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零八章 天才的世界,你不懂!
    从逻辑上来说,王雪庵的话语是很有道理的。

    没有相应的生活,相应的阅历,可以依靠想象去编织一个从未踏足过的瑰丽世界,却很难达到那种超凡脱俗的思想境界……

    以房俊的人生经历,很难想象他能有那种对高尚情操崇奉、对庸劣世态憎恶人生感悟,更不可能达到“遗世独行,出淤泥而不染”的境界。

    所以……王雪庵其实是对的,房俊根本写不出来爱莲说这样的千古名篇。

    在这一刻,甚至连一心维护房俊的李承乾,都有些赞同王雪庵的观点了。

    难道房俊这篇文章真是抄袭来的?

    李二陛下比儿子想的更多。

    房俊身在关中,长这么大,只是前年去了一次青州,从未曾踏足江南。王雪庵成名很早,但只是在江南一代盘桓,最近七八年更是隐居洞庭湖畔岳州府,很少接见外人,平素教授子弟。

    这是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人。

    假设房俊的这篇爱莲说当真是抄袭于王雪庵,他是通过什么手段得到的呢?

    不由自主的,李二陛下便想到了“百骑”。

    每一个帝王都是多疑的,哪怕他表现得再是胸怀宽广……

    只要想到自己的特務机构有可能跟房俊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李二陛下就有些心惊肉跳,即便他深深的知道,房俊是没有动机和资本造自己的反。

    大堂内一片沉寂,似乎王雪庵爆料的这件事情以及将所有人都给震惊到了。

    谢成杰闭口不言,他的资格没有在此事上发言的权利。谁都看出来皇帝陛下以及太子殿下对房俊的维护,不论事实的真相如何,只要敢当着皇帝和太子的面前攻击房俊,那么就要时刻担心事后被这两位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算后账……

    许敬宗最是老谋深算的一个人,虽说他深知王雪庵今次前来京师的目的,却没打算参与其中,冷静的置身事外。他给房俊挖坑是一回事,若是附和王雪庵的话语指责房俊抄袭,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唯有有资格说话的人,就只剩下萧瑀。

    但萧瑀心里其实很是纠结……

    通过弹劾房俊的那一次事件,萧瑀原本以及下定决心偃旗息鼓,只要陛下的吃相不至于太难看,以萧氏为首的江南士族放弃一些利益自持皇帝东征高句丽是可以进行的。

    皇帝在这件事上太强势了,任何想要阻止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而皇帝伸向江南的手,毫无疑问,就是房俊。

    谢家此次前来京师的目的,就是要斩断皇帝这只即将伸向江南的手,为此,甚至不惜动用王雪庵这个名满江南的大儒!

    但问题是,斩断了房俊,难道皇帝就不会派另一个人去么?

    所以,萧瑀认为谢佳此举,其实并无真正的意义。唯一可以达到的效果,便是让皇帝认识到江南士族坚决的抵触之心……

    可是作为江南士族的领袖,萧瑀又不能漠然视之。

    自晋室南渡之后,江南士族早已彼此依存,成为一个利益整体,联姻、经商、官场,各个方面的通力合作,才使得即便暴烈昏庸如隋炀帝杨广,也不得不对江南士族心存忌惮。

    团结,才能强大!

    因此,即便非常不看好谢家的这次举动,萧瑀也必须予以支持,否则若是引起江南士族内部的离心离德,不需要皇帝下手,这个利益集团也会烟消瓦解……

    皇帝前来崇贤馆,便是萧瑀暗中运作。

    事已至此,他也是退无可退。

    萧瑀只得心中暗叹一声,开口说道:“雪庵先生之言,细思确有道理。而且,原本房俊率学无诞,突然之间便连续作出这许多脍炙人口、传播久远的诗词佳作,可确实令人生疑。比如他的许多词赋,都对人性或者情感有着深刻的见解,一个人未曾经历过那种情感的人,又怎么能写得出那样深刻的词赋呢?”

