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拜神
    天气渐暖,关中百姓渐渐脱去厚重的衣物,换上轻薄的衣衫,城中尽是鲜衣怒马、华服彩绣。

    这一日房俊结束了“品茶读书”的悠闲,收拾了一下书案,便想要回府。明日休沐,崇贤馆停课,他得待在府里。随着春暖化冻,虽然距离春耕还有些时日,但是工部的建筑队已经加快了建筑速度,左右无事,房俊每日里自崇贤馆下值之后便是回家当监工。

    刚刚走到门口,却被上官仪拦住。

    “春和景明,二郎左右无事,不如一起去慈恩寺游玩一番?”

    收到邀请,房俊心情很好。

    因为弹劾风潮之时他在朝堂之上的强悍反击,被一干文官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此暴烈的手段,自然受到强烈的排斥。在他们看来,房俊这一手凭借黑材料将所有弹劾者打倒的做法,明显“不合规矩”。

    房俊却甚是无语……

    你们弹劾我可以,想要将我死死的压制住那是你们公忠体国,想要在官场之上阻截我进步,那是你们顾全大局、深明大义,反过来我反抗了,就是不识大体、手段卑劣?

    尽管不爽,但是他无法改变文官集团的态度,甚至许多房玄龄阵营中的官员,都对房俊的做法颇有微词。

    说到底,他们害怕!

    房俊的这一手简直就是九天奔雷一般的粗暴强势,今日是房俊对付弹劾他的官员,异日谁知道这一手会不会被皇帝用在反对他的意志的官员头上?

    有这么一柄锋锐无比、无坚不摧的利剑悬在脑袋上,任谁也得胆战心惊!

    与其说是排次房俊,还不如说是在向皇帝表达文官们的态度——这种事情以后不能搞……

    即便遭受全体文官的抵制,上官仪却从未对房俊的态度有任何变化,并未有一丝半点的梳理,以此表达向文官们靠拢的意思。

    实在是难能可贵。

    房俊爽快道:“行吧,就咱们俩么?”

    上官仪拉着房俊走出崇贤馆,边走便说道:“还有一个,是最近一次诗会上认识的朋友,很不错的一个人。”

    说话间,二人出了东宫。

    东宫角门处,正等待家仆将马车赶过来的当口,房俊见到两个矮小的身影从后面走来,显然也是要出宫。

    见到房俊,两个人影恭敬的站住,弯腰施礼:“见过校书郎。”

    房俊瞅了瞅左手边眉清目秀身形有些单薄的男孩,笑道:“狄仁杰,这是要去哪儿?”

    狄仁杰瞅了瞅房俊,眨巴一下大眼睛,恭恭敬敬的说道:“家父今日回京,学生去城外迎接一下。”

    房俊点点头:“令尊长途跋涉,这进京的时间可无法确定,或早或晚,都是有可能的。若是城门关闭之前令尊仍未回来,你就得立即回家,不要让你祖父担心。”

    “学生知道了。”应了一声,狄仁杰便悄悄一拉旁边那小孩的袖子,再次对房俊和上官仪行个礼,一起走开。

    看着狄仁杰的背影,房俊无奈的叹口气。

    受到狄仁杰父亲的托付,房俊本来打算正好跟狄仁杰亲近亲近,毕竟是未来的大牛啊,打好关系很有必要。可自己这边接二连三的出状况,尤其是这场弹劾风潮,使得自己始终处在风口浪尖,只能将这个心思压制下来,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亲近给狄家带去什么烦恼。

    不过幸好同在崇贤馆,来日方长……

    家仆将马车敢来,房俊与上官仪一同坐上马车,来到国子监的时候,接上上官仪的那位朋友,一起前往慈恩寺。

    上官仪的这位朋友一上车,便对房俊笑道:“在下陇西狄道人,辛茂将,见过二郎。”

    房俊那是名副其实的名人。

    似辛茂将这等来到京师准备参加科举考试的外地士子,或许不知中书令是何人,基本没人不知道房俊的名号。

    太响亮了……

    这辛茂将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庞微黑,颧骨微凸,使得一双眼睛看上去有些狭长,但眼眸里光芒闪烁,神采外露。身材有些瘦削,一身布衣青衫,虽然简朴却浆洗得甚是干净,看着就令人很是舒服。

