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写给你看!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萧瑀啧啧嘴,心里默念几遍,愈发觉得这首诗有一种令人沉迷的味道。

    整首诗没有背景、没有叙述,但是诗中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情怀。

    越是有经历的人,越是会沉浸到这首诗的情怀之中。丰富的阅历,代表着无尽的回忆,而人都是相同的,往往是人到老年,越喜欢追思以往深憾青春易逝,怀念那些消逝在岁月里的翠袖红颜,金戈铁马,指点江山!

    岂待今朝回忆始感无穷怅恨,而在当时却是惘然不知……

    是青春的惘然?

    亦或是岁月的冷酷?

    萧瑀意外的沉默下来,不去计较王雪庵的观点已经被这首诗击破,只是意志有些消沉。

    李二陛下深吸口气,将回忆从脑子里赶走,头脑恢复清明。

    诸人注意到房俊居然又挥笔疾书,顿时一愣,又一齐凑上去观看。

    赫然又是一首诗!

    李承乾兴奋坏了,就喜欢房俊这样的!

    你不是说我写不出来吗?不是说我没阅历吗?那我就写给你看!

    太子殿下瞬间化身播报员,欣然将宣纸上的这首诗念了出来。

    “西晋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西晋时的楼船自成都东下,金陵帝王瑞气全都黯然收煞。吴国千寻铁链也被烧沉江底,一片投降白旗金陵城头悬挂。人间有几回兴亡的伤心往事,高山依旧枕着寒流没有变化。从此四海为家过着太平日子,故垒萧条长满芦荻秋风飒飒……

    一副家国危亡、波澜壮阔、秋风飒飒的画卷豁然跃出眼前!

    在座都是饱学之士,自然知道诗中的背景。

    西晋太康元年,晋武帝司马炎命王濬率领以高大的战船“楼船”组成的西晋水军,顺江而下,讨伐东吴。益州金陵,相距遥遥,一“下”即“收”,一方是势如破竹,一方则是闻风丧胆,强弱悬殊,高下立判。东吴的亡国之君孙皓,凭借长江天险,并在江中暗置铁锥,再加以千寻铁链横锁江面,自以为是万全之计,谁知王濬用大筏数十,冲走铁锥,以火炬烧毁铁链,结果顺流鼓棹,径造三山,直取金陵!

    谁敢说房俊率学无诞、不学无术?

    能将历史典故如此生动的刻画成一首慷慨悲歌,这世间又能有几人!

    房俊截取了这一段历史,创作了这一首诗,寓意却是在历史引发的沉思!

    不是说没有经历,就写不出作品么?

    咱没经历过家国破碎,没经历过山河飘摇,没经历过四海为家,更没经历过故垒萧萧……

    可就是写得出这样的诗!

    李二陛下看着书案上的这幅字,他轻轻点头,吩咐身后的内侍:“将这两幅字装裱起来,挂到朕的寝宫里头。”

    如此一首惊才绝艳的七言律诗,如此一副华丽圆润的字体,李二陛下甚为喜爱,根本没考虑房俊同意与否,直接收藏了……

    房俊自然不敢说出半个“不”字,相反,还必须表示这是他的无上荣光。没办法,李二陛下这条霸王龙的性格实在太过霸道,占着道理的时候你可以跟他对着干,但是该拍马屁的时候,也得把他老人家给拍舒服了……

    内侍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这两幅字撤走,放在一边。墨迹尚未干透,不能卷起来,若是一不小心弄花了,砍头不至于,一顿板子怕是免不了。

    王雪庵面色有些惨然,身体有些微微颤抖,极力转动思维,想要找出一些辩解之词,来辩驳这首诗。

    心中却惊骇欲绝!

    房俊小小年纪,阅历有限,他怎能对事物有如此深刻的深思,又能如此精妙的手法刻画出来?

    简直匪夷所思!

    难道此人是生而知之不成?

