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零二章 登徒女
    无论任何时代,民众总是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他们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一方,自己面对的就是邪恶!而且,法不责众的思想始终在民间流传……

    围观的香客一冲上来,房俊就拉着上官仪和辛茂将蹲下来靠在一起。被上官仪煽动起来的香客足有三十多人,谢家这边连带着家属和家仆也有差不多二十人,这么多人引发混乱,若是引来误伤就不好了……

    三个人蹲着靠在一起,任凭周围的人叫嚣怒骂混乱一片,时不时被撞到身上。房俊冲着上官仪伸出大拇指:“够阴险!”不愧是未来的宰相,即便没干过武则天被宰了,可是这份急智也极为难得。

    上官仪白脸一红,搞不清楚房俊是夸他还是损他……

    辛茂将是个厚道人,总觉得上官仪这么干有点过分,虽然谢家的做法欠妥。“谢家好歹也是江南士族,这么剥人家的面皮,非是君子所为。”

    上官仪却不这么认为:“辛兄不知内情,某这么做,实在是想要替二郎讨个公道。”

    这回轮到房俊奇怪了,奇道:“上官兄此言何意?”

    上官仪一愣:“二郎还不知道?”

    房俊一头雾水:“我知道什么?”

    上官仪看他神情,便知道大抵房俊还未听说,便解释道:“这一次谢家进京,明面上是要与萧氏洽谈一个小辈的婚事,实则却是另有图谋。与谢家一同进京的,有一个江南的大儒,叫做王雪庵,与许学士有旧。前日某在崇贤馆内偶然经过许学士的值房,这位王雪庵大儒前来拜访,两人在值房内说话,被某听到。大概是那位王雪庵喜好诗词,读过二郎的几首诗,认为不可能是二郎所作,极有可能是抄袭,还说有机会要找二郎领教一番。”

    听了这话,房俊就有点心虚。

    因为那些诗词还真就是剽窃来的……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剽窃来的,这个年代又有谁会知道呢?

    除非还有跟自己一样穿越而来的人!

    这个王雪庵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就算哥们是抄袭来的,却没有一首是抄袭你的,你操什么心?而且这个人名房俊没听过,必定是个无名之辈。一个未曾在历史上留下作品和名声的所谓“大儒”,不过是欺世盗名罢了,不值一提。

    或许,这位跟后世那些所谓的“砖家叫兽”是一个套路,以搏眼球来显示存在感吧?

    ……

    几个人窃窃私语,对身边的混战不屑一顾,上官仪也是够腹黑的,煽动完了他就撤,典型的管杀不管埋……

    正说着呢,房俊突然感到后背被撞了一下,紧跟着就有人往他身上倒过来,结结实实的摔在他的后背上,然后一滚,就从房俊身边倒了下来。

    房俊下意识的一伸手,想要搀扶一下。

    一个温软的娇躯入手……

    耳畔传来一声清脆的娇呼,一只手里揽着纤细的腰肢,一只手里掌握着微微鼓掌的柔软,鼻端被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占据,房俊整个人都懵了……

    上官仪、辛茂将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张大着嘴巴,看着一个纤巧玲珑的少女被房俊一把搂在怀里。

    飞来艳福啊……

    房俊尚未回过神,不过手里的触感相当美妙,不大不小,软中带硬,一只手刚刚好掌握,便下意识的揉了两下。

    “登徒子!”

    怀中少女一声娇叱,一扬手,“啪”的一声就给房俊来了一个嘴巴。

    房俊被打的一激灵,一撒手,怀中少女变被他丢开,“噗通”掉在地上。

    “哎呦……”少女疼得发出一声惨哼,然后一翻身就坐了起来,一把扯去脸上的纱巾,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愤怒的瞪着房俊,小嘴儿抿着,又骂了一句:“登徒子!”

