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示好
    诚然,莱州引起地理位置,距离高句丽更近,往返更加快捷,也大大减少海上行船的风险。但是莱州亦有一个致命的缺点——距离富裕膏腴之地太远!。

    由此造成的麻烦,便是粮草辎重运输的不便.

    粮草辎重必须由江南等地事先运输到莱州,在此集结,然后才能经由海船运输至高句丽前线。但是莱州既无运河,道路更是艰难,造成运输的极大的困难,更增添了大量的损耗。

    大业七年,隋炀帝下诏征讨高句丽,命令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莱海口造船三百艘,官吏监督劳役甚急,结果造船工匠昼夜在水中,几乎不敢休息,从腰往下都长出蛆虫,十分之三四的人因此死去。隋炀帝征发发江淮以南民夫及船运黎阳及洛口诸仓米到莱州,船只相次千馀里,道路上车辆喧嚣,长期来往在路上的民夫有数十万人,挤满了道路,昼夜不停,死者相枕,臭秽盈路,天下骚动。

    仗还没打,就折腾得民怨沸腾,大伤筋骨,能打得赢才见鬼了!

    是战略的失误么?

    绝非如此简单。

    隋炀帝此人嚣张跋扈是有的,行事乖戾亦是天下共识,但是若说他昏聩无能,那更是扯蛋!20岁就率领58万大军南渡长江天堑灭掉强大富裕的陈朝统一全国,结束了中國四五百年的分裂,之后又灭吐谷浑,破契丹,把中國领土扩大了几千里,开凿历史影响仅此于长城的京杭大运河连接南北,正式实施科举制度广泛选拔人才,扩建东都洛阳,又使西安、北京、扬州成为世界最繁华的城市,重开连接西域的丝绸之路...他的一生做了很多利国利民影响历史的壮举,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他们功劳比隋炀帝能大多少?“我大清”的康熙乾隆等等“圣主”,又都干了些啥惊天动地的伟业?

    秦始皇做过的事,他多半也做了,但是他没有焚书坑儒;隋炀帝做过的事,唐太宗多半也做了,但是两人的历史地位截然相反。秦始皇、唐太宗都有“千古一帝”的美誉,隋炀帝却落了个万世唾骂的恶名……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仅此而已。

    毕竟司马迁只有一个……

    隋炀帝雄才伟略,他不是不知道从江南就地取材,然后从江南出海是上策,奈何江南士族不干!而这些江南士族实在隋炀帝登基之时出了大力的,是隋炀帝政权的基石,他怎么能得罪这些人呢?

    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没法说……

    所以他只能对江南士族妥协,从江南征调一部分辎重,然后从莱州出海。

    悲剧的是,他失败了……

    现在江南士族在李二陛下的强势之下屈服了,房俊自然将出海口设置在江淮一代沿海。而选取这一地带的话,又怎能忽略长江的出海口呢?

    永济渠连通涿郡东都,通济渠连通中原淮水,邗沟沟通江淮,江南何联络吴越……那个被新世纪的小学生一直骂作“昏君”的隋炀帝早已用大运河连通天下、勾连南北,将中原腹地与江南富庶之乡、北地战略要地连成一片。只要皇帝一声令下,所有的物资辎重可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最小的损耗,集结于长江出海口。

    这才是天下大势!

    将皇帝忽悠一顿,房俊告辞出宫。

    去东宫转了一圈儿,上官仪将藏书楼打理得井井有条,房俊也没有多待,转身走了。前些时日上官仪在房家族学那边学习了拼音,将藏书楼里的藏书按照拼音检索的方法分门归类,效果甚是不错。拼音检索的效率明显高于以往的韵脚检索和分类检索,否则那日许敬宗这厮暗中使绊子,房俊怕是不能轻易过关。

    眼瞅着春闱在即,上官仪便沉下心复读典籍,专心致志准备科举考试。房俊不愿分他的心,是以干脆不在藏书楼待着。

    天气渐暖,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天下各处前往长安准备科考的士子,三五成群,人流繁杂。

    刚刚回到房府,坐下尚未喝口茶水,便有家仆来报,谢成杰求见。

    房俊略一沉吟,并没有拒绝,命家仆将其带去正堂。

    虽然对谢家诬陷他抄袭一事深恶痛绝,恨不得狠狠的给谢家一个教训,但是想到将来至江南之后必然尚有借助谢家之处,房俊觉得不好将事情做绝,且听听谢成杰此来说些什么也无妨。

    归根结底,诬陷之事虽然是谢家做得过分,但毕竟是李二陛下触动了人家的根基,谢家迫于无奈才展开的反击而已,只是自己倒霉,成了出头的那只鸟……

    没到片刻,堂外脚步声响,一袭宝蓝色绸扇的谢成杰快步走进来。

    “谢某见过二郎,几日不见,如隔三秋矣!”一脚迈进正堂,谢成杰便满脸含笑,主动见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对这人极度不爽,房俊也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这里,不悲,不喜;你爱或者不爱,我就在这里,不增,不减……谢世叔千里进京,心心念念都是在下,在下着实有些受宠若惊了。”

    谢成杰的笑容便僵在脸上,尴尬得不行。

    这小子记仇啊……

    不过房俊的这两句话,却令他很是诧异。讥讽嘲笑之余,却有一股浓浓的看破世情的出尘味道,细细思之,别有一番韵味。

    果然是才子啊!

    谢成杰心中愈发悔不当初,若是早知房俊此人惊才绝艳、诗才天授,自己说是也不会千里迢迢的用“诬陷抄袭”这一招来对付他!

    市井传言此子率学无诞、粗鄙不堪,可见流言多有虚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谢成杰也是个人物,既然认输服软,那就干脆伏低做小,苦笑着说道:“二郎大人大量,便原谅了谢某这一遭,如何?说起来,并不是谢某有意针对,实在是心有苦衷,不得已而为之啊!”

    这倒是实话,若非家族的根基眼看着被李二陛下动摇,谁吃饱了撑的不远千里来到长安找房玄龄公子的麻烦?

    房俊不置可否,却也没有继续挖苦,淡淡说道:“上门即是客,谢世叔请坐。”

    请谢成杰在太师椅上坐了,命侍女奉上香茶。

    谢成杰对太师椅很是好奇,在椅子上挪动几下,觉得无论双腿还是腰肢都甚是轻松舒服,不由得赞道:“二郎不仅诗才天授,且学究天人,某入京以来,便不断听闻二郎所设计的这种椅子,果然是格物穷理由之物,生平所仅见,佩服,佩服!”

    房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对谢成杰的吹捧毫不在意,也不说话。

    谢成杰就有些讪讪……

    侍女奉上香茶,躬身退出。

    房俊一伸手:“谢世叔,请饮茶。”

    “请。”

    谢成杰端起茶盏,轻轻呷了一口,一股清香馥郁的香气直抒胸臆,涤荡肺腑,沁人心脾。

    心里不由得又是暗叹一声。

    谢家立足江南,这杭州近年兴起的龙井茶如何不知?此茶树原本只是那么几株,产量有限,从未引起过人们的注意。江南士族盘踞江南,一直视煮茶为饮茶之正道,讲究茶汤的君臣佐使、百味搭配。

    却不知这龙井茶陡然出世,返璞归真却又回味无穷,立即便征服了几乎所有的江南士族。然而几乎所有的茶树连带着附近的土地,都已经被房俊买下。

    这两年茶树繁殖,茶叶的产量渐渐提升,但是其中利益热切不已的江南士族却无从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