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章 艺术,需要想象
    列夫托尔斯泰说:“艺术不是技艺,它是艺术家体验了的感情的传达。”但是爱因斯坦也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为重要。”

    这看似是正反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但其实都说明了一个问题——艺术可以高于生活,但是必须来源于生活。

    从这个角度来说,王雪庵的观点是正确的。

    不是对这个国度爱得深沉、不是历经了一次又一次的希望与失望,如何作的出“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这等悲怆至极的词句?

    不是心怀忠义精忠报国、不是金戈铁马杀得胡虏蟹肉横飞,如何能发出“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等慷慨激昂呐喊?

    以房俊的身份和经历,他不可能有爱莲说那种遺世而獨立、冷眼看尘世的洒脱情怀,更不可能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境界。

    这是艺术的真谛。

    以此来衡量爱莲说是否房俊所作的真伪,其实当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任凭房俊舌战莲花,也不可能让别人相信他未曾经历便能“生而知之”,定会引起整个士林清流的质疑。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

    这世界总是有些意外的情况,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变得没什么说服力,房俊便是如此。

    按照王雪庵的观点,未曾经历过的事情,便不可能有所感悟,更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便不可能写得出那等寓意深邃的作品……

    房俊心里承认这个观点很正确,但他要打王雪庵的脸。

    房俊在大堂里转了一圈,便见到不远处的门后,露出几个小脑袋。

    房俊笑了笑,喊道:“狄仁杰!”

    那几个小家伙正探头探脑,房俊冷不丁喊了这一嗓子,“嗖”的一下便缩了回去,半天没动静。

    想必是听闻皇帝来了此处,几个在崇贤馆读书的小家伙都来偷偷摸摸一睹龙颜吧?此刻被房俊点破,吓得不敢露面。

    房俊暗暗好笑,这等馊主意,定然是古灵精怪的狄仁杰出的,便提高了嗓音:“狄仁杰,都看见你啦,赶紧出来!”

    门后这才走出一个孩童,眉清目秀的样子,两只黑漆漆的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转,犹犹豫豫的不敢过来……毕竟私下偷窥皇帝,严格说起来也是大不敬之罪。

    李二陛下见这孩子长得好看,又很是激灵的样子,便笑问道:“这是谁家的娃娃?”

    崇贤馆的定位就是大唐最高等的贵族学校,但凡能在此间就读的,无一不是朝中功勋显宦之后。

    房俊便答道:“此子乃是临颍男狄孝绪之孙,其父越州剡县县令狄知逊。”

    李二陛下想不起越州剡县县令是谁,但是狄孝绪的名字一下子就让他想起了高祖皇帝之时的那个曾先后充任过行军总管、大将军、尚书左丞、使持节汴州诸军事、金紫光禄大夫,封爵临颍男的重臣。

    便笑道:“此子不错。”

    房俊见狄仁杰扭扭捏捏的不敢过来,心说这孩子难道还是个腼腆的性子?便吩咐道:“去取笔墨纸砚过来。”

    “哎!”狄仁杰答应一声,转身溜得飞快……

    崇贤馆是太子读书之地,笔墨纸砚自然多得是,片刻之后,狄仁杰便取来,放在大堂一侧的一张宽大的书案上,然后才乖乖的对李二陛下和太子李承乾施礼。

    李二陛下含笑点头,李承乾见房俊单单将这小子叫出来,显然是想在皇帝和自己面前露个脸,定然是很亲近的关系,便从腰间拽下随身携带的玉佩,赏给狄仁杰。

    狄仁杰兴奋得小脸通红,躬身施礼道:“谢陛下、谢太子殿下……”

    李二陛下愈发满意,果然是个机灵的孩子,竟然还知道将皇帝放在前头,要知道赏东西的可是太子,寻常的孩子心思可不会这般周全。

    房俊站到书案之前,拍了拍狄仁杰的脑袋,来了个摸头杀:“研墨!”