    这少女十四五岁的年纪,秀美弯弯,双眸清澈,瑶鼻樱唇,巴掌大的小脸儿眉目如画,肌肤洁白晶莹细腻稚嫩,便是鬓角散发掩映的小耳朵,都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房俊吞了口口水,这小丫头,简直就是妖精级别的!尤其现在这么一副含羞带怒的小模样,更让人有一种狠狠施虐的冲动……

    房俊强忍着心里的小恶魔,被骂作“登徒子”也没有恼羞成你,反而面色肃然的点点头,正容道:“确实是登徒子……”

    绝色少女微愣,这就承认了?这人还是蛮正直的……

    谁料房俊接着说道:“这般扑到某的身上,显然是垂涎某之美色,姑娘的确当得起登徒子的名号,倒是甚有自知之明。”

    “诶?”少女瞪大一双妙目,有些傻眼。

    登徒子……是我?

    这简直太不要脸了!

    少女俏脸气得血红,莹白的脸颊抹上红润,愈发显得娇艳欲滴,不可置信的瞪着房俊叫道:“你你你……简直太无耻了!明明是你……是你趁人之危占了人家便宜,怎么还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

    纯洁的小女孩无法相信世间居然会有这种厚颜无耻之徒,占了便宜,还要反咬一口!

    房俊耸耸肩,理所当然的说道:“某这边好好的待着,是你假装站不住倒在我的身上,这还不算,还要往某的怀里钻……你说说,你不是登徒子,谁是?”

    上官仪和辛茂将惊恐的看着房俊,心说你可真能瞎掰啊!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简直无耻到了至高无上之境界……

    少女更是气得冒烟!

    什么叫假装站不住倒在你身上?

    什么叫往你的怀里钻?

    呆了半晌,少女发现似乎自己根本没法反驳,难道要说“你不仅搂了我的腰,还摸了我的胸,咱俩到底谁是登徒子?”

    可是这句话却是一个小姑娘万万说不出口的……

    少女一时间懵了,死死瞪着房俊这张万恶的黑脸,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这回是真的盈满了水汽,然后……

    “昂……”娇俏靓丽的小姑娘瞬间化身狼女,什么矜持、什么教养、什么仪态,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她现在整个人都快要气得爆炸,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把这个无耻的登徒子咬死!

    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就像一只小母狼,一下子就扑到房俊身上,根本不顾什么男女大防,十根春葱一般的尖尖十指张牙舞爪就往房某脸上挠。

    房俊猝不及防,被她的冲击力一下子撞了一个屁墩儿坐在地上,眼看着小姑娘尖尖的指甲就挠到脸上了,赶紧伸出手,闪电般将两只瘦弱纤细的手腕给捉住,怒道:“你疯啦?”

    少女死死咬着嘴唇,也不说话,只是奋力想要拜托双手,只是她这么一点力气,如何挣得脱?情急之下,一张嘴,就咬上房俊的手……

    房俊大意之下,被少女偷袭得手。

    少女整个娇躯都骑在房俊身上,一口细密如扁贝一般的牙齿死死咬着房俊的手,用足了全身力气。

    房俊感受到少女柔软的樱唇,温热的香舌,细密的牙齿,以及……钻心的剧痛!

    “嗷……”房俊惨嚎一声,双臂一震,就想要将少女轻柔的身子给丢开!可是一想这事儿虽然不怨他,但到底是他占了人家小姑娘的便宜,有些理亏。而且自己的力气自己清楚,奋力一挣之下,说不定就将少女这一口小白牙都给弄掉了……

    这年头镶牙的技术可不行,一想到原本挺漂亮一个小姑娘只能天天抿着嘴,一笑起来原来是个豁子……房俊就觉得有一种负罪感。

    无奈,只能忍着剧痛,大叫道:“臭丫头,赶紧松口!”

    少女却更用力了,嘴里还“呜呜”的说着什么,也听不清。

    房俊无法,只得威胁道:“再不松口,就把你裤子脱了打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