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零七章 证据
    在这个诗酒风流的年代里,一首可以名传后世、流芳千古的诗篇,足以使得一个白衣百姓平步青云!前隋的科举制度里,作好几首诗词,就可以做官!

    试想,若是谁的优秀作品被别人抄袭窃取,这简直就是断人前程的大事!

    更何况,但凡抄袭者,人品道德必然极为低劣,一旦证实,必将受到士林的唾弃,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这可是堪比杀人灭族的指控!

    李二陛下一张连完全阴沉下来,一双虎目盯着王雪庵,一字字说道:“阁下所言,关系重大,最好三思之后,方才开口。若只是一时口误,朕可以当做没听过,但若是言之凿凿,那可就事关人品清誉,便是朕想要维护,也维护不了。”

    皇帝虽然富有四海、执掌天下,却也不是万能的。

    似抄袭这等道德败坏之人,必将受到天下人共弃之,即便是皇帝,也不可能去维护一二。

    说实话,对于王雪庵所言,李二陛下不信的。

    房俊人品如何,李二陛下自认已经看得透彻。

    此子桀骜,不尊礼法,时常有荒诞冲动之举。但率性至诚,赤子之心,可以说的上一句坦荡君子,绝非心思龌蹉的小人。

    抄袭?

    绝对不能够!

    若说房俊偷钱,李二陛下或许可以一听,但是说他抄袭,李二陛下是绝对不信的。

    没有动机啊!

    那小王八蛋贪财,更是个官迷,可唯独对于自己的名声从不在意,说他是棒槌,说他是楞怂,说他率学无诞,说他不学无术,从来都是笑呵呵的默认,爱咋说咋说!

    这样一个人,会去抄袭别人的诗词来扬名?

    更何况,房俊前前后后所作的诗词名作,李二陛下可是都让李君羡仔仔细细的调查过,莫说是抄袭,即便是否请人代笔,李二陛下都一清二楚。

    现在蹦出来一个王雪庵,口口声声说房俊抄袭,李二陛下如何能信?

    可是另一方面,李二陛下不得不心中狐疑,因为王雪庵的身份……

    虽然不是孔颖达这等天下名士,但也不遑多让。文人最是爱惜羽毛,抄袭这等关系重大之事,若非真正发生,谁敢张嘴胡说?

    而且,李二陛下还有一事不解……

    “先生说房俊抄袭您的短赋,可是为何在此之前,这篇短赋未曾流传出来?”李二陛下疑问道。

    爱莲说一篇,李二陛下曾反复拜读,字里行间所蕴含的寓意与风骨,也曾使他震撼。如此一篇足以流传千古的名篇,一旦问世,必然竞相传颂,便如同房俊做出此篇之后的情形,短短时间内,传遍大江南北,家喻户晓。

    可王雪庵说此篇是他所作,为何在他作出之后,却不曾传播开来?

    王雪庵一脸苦闷:“因为草民是在一次酒醉之后,偶然作出此篇,之后便束之高阁,从未示于人前。”

    李承乾皱眉插话道:“先生远在江南,房俊身处关中,您二人更从未接触,若是抄袭,房俊从何处得来这篇短赋?”

    太子殿下也不是傻子,只是性情优柔寡断一些,但是智商绝对够用,一言触及此事的关键所在。

    天南海北的两个人,房俊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能得知你的短赋内容?

    王雪庵苦笑着一摊手:“这亦是草民不解之处……”

    闻言,李二陛下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看着王雪庵的目光便有些愠怒。

    李承乾哼了一声,不悦道:“说来说去,先生都是在自说自话,既无真凭实据,亦无逻辑推理,如此污蔑朝廷官员,阁下就不怕大唐律例么?”

    大唐律例,诬告者同罪……

    李承乾跟房俊极为亲厚,虽然房俊因为储位之争对他若即若离不冷不淡,但是李承乾心里却将房俊看得极重。现在这个老学究居然诬陷房俊抄袭,他如何不怒?

    一如李二陛下那般,李承乾对于房俊的人品,亦是无限信任。

    那小子什么祸都可能闯,但是如此没品之事,绝对不会干!

