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大闹平康坊(续)
    李泰从来都不是个好孩子,任性、阴险、骄纵、腹黑……但是唯独有一样,从小到大没打过架……

    作为长孙皇后的嫡子、李二陛下最宠爱的儿子,自从下生那天起,李泰就是这个帝国最尊贵、最骄傲的存在,甭说那些王侯勋贵家的孩子,便是自己的亲兄弟,又有哪个敢动他一根手指?

    皇宫里的妃嫔贵人们,个个都叮嘱着自家孩子,见到青雀儿要离得远一点,万一那胖小子跌个跟头,都是要被父皇斥责的……

    可是现在,即将弱冠年纪的李泰第一次有了打架的冲动……

    事实上,聪明的李泰早已看出李孝友说出的一番“友邦惊诧”的言论纯属扯蛋,真正的目的只是想找河间郡王李孝恭的麻烦。李泰不太在乎李孝恭的面子,他只是想要发泄一番,心里沉积的郁闷和失落已经快要将他逼疯了,他想要在离京之前放纵这么一回,正巧李孝友撞在枪口……

    可惜,幻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

    李泰想要发泄,想要狠狠的揍李孝友一顿,但是从未打过架的魏王殿下并不太精通其中的技巧,他挥拳的力量很大,角度很正,所以……

    “啊——”

    “嗷——”

    两声惨叫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李孝友猝不及防,被李泰狠狠一拳砸在面门,鼻梁骨一阵剧痛,眼前金星乱跳,鼻血眼泪一起涌出,惨嚎一声捂着鼻子就蹲了下去。

    李泰则有些用力过猛,中指在砸中李孝友面门的同时,发出“咔”的一声轻响,疼得李泰也惨叫一声,捂着拳头脸色涨红。

    房俊看得目瞪口呆,鄙夷的看着手指骨折的魏王殿下,咧咧嘴,心中满是不屑。

    可真有能耐啊,打人能把自己的手指打骨折……

    李泰明显被房俊这眼神刺激到了,又羞又恼,大骂道:“混账!房老二你特么还是不是大唐的臣子?看着本王挨揍你很爽是不是?还不给本王揍他!”

    看着恼羞成怒的李泰,房俊眼皮跳了一下,打了人,反而说你自己挨揍?

    你可真够无耻的……

    不过他今天本来就是想要给李孝恭找回这个面子,李孝友是肯定不能轻易放过的,既然现在有魏王李泰挡在前面背锅,自然是乐见其成。

    围观的李孝友带来的“马仔”都有些傻眼。

    这什么情况,魏王殿下将河间王给打了?这跟预想的节奏不符啊……来此地之前,大街约定了先由李孝友找醉仙楼的麻烦,然后大家一起出手砸了这醉仙楼,反正法不责众,就算醉仙楼的背后东家李孝恭算账,也是找李孝友,不可能挨个儿找大家的麻烦。

    但是现在揍李孝友的是魏王李泰,那么大家要不要上去揍李泰呢?

    若是旁人,这些人早就一哄而上了,但是魏王李泰的名头太响。这么多年皇帝陛下的宠爱,早已令长安上下都有了潜意识的畏惧,招惹了这位,皇帝必然善罢甘休……

    谁敢承受皇帝陛下的怒火?

    李孝友是真的怒了!

    他的父亲淮安王李神通跟李渊是堂兄弟,他跟李二陛下是堂兄弟,魏王李泰比自己还小了一辈,即便再是受到皇帝宠爱,辈分在这里摆着呢,何时见面不都得称呼自己一声王叔?

    现在这小子居然敢打自己!

    真当你还是以前在长安横行无忌的魏王殿下么?

    李孝友一手捏着鼻子,另一手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大叫道:“给老子揍他!这小子马上就离京就藩了,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回长安,怕他个鸟啊?!”

    众人一听,对啊,怎么差点忘了这茬!

    一个即将出京就藩的亲王,即便皇帝再是宠信,又有何可怕的?

    人群里便有人振臂一挥,大叫道:“老子也是皇室宗亲,皇帝还能为了这事儿砍了咱的脑袋不成?揍他!”

    “对,揍他!”

    “法不责众,皇帝也拿咱们没辙!”

    “大家一起上!”

    这帮家伙被鼓动起来,兴冲冲就围了上来。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李泰吓了一跳,这么多人……还不得被揍成孙子?

    圆滚滚的身躯下意识的往后退,眼睛盯着眼前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低声道:“房二,怎么办?”

    房俊岂会怕这点阵势?

    他轻松道:“殿下跟在微臣身后,保护好自己即可,且看微臣杀敌斩将……”

    话音未落,身后的楼梯处猛地传来一声咆哮:“大胆鼠辈,竟敢行刺魏王殿下,想造反么?”