    李二陛下闻言,淡淡的看了萧瑀一眼,心中着实有些愠怒。

    朕御极天下、执掌乾坤,江南难道就不是朕的领土了么?

    朕只是要建立一个东征的桥头堡而已,你们这帮所谓诗书传承的江南世家,就像动了你们的命根子似的,疯了一般一次次的反击!

    真当朕的刀子不利么?!

    说实话,若非忌惮着东征大局,李二陛下是真心想要在江南大开杀戒!

    身为大唐领土,却始终游离于大唐控制之外,这是对一个野心勃勃想要成为千古一帝的帝王最大的挑衅!

    相对来说,房俊抄袭与否,根本就不重要!

    他们不是来指责房俊抄袭,而是来找朕的茬,质疑朕的权威!

    他心里百转千回,计算着取舍得失,对萧瑀极为失望……

    一声醇厚的嗓音,在门口悠悠响起。

    “敢问宋国公,您可否有传颂一时的佳作流传于世呢?”

    听到这个声音,李二陛下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安定,唇角甚至都不经意的挑起一个弧度。

    这种找上门的挑衅,可是房俊最擅长应付的!

    越是如此看似无法解释的事情,房俊反而越是稳妥!

    即便现在就连皇帝自己心里都不确定这篇爱莲说是不是房俊抄袭的,但是皇帝知道,哪怕真的是房俊抄袭的,只要他敢抄,他就一定有办法对付!

    不知为何,李二陛下居然对房俊有了一种迷之信心……

    众人都寻声望去。

    崇贤馆正堂的门口,站着一个锦袍少年。

    明亮的阳光从他的背后投射进来,将他的身影轮廓照射得显出一圈淡淡的光晕。他的脸庞背着光,处在阴影里,只看得见宽阔的肩膀、修长的四肢,却看不清五官长相。

    只有那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

    萧瑀觉得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噎得难受。

    是否有传颂一时的佳作流传于世呢?

    这个问题很诛心,因为答案是……没有。

    作为朝中清流文臣的领袖,出身后梁皇族、江南世家的萧瑀,的确没有一篇佳作流传于世,这的确是一个缺憾。

    现在被一个未及弱冠的后生当面指摘,萧瑀难免老脸微红,有些恼羞成怒。

    深深吸了口气,压制住心底的恼怒,萧瑀淡淡开口道:“萧某愚钝,读书几十载,领略圣人微言大义,却未曾稍有建树,着实惭愧。”

    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没有佳作传世,亦无需粉饰。

    谁敢不敬重这位身份尊贵的清流领袖?

    偏偏,萧瑀今日便遇见这么一个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存在……

    房俊嗤笑一声,信步走进大堂,先后对李二陛下和李承乾施礼,然后将目光看向王雪庵。

    刚刚在门口,他可是完全听见了王雪庵对他的指控。

    不得不说,这个老家伙的观点其实是极有道理了,但问题是,就算我是抄袭的,可特么也不是抄袭你的啊!

    他盯着王雪庵,语气轻佻:“敢问这位老先生,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敢在陛下面前胡言乱语、诬陷忠良?”

    李二陛下面沉似水,对于房俊的嚣张,置若罔闻。

    倒是太子李承乾的涵养差了一些,闻言,微微一笑。

    就是这种不着调的语气、透着怪异的说话方式,满满的全是嘲讽与蔑视,很好!

    王雪庵脸色一红,尚未说话。

    萧瑀以及与其愠怒道:“放肆!尔说爱莲说乃是你所作,可你一个黄口孺子,从未经历过人世浮沉、人情冷暖,如何能做得出此等惊才绝艳、超凡脱俗之名篇?”

    房俊看向萧瑀,嘴角一挑,露出一个鄙视的笑容:“宋国公有国破家亡之沉痛,卖身侍贼之羞辱,却为何也不曾作一篇人世浮沉、人情冷暖的名作?”

    丝毫不在意气炸了肺的萧瑀,他淡淡续道:“所以,天才的世界,你根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