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才高九斗?(下)
    他自诩才学冠绝当世,只因避居江南一隅,是以名声才不如当世大儒孔颖达、张玄素、于志宁等人。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却是以管窥豹、井底之蛙、蟪蛄不知春秋……

    自己久居洞庭,每日里看着这烟波浩渺,感受着波涛彭拜,却如何能写得出这样的诗句?

    这是天授之才啊……

    自己居然还傻乎乎的不远千里前来诬陷人间抄袭自己……

    他癫狂了一般一幅一幅的仔仔细细的看,越看越是惊惧,越看越是绝望……

    自己之所以敢不远千里来到长安,质疑房俊抄袭,是相信自己“没有阅历,达不到境界,写不出相应作品”的观点,可以刀枪不入,遇神杀神!

    爱莲说是不是自己写的都没关系,只要房俊没有办法证明是他写的,那足够了。

    一个抄袭别人的作品占为己有的道德败坏之人,却被皇帝信任宠爱,即将要派遣到江南担当重任,这是何等儿戏?不仅能将房俊狠狠的打击到身败名裂,更能重创皇帝的威信!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自己的观点核心是阅历,而房俊的观点是想象。

    现在房俊已经证明了,即便从未有过的经历,从未去过的地方,他完全可以凭借想象来描述,来感慨,来讴歌!

    事情已经反转,房俊证明了其即便没有爱莲说体现出来的阅历与境界,依旧可以凭借想象写出爱莲说这样的千古名篇!

    因为,这个从未去过洞庭湖的人,却能通过这一首一首的描述洞庭湖的诗句,将那烟波浩渺、无际无涯的洞庭湖描述得凄婉幽美、入木三分!

    当世之人,谁敢说自己写洞庭的诗句房俊的更好?

    可人家偏偏从未去过洞庭湖啊……

    王雪庵心若死灰。

    他现在不仅是诬陷房俊,更是惹恼了皇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几乎可以想象随之而来的打击……

    他王雪庵可不是孤身一人,他出身于琅琊王氏!

    琅琊王家亦是江南士族,曾经名震天下的簪缨世家!

    琅琊王氏家族兴起于秦汉,最兴盛时期是东晋,西晋末年永嘉之乱时许多家族都举族迁居长江以南避乱,王氏家族也是衣冠南渡的士族之一。司马睿在王氏家族的拥戴之下,于建康建立东晋,兴了晋室。王氏家族在朝的地位举足轻重,地位名望之高其他家族根本无法取代。最兴盛时,天下皆流传一句佳话:“王与马,共天下”!

    有晋一朝,也只有在淝水之战崭露头角的陈郡谢氏家族能与之平肩,并被后人合称“王谢”。

    只是可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王氏在南北朝的末期没落了,没落得很彻底,除了尚保留着诗书传家的传统,族人多有名士享誉江南之外,影响力已经衰弱到了谷底!

    现在,自己却是连琅琊王氏仅存的清誉都要玷污了……

    天下分分合合,潮水涨涨落落,即便是千年的簪缨世家,亦不可避免有兴旺衰弱之起伏。然则,真正的簪缨世家的立身之本,不是可以敌国的财富,不是连绵无尽的土地,更不是占据朝堂的官职,而是一个清廉守正、不可诋毁的名誉!

    只要名声尚在,无论家族怎样衰落,一旦有惊才绝艳之后背诞生,必然趁势而兴,大鹏一日同风起!

    可若是名声败坏了,算是毁了家族的根基,彻底没落崩颓,再无崛起之时……

    王雪庵已经傻掉了,他本想联合谢家为江南士族的利益而对抗皇帝、将房俊打击得身败名裂,以此来得到江南士族的感恩和承诺,振兴王氏!

    可是现在,一切的希翼都变成梦幻泡影,反而亲自断绝了王氏振兴的根基,一手埋葬了家族振兴的希望……

    李二陛下已经懒得理他!

    他是被房俊真真正正的震撼到了!

    知道这小子是“不学有术”类型的,胸腹之颇有锦绣,却无法想象这小子居然才华横溢至这般地步!