    房俊却笑了笑,用未握笔的手拍了拍王雪庵的肩膀,淡然道:“老先生不要着急,稍安勿躁。”

    王雪庵一脸怒色,挥臂推开房俊的手。

    在这个极度讲究上下尊卑、等级森严的社会中,似房俊这等末学后进即便身份再高,亦要对王雪庵这等享誉已久的大儒保持尊重,如此拍对方的肩膀,实在是过于轻佻。

    若是有刻板如魏徵之辈在此,怕是要出言训斥房俊……

    对于王雪庵的反应,房俊浑不在意。

    换了一张纸,拿着毛笔,想了想,微笑道:“听闻先生隐居岳阳,修庐洞庭,晚辈虽未去过,却素闻那里乃是山形水胜之地,不胜心向往之,今日斗胆畅想一番壮阔的洞庭水,巍峨的岳阳楼!若有不当之处,还望老先生斧正。”

    言罢,不理惊讶得张大嘴巴的王雪庵,笔走龙蛇,一挥而就。

    依旧是李承乾,兴奋的念道:“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你不是隐居在洞庭湖畔的岳州么?那咱就写一首岳阳楼!

    杜甫,登岳阳楼!

    通篇是“登岳阳楼”诗,却不局限于写“岳阳楼”与“洞庭水”。屏弃眼前景物的精微刻画,从大处着笔,吐纳天地,心系国家安危,悲壮苍凉,催人泪下。时间上抚今追昔,空间上包吴楚、越关山。俨然诗中描述之人临洞庭水、登岳阳楼,心怀感触,其世身之悲,国家之忧,浩浩茫茫,与洞庭水势融合无间,形成沉雄悲壮、博大深远的意境!

    王雪庵面如死灰!

    没有阅历就写不出相应的作品,那么房俊未及弱冠的年纪,又能经历多少事,怎么可能有这种既“老”且“病”,飘流湖湘,以舟为家,前途茫茫,不知何处安身,面对洞庭湖的汪洋浩淼,悲凉而沉郁的孤危感呢?

    打死房俊也不可能有这种经历啊!

    可是他偏偏就写出来了。

    江山的壮阔,胸襟的博大,在诗中互为表里。虽然悲伤,却不消沉;虽然沉郁,却不压抑。

    王雪庵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倒是觉得,房俊这首诗是讽刺他……

    厚颜无耻的诬陷别人抄袭,若是一意孤行下去,道德败坏、身败名裂、亲朋故旧都将离他而去,只剩下孑然一身,老病无依,仅余下一叶孤舟,浪荡洞庭……

    人家房俊在关山之外与突厥血战,金戈铁马挥洒热血,你王雪庵就只能临湖凭楼感怀自己的悲凉绝境,悔不当初,涕泗横流……

    王雪庵浑身发冷,陷入绝望。

    一个黄口孺子,他怎么就能写出这样的诗?

    他怎么就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他怎么就能对人生有如此深刻的感悟?

    王雪庵濒临崩溃……

    许敬宗看着房俊,心中的嫉恨快要发狂!

    这小子从哪里弄来这许多如此经典的诗句?绝对不会是他自己写的!好吧,咱承认你很厉害,可以凭借想象就能弥补阅历之不足,毕竟感触也好、情怀也罢,是有可能听说或者从书本里学到的。

    但是你从未去过洞庭湖的人,怎就敢拿洞庭湖来写?

    许敬宗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房俊早有准备,事先请人捉笔作了几首诗,此时拿来渡过危机。

    他眼珠转了转,想要给房俊添点麻烦,却又忍住。

    看得出皇帝和太子都偏向于房俊,他若是冒出头来,怕是立即惹得皇帝和太子这爷俩不快。王雪庵前来质疑房俊也就罢了,毕竟是一个江南的布衣,皇帝也没什么好法子管他,你许敬宗可是自己人,你想干什么?

    许敬宗脑筋转得飞快,微微测过身,对谢成杰不停的眨眼睛,使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