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九十六章 交流
    对于儿子表现出来的政治才华,房玄龄是很满意的。

    但是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不满……

    这小子总是闯祸时常将陛下撩拨得勃然大怒隔三差五的削官罢爵就不说了,完全不将朝中的官职放在眼中,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谋求外放,这就让人看不懂了。

    当然,这是以前的看法,现在的局势,外放或许是房俊唯一能有所成就的道路。

    房玄龄叹息道:“这一次你的手段有点狠了,张芳和陆孝愚的家族虽然都远在江南,在朝中根基不够,但毕竟是清流中的主力人物,你这一下子将这二人打击得万劫不复,算是得罪了所有清流。”

    可以想见,房俊这种“釜底抽薪”的手段虽然确实好用,但是将一个清流文官的名声彻底击溃,实在显得有些暴烈。其余的清流文官难免对房俊心生忌惮,背后打压、舆论抹黑,这都是避免不了的。

    若是不能搬回一口气,清流文官的脸面何存?

    以前的房俊只是性子暴躁,不为那些自诩家教良好的清流文官所喜,现在则是彻彻底底的敌人了……

    房俊也是无奈,苦笑道:“这能怨孩儿么?是他们将孩儿当成那只鸡,想要宰了来震慑皇帝这只猴子,让皇帝断绝向江南插手的心思。孩儿若是不拼死反击,现在估计已经名声臭大街了,下半辈子都别想有个前程。”

    这可不是夸张。

    在这个名声比能力重要的年代,一旦房俊的弹劾被确认,分分钟身败名裂,从此断绝官场之路。

    名声不好的人,是没资格做官的……

    怪只怪这些清流文官太狠,非得想要将房俊死死的摁在尘埃里,一辈子都不得翻身!房俊的手段虽然激烈了一点,可是除此之外还能如何?

    房玄龄却是抬手给了房俊后脑勺一巴掌,瞪眼呵斥道:“胡说什么呢?混小子,简直欠揍!”

    居然将陛下比喻成杀鸡儆猴的“那只猴子”,实在无法无天,简直不当人子!

    同时心里也暗暗担忧,这混小子对于皇帝,似乎始终缺乏足够的敬畏……

    房俊也意识到说错话,摸了摸后脑勺,没敢吭声。

    沉默一会儿,房玄龄才嘱咐道:“事已至此,空想无益,只是徒增烦恼而已。只是这一段时间你莫要再招惹是非,低调下来,别让别人抓住你的把柄。况且……”

    说到这里,房玄龄顿了一顿,有些黯然。

    这次弹劾风潮之中,不少清流将矛头指向他房玄龄,其中的意味,房玄龄又怎么可能发现不到?那其中满满的恶意,令房玄龄很是惊悚。

    他虽是一朝宰辅,亦得到皇帝陛下的信任,可是谁知道这份情谊能保留到何时?

    是谁对他房玄龄不满,想要利用这次弹劾将他牵扯进来,败坏他的名声,打击他的微信,不仅他自己清清楚楚,他相信陛下也心明眼亮。

    可是陛下只默许了房俊的反击,却最终并未对涉及让房玄龄的控诉有任何表态。房玄龄明白,这并不是说皇帝想要放弃他,而是皇帝不愿意处置背后煽风点火之人。

    他房玄龄可是一朝宰辅!

    若是被人以“教子无方,纵子行凶”这等罪名泼脏水,对于名望的打击是无以估量的。正常来说,陛下是肯定要追查到底,还房玄龄一个清白的。

    即便房玄龄的罪名是真实存在,皇帝也必须维护当朝宰辅的微信!

