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让利
    酒香阵阵,暖意融融。

    温酒入喉,禄东赞却叹息着说道:“吐蕃苦寒,莫说那些饥寒交迫的子民,便是如老朽这等贵族,至多也只是温饱而已,何曾如此温酒言欢,舒适惬意?”

    言语之间,甚是感慨。

    这位吐蕃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大相,禄东赞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亦有着矢志不渝的决心。他要在他的手令贫寒的吐蕃子民享有一块温暖的土地,令吐蕃子民拜托世世代代艰辛生存着的贫瘠高原。

    只可惜造化弄人……

    吐蕃有了最杰出的大相,他能够用他的能力和智慧使得吐蕃更加强悍,却无奈遇到了如日天的原帝国——大唐!

    几次三番的遭受挫折,令吐蕃下认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强盛的大唐绝对不是现在的吐蕃可以用武力来征服的。所以,在禄东赞的极力推动下,吐蕃的国策从征服开始转变。

    这个转变的第一步,便是和亲。

    原王朝自古以来便有和亲的习惯,只要能发动一场令他们感到威胁的战争,便可以将他们逼迫到谈判桌,然后再名义表示臣服,求娶皇族贵女,顺带讨要金银财宝无数好处,以此缓解内部的危机,休养生息。

    等到实力强大到一定地步,再一次发动战争,要么扬鞭跃马一统原,要么再次求亲讨要好处。

    周而复始……

    这几乎是所有游牧民族的生存技能,对富裕悠闲、贪生怕死的原王朝使出来,无往而不利。

    但是这一次,所有的希望的都被眼前这个小子给搅和了……

    不割地、不赔款、不和亲、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原的那些宿儒官们绝对想不到,当这几句话被房俊喊出来,然后立为大唐国策之时,对于吐蕃、突厥这等游牧民族来说是何等的震撼、何等的绝望!

    昔日秦皇汉武对游牧民族斩尽杀绝之时,亦未曾说出这般惊天动地的话语。

    一旦大唐坚定不移的执行这个国策,那么可以想见,吐蕃世世代代都只能被大唐死死压制,莫说什么征服一块温暖的土地,能保得住贫瘠的高原,不亡族灭种,那算是邀天之幸!

    没人禄东赞更清楚大唐之吐蕃优越百倍的潜力,一旦这股潜力被强势的挖掘出来,吐蕃将要面临的,将是一个无巨大、几乎永远不可能被击败的大唐!

    禄东赞是聪明人。

    在惊骇欲绝之余,他立即意识到吐蕃的策略必须转变了。

    以前是恶棍流氓一般的扑去咬下来大唐的一块血肉,反正横的怕楞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苦哈哈的吐蕃是瓦罐,大唐这尊精美的瓷器怎么肯与吐蕃硬碰硬?

    现在,则是要走另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尽可能的去亲近大唐,尽可能的谋求合作。

    一次房俊所说的“青稞酒”,令禄东赞很是心动。

    返回吐蕃之后,禄东赞曾与赞普彻夜商讨此事的可行性,最终的结论是肯定的。当然赞普大人也深切的表示了对于无法娶回一位原皇室的公主而表示深深的遗憾。

    对于每一个周边国家的贵族来说,娴淑典雅、钟灵毓秀的原公主都是最最钟爱的对象……

    房俊并未第一时间接话,而是慢慢的饮着温热的花雕,任由禄东赞走神。

    良久,禄东赞才回过神来。自嘲的一笑,自己何必如此执念,非得与房俊整个高下?

    今日他禄东赞能坐在这里,难道还不能表明其实吐蕃已经在与大唐的战争落于下风了么?

    将杯的花雕酒一饮而尽,禄东赞心念豁达,双目灼灼的盯着房俊,沉声问道:“二郎,次用江夏郡王饮宴之时所提起的青稞酒,不知可否执行?”

    既然决定于大唐展开另外一种互惠互利的邦交,而不是以往的强硬之态,那么不如从这个青稞酒开始吧……

    房俊浓眉一挑,问道:“大相已经决定了?何曾与赞普细细商量?”

    禄东赞点头道:“自然。”

    如此事关国策的大事,如何能不取得赞普的同意?

