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大闹平康坊(下)
    李二陛下的这位老叔是怎么做的呢?

    他派大军围攻聊城,守城的宇文化及已经没粮食了,要求投降,李神通不接受,理由居然是“我要拿他的金银财宝来犒赏将士,如果他自动投降了,我就没军饷可用了呀!”……

    守城敌投降,就意味着丧失了所有反抗能力,到时候只要率大军进城驻防不砍掉宇文一家的脑袋,宇文化及就已经感激涕零了。至于手里的财产,李神通是没收了分赏给将士也好,或者干脆塞进自己腰包里都行,宇文化及怎敢哼出半个不字来?

    后来李二陛下虎牢关大胜之后,接受王世充投降进了洛阳,大开库府犒赏四方,白花花的银子象水一样流淌,难道事先征求过王世充等人同意不同意?

    然而逗比的世界谁也不懂,李神通的表演远不止此……

    错过了受降的好机会后,得到粮草补充的宇文化及仍然振作不起来,大军继续攻城。攻着攻着,一个叫赵君德的人已经攀上了城头,眼看城就破了,这时李神通又突发奇想,关键时刻鸣金收兵。

    这是为何?

    李神通的解释是:“我才不让赵某抢得头功”……

    李神通与赵君德有仇,这是天下皆知之事,但是为了私仇居然眼睁睁看着天大的功劳而不取,着实让人无语,更无法理解……

    李神通这般三番四次贻误战机,最终自食苦果。

    窦建德当时正急行军赶往聊城,到了地头发现唐军并未攻下聊城,自然也不客气了,一顿乱棍赶跑李神通,笑纳了宇文化及这份大礼,从而在“大义”上和实质上都占了相当大的便宜,实力壮大了好几成。

    此事被当成笑话流传开来,早已成为李神通一生无法洗去之污点。

    被人当面揭破父亲的糗事,李孝友如何不怒?

    可房俊对于李孝友的怒火一点都不在意。

    李神通又怎样?虽然看似跟李二陛下的关系更近一些,但是在李二陛下心目中,他连河间郡王李孝恭的一条腿都比不上……

    房俊之所以敢如此硬气,就是因为李孝友敢在这醉仙楼人五人六的狐假虎威,已经完完全全将李孝恭得罪了。

    当然,在房俊看来,李孝友这番举动根本就是故意的,就是要在醉仙楼挑事儿,以此削李孝恭的面子……

    至于李神通家族与李孝恭之间有何仇隙,房俊不知道,反正作为当初李唐皇族起兵之时的嫡系,相互之间为了利益和权势有所龌蹉没什么好奇怪的。

    房俊之知道自己现在是跟李孝恭站在一起的,若是李孝恭知道房俊明明在场却任由旁人砸他的场子、削他的面子,李孝恭会如何感想?

    必然为以后的合作蒙上一层阴影。

    水军是房俊计划的重中之重,若是得不到李孝恭的鼎力相助,必然事倍功半,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为了将来得到李孝恭的全力支持,得罪李孝友又能如何?

    反正淮安王李神通都死了好几年,李孝友这一辈与李二陛下的关系可是又远了一分……

    李孝友怒不可遏,死死的等着房俊,心里盘算着今日之事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今天的事情,全都是李孝友暗中谋划。

    身为鸿胪寺卿,接待各国使节是职权范围之内,但是带着使节来平康坊寻花问柳,却极是罕见,也没有必要。正如房俊所想的那般,放眼大唐,国大民娇,谁会将外国使节放在眼中?甭说是倭国使节,即便是突厥使节,那也没人当一回事儿!

    李孝友就是要来醉仙楼制造矛盾,然后利用正大光明的“礼仪之邦”将醉仙楼推到正义的对立面,羞辱了醉仙楼的头牌翠奴姑娘,就是羞辱了李孝恭的面皮!