    相互客套了几句,马车已经来到距离慈恩寺一街之隔的安善坊。

    马车停住,房家家仆在车厢外恭声道:“人太多,车进不去。”

    房俊三人便打开车门下车,顿时吓了一跳。

    昭国坊与进昌坊相连,这两坊分别有崇济寺和慈恩寺,前来上香还愿者不计其数,已经将整条街道都堵住了,人群摩肩擦踵,看不到尽头。

    房俊惊问道:“怎么回事,这么多人?”

    辛茂将笑道:“看来二郎今日未曾出门啊?现在长安城里云集了关中各处的士子,等候不久之后的科举考试。有的富家子弟甚至带着十几个家仆侍女,如此一来,岂能不人满为患?”

    “况且今日乃是佛祖出家日,乃是佛门盛典,许多士子都云集到长安的各大寺庙烧香祈福,祈愿在即将到来的科举考试里取得好成绩,金榜题名,平步青云!”上官仪解释道。

    房俊这才释然,将家仆打发走,三人安步当车,在人潮中缓步前行。

    边走边聊,房俊才知道辛茂将这几日算是临时抱佛脚,很是烧了几次香。

    前几日在国子监的宿舍里,朝着陇西方向遥拜,祈求祖宗庇佑,祖坟冒青烟……

    昨日,则去了到文昌帝君祠烧香,拜托这位掌管文运的神仙保佑考中。然后又去孔庙上了香,希望至圣先师能抽空帮帮忙……

    今日则是来到寺庙里,祈求佛祖保佑。

    对此,房俊深表理解。

    哪怕是一千年后的人,每逢高考,考生家长都迷信的不得了,烧香拜佛大行其道,何况在唐朝?因此上官仪尽管不信这些,被辛茂将拉来也没有反对,并且表示一切行动听从想辛茂将的指挥,让往哪去就去哪,让怎么拜就怎么拜。

    慈恩寺里人山人海,插不进脚,全都是前来祷告的应考秀才及其家人。

    倒是房俊看着慈恩寺寒酸的山门、简陋的房舍,很是有些感慨。这处寺庙起先是北魏道武帝时在此建净觉寺,隋文帝在净觉寺故址修建无漏寺,后来废弃。直至大唐立国,这里改名叫做慈恩寺。

    历史上,李治被立为太子不就,为追念其生母文德皇后祈求冥福,报答慈母恩德,下令扩建此寺,名为大慈恩寺。此后绵延千年,大慈恩寺成为中外佛教界人士敬仰朝拜之地。

    拜完慈恩寺之后,已经是过午了,房俊提议去酒楼吃饭,畅饮一番。

    辛茂将却摇头道:“还有一处寺庙……

    “差不多就行了……”这回连上官仪也苦了脸:“考个试而已,何必把长安城的神仙都拜一遍?”

    “这位,必须要拜。”辛茂将神秘兮兮道:“特别灵验。

    房俊不爽道:“那干嘛还要拜前两位?”人太多,他有些不耐烦了。

    “哪个都不能怠慢啊,哪位不高兴就麻烦了。”辛茂将兴致勃勃说道。

    房俊无法,遇到这么一个迷信的家伙,还有何话说?

    出身贫寒的辛茂将,将这次的科举考试视为人生最重要的战役,当然不肯放过一切能够带来好运的机会。他若是此时打退堂鼓,相比辛茂将也不敢说什么,但是心里难免别扭,若是因此耽搁了考试,或者出了差错,房俊于心何忍?

    更别说,上官仪或许也有这个想法。

    只能从善如流了……

    辛茂将对于长安的地势看上去比房俊还熟悉,沿着慈恩寺南面的大街一路东行,到了修正坊,折而向南,到了青龙寺。

    到了地头,房俊才恍然。

    此处再往南,便是不就是自己在曲江池畔的那块地皮么?

    只是曲江淼淼,树林幽幽,当日与自己发起冲突的长孙冲,却已是昨日黄花、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