍,何去何从,自然都随着各家的心意,只是帮着某将一句话带到即可。”

    谢文举恭敬道:“小侄分内之事,国公爷请说。”

    萧瑀略带伤感,缓缓说道:“天下大势之所趋,非人力之所能移也。得时者昌,失时者亡,因时施宜。好自为之吧……”

    “得时者昌,失时者亡,江南士族若是看不清大势,怕是要被这汹涌的浪潮席卷、击溃,千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啊。”

    房玄龄手里捧着茶盏,满是感慨。

    一身浅色的常服,坐在太师椅上,悠闲自得。

    似乎对儿子在太极殿里遭遇的凶险毫不在意……

    房俊忍不住吐槽道:“您说的容易,圣人不能为时,时至而弗失,谁又能准确的认清楚时势、又精准的抓住时势呢?”

    房玄龄奇道:“哎呦,居然读上战国策了?这可不容易!”

    房俊黑脸微红,有些不满:“儿子也是虚心好学的好吧?被您说的好像不学无术一样。”

    房玄龄反问道:“难道不是?”

    房俊无语……

    爷俩逗了几句嘴,都沉默下来。

    喝了口茶水,房玄龄才叹息道:“江南土地肥沃,气候适宜,这些年战乱减少,局势安稳,越来越爆发出强劲的潜力,无论财赋还是粮食,都极速增长,已经渐渐有赶超关中之势。如此重要性,陛下怎会任由江南士族一手把持,游离于陛下的掌控之外?那些江南的士族都被利益蒙住了眼,自以为当年挡住了隋炀帝伸往江南的手,今日也能挡得住陛下,真是天真。”

    当年杨坚篡周建隋,北方之地尽已纳入隋朝的版图,同江南的陈朝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隋军南下时,南陈皇帝陈叔宝自恃长江天险,不以为然。祯明三年,隋兵渡江,如入无人之境。沿江守将,望风尽走。

    隋军攻入建康,陈叔宝被俘。

    随着健康被攻占,南陈覆灭,江南士族迅速做出反应,归顺隋朝,杨坚一统天下。

    由于南陈覆灭极快,江南士族并未受到波及,实力得以保存。

    等到杨广继位,想要收服江南士族之时,关陇集团已经崛起,山東世家逐渐兴盛,杨广不得不依靠江南士族互为牵制,又怎敢下重手对付江南士族?

    拉拢都来不及!

    可笑的是,现如今的江南士族依然以为形势与当年一样,即便皇帝由杨广换成了李二陛下,也不敢冒着江南动荡的危险下狠手。

    房俊与老爹的结论一样,但是他看问题的角度却截然不同。

    “帝国的集权越来越强势,所有的世家门阀都是阻挡帝国集权的绊脚石,无论哪一个皇帝在位,世家门阀都必须严厉打击。帝国越强大,世家门阀就越是衰弱。可以说,门阀的历史,就将要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