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大闹平康坊(中)
    房俊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巍巍大唐、煌煌盛世么?居然也如千百年后那个奴颜卑膝的国度一般,有这么一撮儿人卑躬屈膝、崇洋媚外,外国人便是天,无论外国人做了什么都要以礼相待,否则“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

    这事儿若是放在“我大清”,房俊不以为意,谁叫那个被一群无耻学者吹嘘的“盛世皇朝”早已被人家打怕了,卑贱的奴性早已浸透到骨子里了呢?

    可这是大唐啊!

    纵横四海、唯我独尊的大唐啊!

    房俊也有些“莫名惊诧”,他迫切的想要看看是上门奇葩的人物,能说出这样寡廉鲜耻的话语……

    魏王李泰更是面如锅底,额头青筋暴跳!

    贞观以来,大唐府兵北伐突厥、西征高昌,出击土谷浑、大战吐蕃,纵横四海,鲜有一败,早已养出睥睨天下的傲气,小小倭国,居然就能让大唐的官员如此卑躬屈膝的毫无原则的维护?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李泰气得要死,他要亲眼看看这是哪位败类官员!

    二人相视一眼,一前一后自楼梯上走下来。

    醉仙楼一楼的大堂两侧,延伸出去两条深邃幽远的走廊,布置着一间接着一间的雅室,档次自然是比不得二楼的,却也远远胜过寻常青楼。

    此时左手边走廊的一间雅室门户洞开,一群人站在门口。

    几个身穿官服的官员,几个矮小黝黑、装束古怪的异域人士,一个身着翠绿一群的女子垂首站在一侧,一手捂着脸颊,纤细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嘤嘤哭泣。

    醉仙楼的老鸨面色阴沉,站在一旁正在低声劝解着什么,而官员和异域人士却充耳不闻,只是抬起头来,向着楼梯这边看过来。

    房俊先走下楼梯,这些人中有人稍稍变了颜色,待到见到魏王李泰圆滚肥壮的体型自楼梯走下,这才有些震惊。

    为首一名官员年逾四旬,一张瘦长脸,长髯修剪得甚是整洁,身材瘦高,一脸冷酷桀骜之色。

    即便是见到魏王李泰,此人亦只是微微弯腰行礼,口中淡淡道:“微臣鸿胪寺卿李孝友,见过魏王殿下。”

    神情冷淡,不卑不亢。

    房俊愈发奇怪了,这人面对魏王李泰尚且不假颜色,为何对倭国使节却是这般卑躬屈膝?

    魏王李泰哼了一声,小眼睛盯着李孝友,语气严厉道:“王叔乃天潢贵胄,无比尊贵,何以对小小倭国使节如此低声下气,反而对吾大唐子民严厉斥责?”

    几个身材矮小的倭国使节一听称呼,便知道眼前这个胖子是大唐皇帝最宠爱的儿子魏王殿下,顿时吓得额头冒汗,一个为首的使节赶紧站出来,对李泰又是作揖又是叩拜,口中呼道:“误会,只是误会而已……”

    此时的倭国皆以精通汉语为荣,派遣来的使者自然更是此中高手,不仅能听能说,更能深明其义。

    他在心里稍微一琢磨,便知今日自己算是倒了霉,无缘无故的怕是要被牵扯到什么阴谋里头去……自己只是个使节而已啊,千里迢迢穿洋越海的来到长安,只是想要递上一本国书,对大唐皇帝磕上几个头说一大堆好话,然后带着必然会有的丰厚赏赐回国,就算大功告成了。

    可现在形势有些不妙……

    自己只是一时兴奋过头,提议跟那个千娇百媚的艺伎嘴对嘴的喝口酒而已,既然被拒绝,那就作罢好了,大唐威武霸气,就算是艺伎那也不是倭国能够轻易招惹的啊!

    可是这位鸿胪寺的官员却不依不饶,甚至将此事上升到影响两国邦交的高度……

    拜托,咱倭国跟大唐有邦交么?