    这就是政治。

    可是皇帝的做法,明显是对那人依旧恩荣有加……

    这正是令房玄龄担忧的。

    凡事最怕的就是这种唯心的做法,不论对错,不管后果,只凭着心意行事。

    在“圣眷”这一项上,还是比不过他啊……

    房玄龄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灰意冷。

    房俊是个聪明剔透的人,只是从房玄龄欲言又止的话语、莫名消沉的神情,便猜测出他心中的想法。

    对此,他倒是不以为意。

    他轻声劝慰道:“这世间,帝王最是无情,因为帝王牵扯着天下最大的利益。无论他的心里怎样想,最终都要为利益让步。只要咱们始终能给予他巨大的利益,那么,我们的地位就会稳如泰山。”

    帝王无情。

    无论帝王本身的性格如何,在面临帝国的利益之时,他的取舍都不会从本心出发,而是取决于利益的多寡。

    因为帝王的身上,担负着整个国家,不容许他又一点点的任性,否则,就将遭遇万劫不复的境地。

    任何一个聪明的帝王,都会死死的压制自己的本心,因为他们知道,私心,才是最大的祸患……

    李二陛下无疑是聪明的。

    他能忍受魏徵几十年如一日的诤谏,常常被魏徵喷得恼羞成怒,却每一次都能唾面自干。

    为何?

    因为他知道魏徵说的对,而且容忍魏徵,就能给自己营造出一个贤明圣君的形象。

    可是当魏徵死后,还将他擅改起居注的事情写下来传扬出去,李二陛下自然不能忍,也没必要忍,所以将魏徵的碑都给砸了。

    这就是利益的取舍。

    房家也同样如此。

    房玄龄活着的时候,恩宠百倍冠绝天下,因为房玄龄不仅忠心耿耿,更是天下名臣,一段君臣相得的千古佳话能够为李二陛下的形象增光添彩。

    可是房玄龄死后,面对房俊卷入谋逆案,李二陛下展露出来的没有了以往的恩宠备至,只剩下冷酷无情。

    这不能说李二陛下对房玄龄没感情,若是房俊老老实实的当他的驸马,李二陛下是不可能吝啬于给房家一个百世的富贵。偏偏高阳这个惹祸精撺掇房家谋逆……

    没了房玄龄的情分,李二陛下不收拾你收拾谁呢?

    说不得,这又是一出“杀鸡儆猴”的戏码,而房俊依然还是那只鸡……

    区别,只在于现在的房俊这只鸡有房玄龄的庇佑,没有被杀掉;而历史的房俊,最终被李二陛下宰了吓唬那些不听话的猴子……

    处在帝国的中枢,面临着巨大的利益,不是说不能有感情的存在,而是每当遭遇利益与感情纠葛的时候,就必须做出抉择。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感情都必须给利益让路……

    房俊两世为人,这些事情看得清楚透彻,自然不会因为这一点就对李二陛下有所怨忿。

    唯有努力的提升自己的价值,才有资格去索取感情。

    父子之间谈了很久,对于朝中诸多形势进行了意见的交流。

    令房玄龄震惊且欣喜的是,这个儿子别看平素大大咧咧的一副棒槌模样,但其实心中的确藏有锦绣。

    因此很是放心。

    就凭着儿子对于朝局的警惕性,房玄龄便可以放心了,即便他以后致仕,甚至是驾鹤西去,家族有房俊在,最起码富贵安稳无需担忧。

    接下来,房俊便老老实实的不使得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舆论之中。

    监督工部的施工队盖房子,在温室里培育稻苗,以及从西域带回来的棉花种子。

    对于棉花的重要性,没有人比房俊更清楚!

    要知道,中国古时所谓的布,一般是指麻布,人们用“布衣”一词形容平民百姓,是因为穷人穿不起丝织品,只能以麻布蔽体。

    重赋诗描写“官库”内“缯帛如山积,丝絮似云屯”,官府向民间徵收大量丝绵,即是供官员、军人作冬服之用。

    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说:“布衾多年冷似铁,骄儿恶卧踏里裂。”这是指丝绵为絮的麻布被,因使用多年,“骄儿恶卧”,已丧失保暖作用……

    棉花的历史地位,也仅仅是比粮食稍低一筹而已。

    所以,房俊无比重视。

    崇贤馆、房府、骊山农庄,每日三点一线。

    房俊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清流文官的敌视,短期内最好的做法就是深居简出,低调再低调,不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