    许敬宗见到李承乾发怒,眼皮就是一跳。

    心中对于房俊的嫉恨,更上层楼……

    同时心里也纳闷,房俊那小子虽说也做出了一点功绩,但是成天闯祸惹事,被陛下不知打了多少回板子、抽了多少回鞭子,怎地反而更得到陛下和太子的信任宠爱呢?

    娘咧!

    这小子是个大大的佞臣啊,讨好陛下和太子的心机实在深不可测……

    王雪庵见到李承乾发怒,赶紧离席站起,冲着李二陛下父子躬身长揖,惶然道:“请太子殿下息怒!草民对不知那房俊如何抄袭了草民的词赋,但是草民有证据能证明,那爱莲说实乃草民所作!”

    李承乾心里咯噔一声:“你且说来,若是有一字妄言,诬陷于朝廷命官,休怪孤不讲情面!”

    王雪庵赶紧道:“是!江南士林皆知,草民平生钟爱莲花,便是洞庭湖畔的草庐,亦取名为‘白莲堂’……”

    李承乾又好气又好笑,瞅了父皇一眼,见父皇面色沉郁一言不发,便讥讽道:“你喜爱莲花,住的地方叫‘白莲堂’,所以爱莲说就是你作的?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居然说房俊厚颜无耻,以孤之见,真正厚颜无耻是你才对吧?若是你的名字叫个什么金龙、御极之类的,是不是也要让父皇让位,这天下都是你的?”

    这可就是诛心之言了!

    可见李承乾心中是如何恼怒。

    王雪庵吓得亡魂大冒,“噗通”就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头,大叫道:“草民该死,草民该死……”

    心里害怕到了极点,将谢成杰祖宗八辈都给问候了一遍。

    不是说那房俊只是仗着宰辅公子的身份,实则极为陛下所厌,更因为与魏王李泰交好,被太子殿下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么?不是说只要我站出来指责房俊抄袭,必然得到满朝文武的支持,瞬间将那房俊打落尘埃,万劫不复么?

    可是你瞅瞅皇帝和太子的态度,哪里有半点厌恶房俊的样子?

    完全就是站在房俊一边啊!

    王雪庵悔得肠子都青了……

    可事已至此,已经有进无退,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草民还有证据。”

    这次是李二陛下沉声道:“说!”

    那阴沉沉的语气……

    王雪庵打了个哆嗦,咽了口口水,说道:“俗话说,诗由心生,词赋亦是如此。未曾经过那种历练,如何能懂得那种心境?学问的累积,便是人生的阅历,这绝非可以一蹴而就那么容易。这篇爱莲说,乃是草民浮沉于民间几十载,半生经历之感慨!感叹当今之世真隐者少,有德者寡,而趋炎附势钻刺富贵之门的小人比比皆是;这莽莽红尘,万千名士,却又能有几个心念百姓之人,去根治这社会痼疾呢?这篇短赋里,草民先用花进行比喻,让花的特性喻人,平淡之中寓意深远,然后借花喻人,将草民半生以来避世嫉俗,以及世人皆追求荣华富贵的心态描写的淋漓尽致。这篇短赋,抒发的是草民心中孤掌难鸣的哀怨,同时也狠狠的鞭挞了那些寡廉鲜耻之徒。草民在这篇短赋之中想要表述的,是那种不从众只求纯净的心态,在碌碌尘世中是难能可贵的,感叹世风日下,大多数人皆被世事玷染。敢问陛下,房俊身为宰辅公子,年未及弱冠,何以知人间疾苦,通晓世态之炎凉?情之未至,心之未苦,如何做得出此等对高尚情操的崇奉、对庸劣世态的憎恶之绝世佳作?”

    李二陛下一言不发。心底却有些震惊。

    好一个王雪庵,居然从这篇短赋的立意之上,来驳斥房俊,从而证明这篇短赋不是房俊所作的目的。

    他也不得不佩服,细细思之,好像房俊的人生阅历,还真就不可能做得出如何蕴含深刻寓意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