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章 小流氓
    调戏自己的姨母,这样的人得有多禽兽?李唐皇族再是风气开放,也容不得这种事。

    杜荷笑吟吟说道:“关键是这厮没脑子啊!这厮一直跟在高履行身边,高履行出任滑州刺史,高岭便一直在滑州多年,是以长安城中识得此人的不多。据说,这厮在滑州那边闹得天怒人怨,高履行不止一次将这个倒霉孩子打断腿,却丝毫奈何不得。这厮脑子里缺根筋,发作起来,敢跟高履行摔桌子,调戏姨母又算的什么?”

    房俊愕然。

    都说咱是棒槌,可这位明显比咱名副其实啊……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高阳公主眉毛都竖起来了,大骂道:“简直无赖!高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高岭嬉皮笑脸道:“丢不丢尽的,也犯不着殿下操心,与你何干?不过若是殿下成了高家的人,那就跟你有关系了,到那个时候,要打要骂,咱还不都随着你?”

    说着话,一双眼睛眯起,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高阳公主,愈发觉得秀色可餐。巴掌大的小脸儿眉目如画,因为生气,使得原本晶莹似雪的肌肤变得红润欲滴,令人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一口……

    细细的腰肢宛如柳条一般柔软纤细,微微隆起的胸脯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是若能勤加爱抚,想必不仅于此。

    高岭舔了舔嘴唇,愈发觉得眼前的高阳公主有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媚态,若是能收入房中尽情享受,必是人间极品,令人销魂蚀骨,难以自拔。

    他的这番话语,令高阳公主身后的侍女侍卫个个邹起眉头,敢怒却不敢言。这个家伙虽然混账得过分,但是身份特殊,既是长孙皇后的侄子,又是东阳公主的儿子,高家虽然势力有限,但地位极其崇高,甚得皇帝宠信,等闲谁敢得罪?

    高岭见高阳公主气得酥胸起伏,俏脸红润,却偏偏拿自己没法,愈加得意,说道:“虽然今生与表妹无缘,但今日遇见这个小娘子,某一见倾心,在以后孤单寂寞想念殿下的日日夜夜,便用这个小娘子作为替代,也未曾不可稍解相思之苦。表妹却横加阻拦,难不成是见某对其倾心,故而心生妒意?”

    他刚刚自滑州返京,便已被长安的繁华锦绣迷了眼睛,深深懊悔为何跟着父亲在滑州蹉跎多年,甚至父亲前年返回长安,自己亦因为不舍滑州作威作福的生活而推迟返京。

    早知京师如此繁华,傻瓜才会在穷得一塌糊涂的滑州流连!

    更何况眼前着明秀毓丽的高阳公主,馋的高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若是能早回京师,凭借咱的人品相貌,加上高家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说不得就把高阳公主下嫁于他了,那里轮得到房俊那个棒槌迟到这口香肉?

    高岭越想越是懊悔!

    高阳公主只觉得胸口一股火气熊熊燃烧,再也压制不住,骨子里的泼辣性子发作,就像扑上去给这个高岭狠狠的扇几巴掌!正想动作的时候,眼尾忽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定睛看去,凉亭前山路的拐弯处正站着一个少年,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高阳公主顿时大怒。

    瞪着房俊娇叱道:“怎地,看着自己媳妇儿被人家调戏很有意思是不是?房俊你个王八蛋、黑面神,难道天生就愿意当乌龟王八蛋?”

    正饶有兴致想要看看高阳公主会不会发飙,将这个高岭挠得满脸桃花开,冷不丁被骂了一句,房俊一脸苦笑。他倒不是任由高岭调戏高阳公主无动于衷,这可是自己的媳妇儿,怎能不关心呢?只是看出高岭也就是随便说说,却万万不敢动高阳公主一根手指,所以房俊也没着急。

    不过这句话,倒是骂的房俊有些恼火。

    特么上辈子的房遗爱就当了乌龟王八蛋,还不是拜你所赐?

