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双簧
    房俊爱打架,一方面是因为他脾气确实不太好,而且上辈子生长的环境与现在这个封建王朝的社会价值观完全脱轨,经常会因为一些在这个年代大多数人眼中习以为常的事情怒不可遏。另一方面,自然是想要做出一个强硬的姿态,警告那些想要觊觎房家庞大财富的家伙,趁早离得远一点……

    如同高岭这样的角色,虽然很轻易的勾起了房俊的怒火,但房俊其实并未将他放在眼里。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将无知当勇气,房俊自然也不吝啬于好生教训他一番。

    刚刚还耀武扬威的高岭,便绣花枕头一般被房俊一脚踹出去老远。

    便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大叫:“二郎,且住手!”

    房俊本来也没有继续“蹂躏”这位高家大少爷的想法,闻言望去,却见到不远处一群人急匆匆从山下赶来。为首一人,正是长孙无忌的次子长孙涣。

    长孙家的长子长孙冲与房俊不和,这是关中人尽皆知之事,而此子长孙涣却同房俊关系很好,这在世家大族中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世家大族根深叶茂,嫡庶有别,有限的资源自然要向嫡长子倾斜。这便导致非嫡支的子弟不仅得不到重视,没有相应的资源去培养,甚至某些时候会沦为牺牲的棋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

    即便是亲为家人,也不例外。

    而且世家大族之中的处世哲学往往是不讲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以免倾巢之下难有完卵,会让族中的子弟分别站在不同的阵线,以希望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保证家族的延续。

    这一点,三国之时琅琊诸葛氏便是其中的代表。

    诸葛瑾为吴国大将军,而弟诸葛亮为蜀国丞相,二子诸葛恪、诸葛融皆典戎马,督领将帅,族弟诸葛诞又显名于魏,一门三方为冠盖,天下荣之……

    没有千年的王朝,却有千年的世家。

    王朝倾覆,士族不倒,便是这个道理。

    长孙涣大步流星来到凉亭前,看了看捂着肚子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不断哀嚎的高岭,稍稍松了口气,看向房俊,抱拳道:“高岭乃是为兄之表弟,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若是有冲撞得罪二郎之处,还请看在为兄薄面,饶他这一遭。”

    话虽然说得客气,但是长孙涣知道房俊必然给他这个面子。

    房俊瞅了瞅长孙涣,见到这厮隐蔽的冲他挤挤眼睛,秒懂……

    看看跟在长孙涣身后一群鲜衣怒马的纨绔子弟,想必定是同长孙家走得近的,若是长孙涣能拦得住房俊收拾高岭,在旁人看来那可是天大的面子。

    长孙涣现在虽然受到其父长孙无忌的重视,但是距离接掌家业却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毕竟他是庶出,名分大义上就处在劣势,反而不如长孙家的老三,嫡出的长孙濬。

    房俊的声势现在可以说是如日中天,长孙涣这是打算接着他的名气,来抬升自己的地位。

    能够阻止房俊收拾高岭,便显得长孙涣是同房俊差不多的地位,这可以使得长孙涣的地位得到极大提升,即便是长孙无忌亦不得不重视……

    房俊自然愿意成人之美,长孙涣与他交情很好,更是“东大唐商号”的一份子,若是将来真的由他接掌长孙家,相当于少了一个敌人,多了一个盟友。

    虽然将来长孙涣极有可能因为家族的利益而与自己分道扬镳,那也好过由长孙冲同父同母的亲弟弟长孙濬当家主好得多……

    房俊心中有数,便抱拳回礼道:“兄长说得哪里话?既是你的表弟,小弟无话可说,自然听从兄长吩咐。只是这高岭着实可恶,先是调戏民女在先,接着冲撞高阳公主殿下在后,且言语无状,污秽不堪,是以小弟才愤而出手。兄长莫怪小弟多嘴,这厮还需严加管教才是,否则不仅丢尽了申国公的脸面,便是长孙家与皇家,亦难免被市井所非议。”

    长孙涣身后跟着前去魏王殿下那边赴宴的一帮公子哥儿,听到长孙涣大大咧咧让房俊手下留情的时候,都不禁吓了一跳。房俊是个什么性子,谁不知道?这厮最是手黑,连齐王殿下都敢打黑拳,长孙冲那样显赫的人物亦敢从神机营的驻地拖到御前,你长孙家的一个庶子算得了什么,岂不是自讨没趣?

    可是听到房俊这般说,一个个顿时都吃了一惊,看向长孙涣的目光又是惊异又是钦佩。这位不声不响的,原来在房俊眼前有这么大的面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长孙涣见房俊给面子,心里甚是舒爽,立马就感受到身边这群人对自己观感的改变。他从来都自信自己的能力,但是庶子的身份却使得他一直得不到肯定和重视,这是社会风俗带来的影响,谁也无能为力。

    接着房俊提升自己的影响力,果然立竿见影!

    长孙涣心里美滋滋的,不过听到房俊罗里吧嗦一番话语,稍微一琢磨,便明白了房俊的用意。

    不仅仅是房俊的名气可以借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眼前这个高家的长孙的名气也可以啊!高岭是高士廉的嫡长孙,在勋贵圈子里的地位也不低,趁机好生教训高岭一番,他也只能有苦说不出!

    长孙涣目光幽幽的看向不停哀嚎的高岭……

    这个场合,教训你是为你好啊,否则非但高阳公主不依不饶,房俊能善罢甘休?教训你是为了顾全大局,是为你着想。如此一来,岂不是更加证明自己处事稳重、在长孙家与高家的子弟当中颇有威望?

    长孙涣眼睛冒着光,却故作疑惑之色,问高岭道:“大郎,此事起因如何?你且大胆说明,若是被别人所欺,为兄自会为你讨回公道!”

    此言一出,长孙涣身后的公子哥儿们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看向长孙涣的目光愈发崇拜!

    好样的!

    居然敢跟房俊刚正面,不愧是长孙家的子弟!

    房俊立即配合着瞪眼睛,冲长孙涣说道:“怎地,想要偏袒你家亲戚?亏得某一向敬重你,却也是个是非不分之糊涂蛋!”

    长孙涣凛然不惧,反击道:“某帮理不帮亲,岂是偏袒自家兄弟?”

    房俊便说道:“若是你家兄弟无理在先,又当如何?”

    长孙涣正义凛然:“用不着二郎动手,某亲自教训他!”

    两人默默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旁人哪里知道两人的默契?见到长孙涣敢于用房俊如此强硬,顿时心生敬佩,而且听到长孙涣这番话语,更是感叹其正直无私,一时间纷纷想着回家之后要通报此事,以后要关注这位以往被忽略的长孙家庶子……

    蜷缩在地上高岭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房俊这一脚力道十足,差点将他踹的背过气去。心里不禁暗暗懊悔,怎地就失心疯了,挑衅房俊这厮呢?四叔那般厉害的身手都被这厮打断了腿,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啊……

    他害怕房俊再接再厉,对自己狂殴,幸好长孙涣前来阻止了房俊,令他暗呼侥幸。以往没在意长孙家的这位庶出的表哥,却不想居然这般有胆气,能站出来维护亲戚!

    心里感动,也对正义凛然的长孙涣很是敬佩,敦厚刚正,有大将之风啊!

    可是听闻长孙涣后面的话语,高岭心中大急!

    这件事怎么说都是他不对,就像站起来胡说一通,将自己的责任推卸。只要得了台阶,这位表哥必然会护着自己,毕竟是表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