    “哎!”因为房俊才得了赏赐,狄仁杰对于房俊指使他干活儿没有任何不满,乖巧的在砚台里添了水,细细的研墨。

    砚台里研了满满的墨汁,房俊信手拿起一只毛笔,看着王雪庵,淡然道:“老先生的观点,房某不敢苟同。诗词也好,歌赋也罢,纵然需要阅历的积累用心去感受揣摩,但是有时候,想象却更重要。一双想象的翅膀,能够带领吾等飞翔在一个从未曾到达的领域。”

    言罢,提笔疾书,如龙蛇疾走,一挥而就。

    李二陛下酷爱书法,最是喜欢看房俊的字,当下便离座站起,背负双手走了过来,站在一旁细细欣赏。

    许敬宗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是文化水平绝对一流,见识过房俊独特的字体和惊艳的才华,亦站在一旁观赏。

    李承乾、萧瑀、谢成杰见到皇帝都站起来了,亦赶紧起身,围在书案的两侧。

    洁白的宣纸上,墨迹淋漓。

    一幅楷书,字迹宛然。字体外貌圆润而筋骨内涵,点画华润遒劲,结体宽绰秀美,外似柔润而内实坚强,形体端秀而骨架劲挺。虽是楷书,却显然略掺用行书的笔法,使字字流美动人,风姿俊秀。

    许敬宗脱口赞道:“好字!”

    即便私德有亏,但许敬宗的功底放在那里,细看房俊的字体,似乎较之以往又有长进,殊为难得。心下也不得不佩服,这人一直以不学无术而闻名,但是天赋使然,这一手字却是比许多终生浸淫在此道当中的饱学大儒更加精彩,而且独创一派,只需精益求精,不难成为开宗立派的一代宗师!

    这一点上,许敬宗是心服口服。

    王雪庵是成名宿儒,眼光不比许敬宗差多少,只是看了一眼这字体,心里便咯噔一下。不是都说这房俊不学无术么,怎地却能写得出这么一手好字?

    心里慌乱,也没心思细细品味这独特而优美的字体,一目十行的去看内容。

    读了一遍,王雪庵脸色惨然……

    太子李承乾站在李二陛下身后,曼声吟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二陛下面色黯然,不由得想起早逝的结发之妻长孙皇后,心生思念……

    锦瑟啊,你为何竟有五十条弦?

    每弦每节,都令人怀思黄金华年。我心如庄子,为蝴蝶晓梦而迷惘;又如望帝化杜鹃,寄托春心哀怨。沧海明月高照,鲛人泣泪皆成珠。蓝田红日和暖,可看到良玉生烟。悲欢离合之情,岂待今日来追忆,只是当年却漫不经心,早已惘然……

    一时间,李二陛下心中痛楚难当,愣愣的看着这首七言律诗,有些失神。

    王雪庵却是脸色惨白!

    好的诗词,能让读者体会到其中蕴含的寓意和意境,李二陛下由此而怀念发妻,这不意外。

    但王雪庵一心寻找房俊的漏洞,几番思索,却是心生骇然!

    诗由心生,这是一贯的定律!

    心有所思,才能笔有所感,心中情感流泻而出,遂成千古之名篇!

    可是房俊的这首诗,却着实令王雪庵一片迷茫!

    这可以是写给一个叫“锦瑟”的美女的爱情诗;也可以是睹物思人,写给故去的妻子的悼亡诗;甚至因为中间四句诗可与瑟的适、怨、清、和四种声情相合,从而推断为描写音乐的咏物诗……

    身有阅历,才能心有所感,方能写出作品。

    这是王雪庵的观点。

    可是这首诗……

    遣词造句韵律意境皆是冠绝一时,谁也不敢说这首诗不好!

    但问题是,作者在写这首诗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他要表达的是什么他又经历过什么?

    完全看不出来啊!

    王雪庵觉得自己的观点,在这首诗上完全不适用。

    一首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佳作,将他的观点击打得粉碎……

    他正呆呆的发愣,房俊已经让狄仁杰撤走这幅字,笔尖饱蘸墨汁,悬腕疾书,龙飞凤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