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零六章 不与此辈为伍
    李承乾看得出许敬宗这是在使坏,挖坑想要埋房俊。

    李二陛下何许人也,又怎会看不出许敬宗的心思?阴沉沉的瞄了许敬宗一眼,心底愈发不悦。

    贞观十年,长孙皇后去世。百官为长孙皇后服丧期间,许敬宗看见率更令欧阳询样貌丑而大笑,被御史揭发,李二陛下震怒,将其贬为洪州都督府司马,后迁给事中,兼修国史。前年,才提拔起来代检校黄门侍郎。

    此人算不上大奸大恶,但自私龌蹉,若非看在跟随自己多年,而且才学很好,昔日更曾是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的份上,早就远远的打发了!

    现在又玩阴谋诡计这一套?

    不过有王雪庵、谢成杰这等外人在,李二陛下忍着怒气,并未发作。

    王雪庵并不知许敬宗这番话的用意,不过既然是盟友,自然要相互维系。便开口道:“崇贤馆内居然有文赋藏书?那可真是太好了,多年前某也只是在一个文友之处见到过文赋的手抄本,不知其与原著是否有差别。陛下,可否让藏书楼那边将此书找出,让草民拜读一番,以解心中多年困惑?”

    话已至此,李二陛下还能说啥?

    瞅了许敬宗一眼,点头道:“自然。”然后吩咐内侍前去后院的藏书楼找书。

    若是房俊未能将藏书楼的书籍整理清楚,编撰出目录索引,不可避免的要丢一回脸。自己到时候是处置房俊的不务正业,还是不闻不问?

    都有些不妥啊……

    心中对许敬宗的不满更甚,同时也有些为难。许敬宗被李二陛下瞪了一眼,心里一突,暗叫糟糕。

    陛下这是看穿了我的用意啊!

    顿时心急火燎,脑袋里琢磨着如何在陛下表现一番,将这个错误弥补过去才行。

    要说许敬宗其人,才学是真的有,为人更是聪明灵透,唯独有一样不好,格局太小,妒忌心太重!心里只想着如何给房俊挖坑添堵,却未曾想过李二陛下会不会看出他的用意,会不会龙颜大怒?

    许敬宗沉寂下来,话题又转回到诗词歌赋之上。

    自前隋开始,五言七绝大行其道,越来越受到文人墨客的追捧,词赋则渐渐冷落,被称作“诗余”便可见一斑。

    只是房俊异军突起,几首词赋惊世骇俗,这才引起世人的再次关注。

    但是总体来说,诗的地位不可撼动,赋紧随其后,词已然不登大雅之堂。

    谢成杰道:“王先生这些年修身养性,除了亲自教授几名弟子,谢绝一切往来应酬,于洞庭湖畔结庐而居,寄情于山水,放纵于星月,境界更上一层楼,诗词名作更是不胜凡几。”

    王雪庵老脸微微一红:“谢世兄言过其实,某如何敢当?不过一些闲极无聊的玩笑之作,徒增笑尔。”

    李承乾倒是兴致勃勃的问道:“可否请先生赐教一二?”

    王雪庵一脸矜持:“嬉戏之作,难登大雅之堂,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就在此时,前去藏书楼寻书的回来了,手里捧着薄薄的一本书籍……

    这下子,屋内的几人都有些惊讶了。

    李二陛下剑眉一挑,诧异问道:“找到了?”

    内侍恭敬的呈上书籍,微笑回话道:“会陛下的话,找到了。”

    李二陛下看着手上这本文赋,真是有些惊异:“这本书算是很生僻的书籍,一般的学士,很少有人拜读,甚至听闻此书名者,非见识广博之辈而不能。”

    内侍道:“回陛下,奴婢见房二郎只是随意的在二楼的书架上翻了翻,前后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在一堆古朴陈旧的书籍之中将此书找出。想来,这藏书楼的所有藏书,房二郎大抵都已经了然于胸。”

    屋子里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几万卷藏书,了然于胸?