    本来计划得滴水不漏,无论醉仙楼如何反应,都在李孝友的料想之内。要么背负得罪友邦、令大唐气度蒙羞的罪名,要么翠奴任由倭国使节羞辱,将李孝恭的老脸一层一层的剥掉……

    若是醉仙楼敢对自己无礼,那就更完美了,他早已准备好后手,定然让醉仙楼吃不了兜着走。

    偏偏冒出房俊跟魏王李泰这两个管闲事的家伙……

    对于房俊,他是不怕的。

    这货有勇无谋,虽然最近文名鹊起,可终究是个棒槌,除了打黑拳什么也不会,只要自己掌握分寸,想来房俊亦不会一言不合就挥拳头,自己可是位亲王!

    只是可惜,自己的封地亦在河间府,河间府上至官员下至百姓,只知有李孝恭而不知有李孝友……而这,正是他不爽李孝恭的根本原因。

    一个被皇帝猜忌的皇室成员而已,爵位尚且比自己低上一等,凭什么处处压制老子?

    他有所忌惮的,是魏王李泰。

    毕竟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若是招惹了李泰,不知皇帝会是是反应?自己的计划虽然看似占据名分大义,事实却经不起推敲。倭国的使节算个甚,凭什么就跟帝国颜面、儒家礼仪沾上关系了?

    可若是这般灰溜溜的走掉,李孝友却又着实咽不下这口气!

    他双眼通红的瞪着房俊,心里飞快的盘算着,最终一咬牙一狠心,干脆誓不罢休干到底!

    李孝友大吼一声:“来人!”

    随着这一声吼,旁边的雅室纷纷打开门,三五成群的客人从门后冲出来,汇聚到一处,肆意叫嚣。

    “王爷,怎么回事?”

    “谁敢得罪王爷,找死不成?”

    “五哥,收拾谁,您喊话!”

    “娘咧!咱淮安王一脉怕过谁来?”

    乌泱泱乱成一团。

    房俊吓了一跳,顿时对李孝友刮目相看,这人有气魄啊!居然事先埋伏了这么多人手,想要砸了这醉仙楼不成?

    一大群事先埋伏好的人手呼啦啦将房俊和李泰围在当中,纷纷叫嚣谩骂,可是等到看清楚这两人的相貌,声浪渐渐平息下来,一个个目瞪口呆,死死的闭上嘴巴。

    这些人中有不少皇室宗亲,亦有不少外戚勋贵,哪里能不认识面前这两个人?

    魏王李泰,陛下最宠爱的皇子!

    房俊,长安纨绔之首,最大的一号棒槌……

    众人气势汹汹的冲出来,按计划是只要大发神威砸了这醉仙楼,可是现在都面面相觑,李孝恭虎老雄风不再,砸了他的场子也有李孝友兄弟盯着,可是面前这两人特么能惹?

    李孝友立即感受到了士气已经受挫,赶紧看着李泰大声说道:“殿下即将出京就藩,为何还要参与到此事当中,难道就不怕陛下责怪你折损吾大唐礼仪之邦之名声么?”

    众人本来在李泰面前有些腿软,这可是陛下最宠爱的皇子啊!可是听李孝友这么一说,顿时一愣!对啊,这位虽然还是亲王,可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有可能争储上位的亲王了,只是一个即将离京就藩的亲王!

    亲王出了京,这辈子大抵也没机会再回来了!

    这样的魏王,有何惧怕?

    还有旁边的房俊,声望在年轻一辈当中无人能及,若是今日能狠狠的挫挫他的微风,自己岂不是声望暴涨,甚至有可能取而代之?

    一句话,就将这些人的心思勾起来了,士气再涨!

    看向李泰和房俊的目光都兴奋起来,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房俊苦笑着对李泰说道:“若不是有殿下在,今日微臣就能让李孝友躺着出去……”

    李泰怫然不悦:“混账,你当本王是个累赘不成?”

    房俊瞄了李泰一眼,一脸嫌弃道:“殿下圣明,很有自知之明。”

    李泰瞪圆了眼睛,怒道:“放屁!本王亦是七尺男儿,岂容你如此污蔑!你小子给本王看好了,本王也不是孬种!”

    言罢,在房俊瞠目结舌之中,肥胖的身躯皮球一般向前窜了两步,又白又嫩的拳头砸在李孝友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