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完全停不下来!
    谢成杰自然注意到了许敬宗的眼色,却有些懵,这一双小三角眼眨个不停,是几个意思?

    有些迷茫,谢成杰紧盯着许敬宗的嘴,见其作出一个嘴型,猜测良久,才看出那是“洞庭”的发音。可是“洞庭”跟现在的形势有何关联?王雪庵都快要被房俊这一首接着一首的诗给暴击了啊……

    谢成杰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一瞬间福至心灵,就明白了许敬宗的想法!

    当即拱了拱手,笑吟吟道:“房二郎不愧是诗才天授,惊才绝艳之辈,谢某佩服的五体投地。只是谢某有一事不明,房二郎既然从未去过洞庭湖,却如何能描述出洞庭之辽阔气韵呢?莫非……房二郎曾去过洞庭?哎呀呀,那可着实可惜了,吾谢家便在洞庭湖畔有不少产业,若是知晓房二郎曾经莅临,说什么也得一尽地主之谊,好生款待一番啊,哈哈!”

    他以为许敬宗向他眨眼,是示意他质疑房俊从未去过洞庭这件事。若是房俊去过洞庭湖,不是就有嫌疑是在王雪庵那里“窃取”了爱莲说吗?

    许敬宗却是单手捂脸,暗骂这个笨蛋……

    这事儿是你能质疑的么?

    最近两年,房俊都在皇帝陛下的指使之下做事,前后担任的官职差事,皇帝都心知肚明,哪里有时间跑去洞庭湖?这件事,皇帝陛下是可以给房俊背书的!

    你这不是得罪皇帝么?

    简直找死啊!

    况且,人家根本就说这都是想象啊!依靠想象,人家可以写出从未去过的洞庭湖、岳阳楼,来驳斥王雪庵的观点,你这么问跟傻瓜有什么区别?

    如果许敬宗也是穿越而来,怕是要骂一句——猪队友……

    果不其然,谢成杰话音刚落,李二陛下便黑了脸:“房俊两年之内,从未前往江南,甚至是两淮都未曾踏足一步,朕以天子的名义起誓!”

    “噗通”

    谢成杰双腿一软,顿时就跪在地上,满头大汗,惊慌欲绝道:“陛下,草民绝无此意,请陛下饶命……”

    放眼天下,皇帝就是天之子,九五之尊,天下共主,谁敢让皇帝起誓?

    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之罪!

    萧瑀满嘴苦涩,知道皇帝这是气得狠了,必然已经对江南士族再无半点耐心!不由得心里后悔不迭。

    自己原本都打定主意支持皇帝了,为何又跟着谢成杰和王雪庵掺和进来呢?

    这下好了,想必皇帝心里将自己也给记恨上了。

    可不怪皇帝,江南士族面对皇帝想要伸往江南的手,几次三番的抵触,现在更是开始质疑皇帝了……

    换个哪个皇帝都得发飙啊!

    萧瑀离席,垂手长揖,沉声道:“陛下胸怀宽阔,请宽恕谢成杰言语无状之罪。谢成杰虽然言辞欠妥,却绝无质疑陛下之心。江南士族能够安稳繁衍、家族兴盛,实乃托先帝与陛下之洪福,一向将帝国之兴盛视为己任。只要家国繁华,江山锦绣,吾等沐浴圣恩之余,宁愿舍家报国,百死不辞!”

    这话说出来,萧瑀也是无奈。

    如此直白的表态,便是告诉皇帝,江南士族会放弃以往的方式,全力支持皇帝的东征,并且紧紧团结在以陛下为核心的大唐帝国朝廷周围……

    萧瑀不得不如此。

    谢成杰可不仅仅是一个人,他能出现在这里,就是代表着江南士族,王雪庵出现在这里,就是代表江南士族仍然想要奋力一搏,表明抵触皇帝染指江南士族核心利益的决心!