    这也太扯了吧!

    难不成此子有过目不忘之能力?

    可若是没有,又如何解释眼前这种情况?

    众人都是读过书的富贵人家,即便家中没有藏书楼,也都见识过。几万卷藏书的藏书楼,书册典籍浩如烟海,即便按照韵脚和类型分门别类,同一类的书籍也常常达到几百甚至上千本。从中找出一本不常用的生僻书籍,运气再好,起码也得盏茶功夫吧?

    现在呢?

    这内侍一个来回,书找来了,茶还没凉……

    王雪庵与谢成杰对视一眼,后者故作惊讶,说道:“不知这藏书楼是那位能臣在管理,当真是天下奇才,不知可否一见真容?草民家中也有一座藏书楼,传承十几代,藏书倒也颇有规模,只是一直以来管理混乱,想要找本书往往大费周章,若是可以请教这位能臣一二,那可真是太好了!”

    还有什么比夸赞自己手下能干更让领导满意的呢?

    手下越是能干,就越是证明上司领导有方……

    李二陛下欣然道:“有何不可?”对那内侍道:“把房俊那小子叫来,就说朕让他来拜会江南大儒王先生。”

    内侍领命而去,临转身之时,却是隐隐的瞥了王雪庵一眼。

    就你事儿多,这多大一会儿,咱都跑了三回了……

    许敬宗则暗暗懊恼。

    本来是挖坑陷害房俊一下的,这怎地突然就变成助攻了呢?看看陛下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里不知道对替他长脸的房俊是何等的满意。

    唉!

    失策啊……

    那边厢,王雪庵闻听到房俊之名,“突然”脸色就阴沉下来,跪坐在地上,对李二陛下拱手道:“敢问陛下,刚刚所说的房俊,可是当今贤相房玄龄的二公子,房俊房遗爱?”

    李二陛下被他的神情弄得微微一愣,点头道:“正是,王先生识得此子?”

    心里想想,不应该啊,房俊从未去过江南,王雪庵亦未来过关中,这二人从无交集,如何能够相识?或许只是闻听其名吧,毕竟房俊这小子的名气那是当真不小。

    谁知王雪庵听了这话,顿时愤然道:“如此厚颜无耻之徒,某如何使得?纵然剜去双眼,亦不愿相识此子,更不屑与之为伍!”

    李二陛下愣住。

    李承乾也微微张嘴,诧异的看着怒不可遏的王雪庵。房俊是能惹事儿,更能得罪人,可啥时候得罪到这位老先生了?本就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及的两个人,如何联系到一起?

    许敬宗见到终于言归正传,适时插言道:“王先生此言何意?按说,房二郎与您并不相识吧?”

    王雪庵一脸愤懑,欲言又止。

    谢成杰慨然叹息道:“王先生,陛下贤明,太子仁德,您心中所愤懑之事,不妨说出来,也请陛下和太子给寻一个公道,不是更胜过您窝在心里,郁郁寡欢?”

    这么一说,李二陛下更奇怪了:“到底是何事?”

    王雪庵一脸纠结,好半晌,才长叹一声,说道:“说起此事,某也是颇感诡异,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去年,关中商贾前往江南行商,曾带过去一篇短赋,名曰爱莲说,言及乃是关中才子房俊所作。不知陛下何曾听闻?”

    李二陛下自然听闻过!

    不仅仅是听闻过,还暗自发怒了好几天。因为这篇短赋是房俊当着长乐公主的面所作,坊市间皆流传乃是房俊想要染指长乐公主,是以用词赋传情,行龌蹉之举!

    便点头道:“确有此事!”

    王雪庵再次叹息,脸上满满的全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缓缓说道:“可问题是,这篇短赋,乃是草民所作……”

    嚯!

    在座诸人皆是大惊。

    李承乾不可置信道:“不能吧?”

    抄袭,可是这个年代最最深恶痛绝的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