    别扯了……

    两国实力是云泥之别,一向都是大唐想怎样就怎样,指东咱倭国就不敢向西,甭说不肯喝酒,您就是将咱这位使节的脑袋砍了,恐怕咱家里的天皇陛下屁都不敢放一个……

    鸿胪寺卿李孝友却是一脸正气,语气铿锵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吾大唐仁义厚德,以礼仪而威服天下。既有来使,吾等不应因其强大而自卑,更不应引起弱小而自负!倭国虽小,亦是友邦,岂能任意欺凌,有损吾大唐之泱泱气度?”

    这番话说得正气凛然,再配上这李孝友那一幅刚正不屈的神情举止,简直神清骨秀、正义浩荡!他就是维护大唐“泱泱气度”的那个正直的大臣,所有反对他的,都是仗势欺人、损坏大唐风度的奸贼!

    魏王李泰面色阴沉,胸腔里的怒气就待发作。

    房俊差点气笑了,他伸手拉住将要发作的李泰,看着李孝友不屑道:“不愧是淮安王殿下的儿子,这荒谬绝伦、匪夷所思的想法果然是家学渊源、根正苗红,实乃吾大唐百世不遇之奇葩!”

    李泰微微一呆,就笑了起来。

    说起这李孝友的老爹淮安王李神通……呵呵,即便是跟自己祖父李渊同辈的人物,李泰亦难掩笑意。

    李孝友气得脸都绿了,大怒道:“房俊,你放肆!家父乃是淮安亲王,功勋盖世,岂是你这小二可以诋毁?改日某定要亲自请教房玄龄,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教儿子的!”

    房俊耸耸肩,一脸轻松道:“随便你啊,不过在下倒是很好奇,你说令尊淮安王功勋盖世,请恕在下实在孤陋寡闻,未知淮安王殿下都有什么功勋?”

    李孝友气得脸色发青。

    魏王李泰稍稍皱眉,佯装训斥道:“放肆!淮安王乃是吾大唐之功勋,岂是你可以轻易编排?”

    房俊立即“恍然大悟”道:“哦,抱歉,在下不学无术,史书读的少,居然忘记了淮安王曾攻陷聊城击溃宇文化及……”

    房俊算是看出来,李孝恭今日之举动,跟什么帝国颜面、大唐礼仪完全没关系,他就是来找茬的!

    放眼大唐,谁会将小小的倭国使节放在眼里?魏王李泰不会,房俊不会,李孝友同样不会……

    房俊扫了一眼一边噤若寒蝉的女妓,身若拂柳、面似桃花,千娇百媚、容颜殊丽,正是上次向李孝恭举报长孙宝现已成为醉仙楼头牌的翠奴姑娘,愈发确信这就是李孝友借着羞辱翠奴来达到削李孝恭面子的目的。

    房俊自然不能坐视。

    李孝友听房俊言语辱及逝去的父亲,再也按耐不住,暴怒道:“闭嘴!”

    他不阻止不行,实在是房俊说的这件事乃是他老爹淮安王李神通一生之耻辱……

    其实说起李神通,这人名气当真不小,而其一生的功业,大约可以概括为:李渊太原起兵时他在长安附近户县一带招兵买马响应,牵制了当时守长安的隋军,也为李渊一行制造了声势。随后他被派到山东河北一带,先后跟宇文化及、窦建德、刘黑闼打仗,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等到李建成彻底平定河北后,他回到长安,一定程度上参与了武德末期的兄弟政争,不过这家伙眼色好,坚定的站在李世民一方,从而保证了下半生的安稳日子。

    让李孝友暴怒的“攻陷聊城击溃宇文化及”又是怎么回事呢?

    说起来好似一桩历史悬案,搞笑到令人无解……

    当时杀了隋炀帝杨广的宇文化及已经成为过街老鼠,又刚刚被李密击败,日暮途穷,苛延残喘,而他手里还掌握着杨广的传国玺、卤簿仪仗以及萧皇后等,收拾他不可谓不容易,功劳不可谓不大。李神通奉命攻打宇文化及占据的聊城,这基本上等于天上掉下大馅饼,咣当一下砸中脑袋,天大的功劳等着白捡。

    可李神通接下来的行动令天下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