    放眼大唐,那个人大儒能有这般才华,信笔写出这么多惊才绝艳的诗句?

    一旁沉默良久的萧瑀,此时居然离席而起,对房俊深深一揖,一脸肃然之色,沉声道:“以往不知二郎之才华,老朽多有不当之处,还望二郎莫要见怪才好。”

    他这番作态,倒是将房俊吓了一跳。

    虽说心里对萧瑀并无半点尊敬,但是好歹人家的身份地位资历都摆在那里,即便是他老爹房玄龄见面,也得恭恭敬敬的先行见礼,下尊卑不可乱!

    可是现在,萧瑀居然向他施礼认错……

    黄鼠狼给鸡拜年?

    房俊摸不准萧瑀的意图,心里有些发毛,可是当着李二陛下的面,也不能不给萧瑀面子,赶紧九十度稽首还礼,惶恐道:“宋国公乃是帝国柱石,更是晚辈的尊长,如此大礼让晚辈如何受得起?简直折煞晚辈了,切莫如此,切莫如此……”

    心里却是狐疑,这老鬼头莫不是要捧杀我?

    当着皇帝的面,如此对我一个晚辈行大礼道歉,你让皇帝咋看我

    老东西肯定没按好心……

    萧瑀却是慨然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二郎惊才绝艳,与诗词一道的成必然前无古人,更后无来者,定然千古传诵,名传后世!老朽心里敬佩不已。”

    心里却是暗骂,这个小王八蛋这时候知道我是尊长了?前些时日闯到咱家府嚣张的时候咋不知道?刚刚给我摆脸色的时候咋不知道?

    若不是看好你的前途,某会如此不顾颜面放下身段?

    你小子不是个好东西……

    两人这般吹捧,一旁的谢成杰心惊胆跳、悔不当初之余,也算是看出门道了。

    这房俊实在太硬了,根子硬、背景硬、靠山硬、关键是自身特么也硬!这么硬的一个家伙,年纪又是如此之轻,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岂是自己这个一个江南草民能够扳倒的?

    按目前的形势来看,算这一次诬陷房俊抄袭可以成功,也没什么用处。可以想见,在不远的将来,此子必然还是会受到皇帝的重用!

    一旦此子占据了高位,跟太子殿下的关系又是如此亲近,那么谢家的日子几乎可以想象……

    现在连江南士族马首是瞻的萧瑀都自降身份蓄意拉拢,自己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呢?

    谢成杰跪在地,以头顿地,声音苦涩,说道:“启奏陛下,此事都因草民而起,王先生只不过是受到草民的怂恿,所有的过错,草民愿意一力承担。只求陛下仁德,加罪于草民一身,宽宥其他人……”

    他这是打算自己把罪状扛下来。

    事已至此,是必须有人要担负责任的。污蔑房俊抄袭还好说,但是其隐藏的质疑皇帝之意,谁不清楚?这件事必须有人背锅,绝对逃不掉。

    整件事都是因为江南士族而起,是江南士族极力反抗皇帝想要染指江南的利益、将江南打造成东征的大后方,所以江南士族必须有所表示,才能消解皇帝的恨意。

    萧氏乃是江南士族之首,萧瑀在朝位高爵显,跟皇帝亦是亲近,以后必然是江南士族必须依仗的人物,必须将他摘出来,不能受到半点牵扯。

    而王雪庵自己又抗不起来……

    琅琊王氏早已没落,陛下根本不会看在眼里。

    权衡利弊,唯有自己承担起这个责任,才能有可能让皇帝打消报复江南士族的心思。

    既然王雪庵扛不起,自己终归是要担负责任的,还不如一肩扛下来,尽可能的降低王雪庵的责任,也算是送了一个人情……

    萧瑀暗自点头,这谢成杰虽然糊涂,但是关键时刻还算是有担当,算得是个人物。

    事已至此,“抄袭事件”算是谢家一败涂地。

    即便皇帝愿意放过王雪庵,不出意外的话,此人亦将声名狼藉,身败名裂。

    萧瑀他抬起头,看向李二陛下,等待着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