    不过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这边,也只能忍着火气,将目标对准高岭。

    “小子赶紧的回家去吧,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打折你的腿?”房俊走到高岭身前骂道。

    杜荷笑呵呵的跟着房俊,也不说话,就看戏。

    高阳公主叫哼一声,白了房俊一眼,略微后退,让房俊对上高岭。似高岭这种纨绔子弟,收拾他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房俊来,你高岭再是混蛋,还能混得过房俊不成?

    满长安的纨绔子弟,看到房俊哪一个不是绕着走?

    这一点,高阳公主对房俊充满信心……

    高岭有些懵,他很小的时候便离开长安,这才刚回来没几天,如何能认得房俊?即便以往认得,也早就忘记了。不过回来的时日虽短,但是房俊的威名却早已不止一次传进他的耳朵。

    单单是将自家四叔高真行的腿打断,便足以让心高气傲谁也不服的高岭刮目相看。

    只是他并未觉得连四叔高真行都不是房俊的对手,他又算那盆菜?心里一直憋着气,想要见到房俊的时候好生给四叔出出气,将高家丢掉的面子捡回来!

    此时听见高阳公主的话语,便知道眼前这就是房俊了,再听了房俊的话,看到房俊不屑一顾的眼神,顿时高岭就怒了!

    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

    高岭怒从心头起,上前一步,几乎跟房俊鼻子贴着鼻子,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的说道:“房二,以往是你爷爷我不在长安,才任由你称王称霸横行无忌。现在你爷爷我回来了,从今以后,你得老老实实的缩起来,否则,莫怪爷爷我出手狠辣!”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都是一副震惊不已的神色。

    这位高公子……难不成是吃错了药?

    你特么知不知道你面前站着的是谁?

    就你那几斤几两,怎么干跟房俊如此说话?

    你怎的就不问问你们高家最厉害的四郎是如何被打断腿的?

    高阳公主唇角微微一挑,眼神怜悯的看着高岭,心说你就狂吧,真以为仗着高家的声势就没人治你了?本宫没有指使侍卫打断你的腿,是念着东阳公主昔日的恩情,房俊打断你的腿,东阳公主可找不到本宫的头上……

    杜荷依旧笑眯眯的看热闹,高家跟杜家向来不合,他乐得房俊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凉亭里惊慌不已的谢家少女,却心思复杂。

    当日房俊挑唆香客围殴谢家众人,与谢家的仇怨算是结下了,说不上不死不休,却也是老死不相往来。可是现在自己被高家这个混蛋围困于此,最终却要房俊来解围么?

    这其中的恩仇纠缠,令谢家少女心中颇为纠结。

    当然,她尚且不知二伯谢成杰心中已有与房俊联姻的想法,否则必然更加迷惑不知所措……

    跟在高岭身边的青年见事不妙,赶紧一把将高岭拉回来,低声急道:“你疯啦?能惹高阳公主,也万万不能惹房二!这厮最是心狠手辣,往死里下手……”

    他是高家的近亲,一直生活在长安,自然知晓房俊的恶名。

    他本是好心,可高岭听了这话,愈加愤怒,一下子挣脱开他的手,怒道:“你特么是站在哪边的?老子今日不教训教训这个狂得没边儿的家伙,还怎有脸称高家子弟?”

    说着,他一步跨到房俊面前,一脸桀骜不驯,狠狠道:“房二,若是你现在跪地道歉,爷爷既往不咎!否则……嗷!”

    话未说完,已经被房俊一脚揣在肚子上,惨叫倒飞出去一丈有余,跪在地上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只虾米。

    房俊火气也上来了。

    他厌烦打架,最近修身养性很是低调,总觉得自己即将成亲而且将要加官进爵,档次不一样了,不必如同以往那般谁惹到就往死里反抗。

    可为何总是有这种神经病来沾惹咱呢?

    一不做二不休,房俊火气正盛,一脚踹飞了高岭,就要趁胜追击,将这个混蛋玩意彻底收拾一顿。

    忽闻桃林远处传来一声惊呼:“二郎,且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