    事实,青稞酒的合作,是赞普迫切需要的一个契机……

    在吐蕃内部,其实并不是铁板一块。

    游牧民族想要统一,其难度之原的同意更加艰难。不同于原以汉人为主体的社会构成,吐蕃是由无数个部落联合起来组成的,而这些部落之间化、意识、利益都存在这巨大差异,可以说永远也不能真正的融为一体。

    内部各个部落绝非心悦诚服的服从松赞干布,各方势力倾轧,之所以在一次对大唐发动的战争占据了先机,只不是因为大家的利益相同——都想在大唐身讨要好处!

    按照事先的分配,松赞干布求娶大唐的公主,然后请求大唐派遣大量的有经验的农夫、工匠、医者等等陪嫁,以及大量的钱财赏赐。

    一旦目的达成,吐蕃将会与大唐保持一段相对亲善的关系,有利于吐蕃消化由大唐得来的这些利益。大唐先进的化必将对吐蕃贵族造成最强烈的震撼,自此以后,见识到大唐之强大的吐蕃贵族们,怎么会不励精图治?

    现在和亲这条路算是被房俊给堵死了,哪怕皇帝想要和亲,也不敢背负“昏聩之主”的千古骂名,只能对吐蕃强硬到底。

    禄东赞知道大唐一旦全力应对吐蕃,将会爆发出怎样惊骇的力量,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青稞酒项目,便是天然的缓冲剂。

    当然,禄东赞并不知道房俊也是这么想的……

    吐蕃不愿对一个全力爆发的大唐,大唐又岂愿倾举国之力征讨吐蕃?

    算真的举国征讨,李二陛下宁愿去征讨高句丽……

    相对于隋炀帝三征未克的高句丽,吐蕃实在是不够看……

    房俊便点点头:“即使如此,那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禄东赞沉着脸说道:“现在庆祝,为时尚早吧?还请二郎说说,这青稞酒的成本如何分摊,利润如何分配,老朽亦好对赞普有个交待。”

    他知道面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子有多么难缠,不讲整个计划商讨清楚,他寝食难安。

    房俊佯装不悦道:“既是合作,自然追求双赢甚至是多赢,某自然不会干杀鸡取卵的蠢事,将利益紧紧握在手里,让大相吃亏。怎地,大相还不相信某的为人?”

    谁料禄东赞居然点点头,一本正经道:“是的,老朽不相信二郎的为人。”

    “噗”房俊一口酒喷了出来,呛得面红耳赤,不停的咳嗽。

    这老家伙……

    真有眼光啊!

    没错,房俊才不在乎吐蕃会不会安定繁荣,会不会国泰民安!

    他之所以拿出青稞酒这个计划,是要给吐蕃挖一个大坑!

    禄东赞担心的其实不对,房俊是愿意给吐蕃让出一些利润的,毕竟只有利润越大,将来的矛盾才越剧烈,愈发不可调和!不让吐蕃的贵族尝到甜头,怎么会让他们相互制约、反目成仇?

    房俊早已做好了盘算,稳了一下气息,便说道:“某出配方,负责销售,大相只管按照配方生产,利润五五分成,如何?”

    看去,这个提议是房俊占了便宜,事实销售一件商品,最大的成本并不是产本的生产成本,而是销售的环节产生的费用。

    房俊这般提议,明摆着吃亏。

    但是吃亏又何妨?不让青稞酒的利润达到一定程度,如何让吐蕃的贵族们竞相生产,从而导致粮食短缺,为我所制?

    他心里明白禄东赞敢于答应青稞酒合作心思,不是想在吐蕃将生产的环节紧紧的掌握在手里,一旦发现不好,可以立即叫停么?

    只是可惜,禄东赞虽然聪明,却不是个商人,不知道资本的积累都是踩踏着鲜血灌溉的土地,利益足以让那些以往低眉顺眼的部落首领们头脑发昏、双眼冒光、心生异志。

    禄东赞以为凭借他和松赞干布的能量,足以镇服吐蕃的各股实力。

    殊不知,他们将要面对是怎样一群为了追逐利益彻底发疯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