    但是现在谢成杰的一句话,显然已经触怒了皇帝。

    抵触皇帝不是不可以,毕竟江南士族在江南经营了几百年,根深蒂固枝繁叶茂,势力早已渗透至方方面面,即便是皇帝的政令,也需要江南士族的配合才能得以施行。这份抵触,通过弹劾房俊以及这次的质疑房俊抄袭,来隐晦的表达出来。

    皇帝对于这种程度的表达,是可以忍受的。

    但是将这份抵触放在了表面上,那就是质疑皇帝的无上权威!

    皇帝被逼的发誓来保证房俊未曾去过江南,你们江南士族要干什么?眼里还有皇帝么?还有大唐么?

    想造反不成?!

    皇帝的确矢志不渝的想要踏平高句丽,也的确不想惹得江南动荡生灵涂炭,但是这不代表无上的君权可以遭到质疑!

    当一个帝王的君权遭到质疑,必须要以铁血的手段予以镇压!

    否则何以服众,何以号令天下?

    谢成杰汗出如浆,浑身有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脸色煞白,心里惊骇欲绝、后悔不迭之余,却是将许敬宗骂了个底朝天!

    你特么出的什么馊主意?

    这不是害我么!最愚蠢的是,自己居然不过脑子就把话说出来了……

    谢成杰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但是他不敢死。

    现在已经不是他一个人死不死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连累到整个家族,甚至所有的江南士族!

    听到萧瑀的话语,谢成杰赶紧表态:“草民罪该万死,愚蠢至极,一时出言无状,还请陛下宽宥!正如宋国公之言,吾等江南士族,生生世世忠君报国,誓死效忠于陛下,效忠于大唐!”

    此时再不表态,皇帝必然哪怕为了面子,也必然要以铁血的手段血洗江南士族!自己可就成了家族的千古罪人!

    只是可惜啊,原本还想表示一下强硬,为家族更多的争取一些利益的,现在却是不得不将所有的利益都拱手相送,还得求着陛下手下,唯恐陛下不要……

    自己干得都是什么事儿!

    谢成杰想狠狠的给自己来几个嘴巴,早知如此,弄出这么一个王雪庵来挑起这个事端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呆在江南,任凭李二陛下予取予求……

    萧瑀和谢成杰相继表态,令李二陛下忍不住眉峰一挑,心里差点欢呼出来!

    心心念念的江南膏腴之地,就如此轻易的尽归朕掌握调度了?

    他不由得看向手执毛笔作装逼状的房俊,这小子是福将啊……

    可是自己可得绷住了,不能露出喜悦之情,否则有失深沉。

    李二陛下这边沉吟不语,脸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到手的江南士族让出的利益并不值得让他欣喜,房俊暗暗好笑。

    他又怎么能不知道自己被弹劾的起因,以及现在被人“诬陷”抄袭的原因呢?

    一切都是江南的利益造成的!

    李二陛下想要,江南士族不愿意放手,如此而已。

    现在李二陛下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江南士族的支持,等同于扫平了东征高句丽的大后方,不仅隐患消除一空,更获得稳定的钱粮辎重支持,可谓得偿所愿!

    只不过李二陛下担心自己露出喜悦,会显得吃相太难看……

    作为一个优秀的下属,就是要有这察言观色的本事,这个时候自然要有站出来为领导解除尴尬、并且找个台阶下来的觉悟。

    房俊看着吓得半死的谢成杰,笑道:“阁下是质疑房某既然从未到过洞庭,却为何能写得出于洞庭有关的诗句,对不对?”

    他将话题引开,直接无视了谢成杰言语之中质疑皇帝的含义,变成谢成杰只是质疑他房俊。

    对此,谢成杰差点要搂着房俊亲上一口,好人呐!

    连忙点头道:“不错不错!在下就是这个意思……”

    房俊便说道:“人的经历是有限的,但是想象是无限的……你大概不懂,不过没关系,你不是质疑房某么?那房某就给你展示一下,一个天才的想象力究竟有多么伟大!”

    言罢,摆出一个文豪的造型,单手执笔,另一手敛起袖口,刷刷刷开始在宣纸上奋笔疾书,一张纸一首诗,一首接着一首,完全停不下来!

    一侧的王雪庵看着房俊的神情,再看看一张接着一张的宣纸,呆若木鸡,如遭雷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