    紧接着,一条身影自二楼直接跳下来,身在半空,飞起一脚就将最前头的一个皇族子弟踹得倒飞出去。

    房俊看清楚这人,顿时一阵无语。

    就俩程处弼这个夯货也学会给人扣帽子了?

    居然说李孝友是要行刺魏王李泰……

    程处弼刚刚从二楼跳下来,犹如神兵天降威风凛凛,雅室里听到动静的纨绔们便齐齐都跑了出来,一看魏王李泰跟房俊被围殴,这还了得?

    一个个张牙舞爪飞奔而下,二话不说就冲进战圈,废话没有,直接开打!

    醉仙楼大堂里顿时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都是功勋子弟、皇室宗亲,大家没事,可若是谁敢动兵刃,那可就大发了。是以双方虽然混战一处,拳脚齐上又咬又挠,不少人都是血淋淋大花脸,却也没有性命之忧。

    李孝友被程处弼给盯上了,这货虎背熊腰、力大无穷,李孝友哪里是对手?被揍得惨叫连连,想跑也跑不了,身前身后都是人,不由得郁闷得想哭……

    本想找李孝恭的麻烦,谁料想惹了李泰和房俊?

    最离谱的是,特么他们怎地突然冒出这么多人,难不成是事先埋伏好的,就等着收拾自己?

    双方混战,将不少来不及躲避的姑娘也席卷进去,顿时惊声尖叫四起。

    醉仙楼里桌凳与碗碟齐飞,鼻血共肚兜一色,沸反盈天,战况激烈。

    醉仙楼的老鸨在李孝友找茬之时便已经赶来,但是见到房俊和李泰出面之后,便“机智”的躲在一边。有房俊和李泰挡在前面,料想那李孝友也不敢如何。

    可是接下来几句话说不拢,双方便大打出手,醉仙楼的老鸨哭死的心思都有了!这么多人打架,还不得把醉仙楼给拆了?可是这时候双方都红了眼,她也不敢出去劝架,只能眼泪汪汪的安排人去给大老板李孝恭报信,心里把房俊骂了个半死……

    这个棒槌,每一次来醉仙楼都没好事儿,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克星”?

    最倒霉的,其实要数那几位倭国使节。

    本来千里迢迢来到大唐就只是献上国书得到皇帝的大笔赏赐,然后美滋滋的启程回家……这事儿不是干过一回两回了,也不止他们倭国自己干,但凡大唐周边的小国,谁不知道大唐国大民娇,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德高望重的大儒们,最是喜欢听些阿谀奉承歌功颂德的话语,只需吹捧几句,便一个两个的飘飘然,然后振振有词的说什么大唐仁义恩德,对待友邦亲切友爱,鼓动皇帝大笔大笔的赏赐……

    倭国距离大唐虽远,中间隔着万水千山,旅途艰辛,但是与丰厚的汇报相比,所有的艰苦都不值一提!每一次大唐皇帝陛下的赏赐,都抵得上自家那位穷逼天皇一年的收入……

    是以,倭国对于来大唐朝贡之事乐此不疲。

    可今天是哪个鸿胪寺卿硬拉着要给咱在平康坊接风洗尘啊,倭国连天皇都穷的要死,以往的遣唐使哪里有余钱在平康坊这等高雅的风月之地逍遥快活?

    倭国使节收到邀请自然屁颠屁颠的来了,可特么谁知道,花酒被喝上,花姑娘没搂上,却挨了顿打……

    眼前这伙人根本不管什么外宾什么友邦,上来就打,倭国几个使节也恼了。倭国鬼子虽然穷,但常年生活艰苦,很是有着几分野性狠劲,见对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打,咬了咬牙,为首的使节叽里咕噜说了几句,立即开始反击。

    房俊就盯住李孝友,拳脚一起往他身上招呼,打得李孝友哭爹喊娘,冷不丁几个倭国使节从一旁冲了上来,房俊大怒:“找死是吧!”

    伸手薅住一个倭国使节的头发,一个冲天炮就打得这厮满脸桃花开。这使节惨嚎一声,软绵绵的跌倒在地,满脸是血,被打晕了……

    李孝友胆子都快吓破了,这房俊太狠了!

    这时什么脸面也顾不得了,大叫一声,撒腿就跑!其余人一看李孝友都跑了,还打个屁啊?不知是谁一声招呼,撇开眼前的对手,一窝蜂的就跑出醉仙楼。

    纨绔们打得兴起,岂能让他们这般容易逃脱?

    纷纷叫嚣谩骂着追出去。

    房俊见到眼前几个倭国使节也跑了,拎起一张矮几就甩出去,正中一个使节的背心,砸得他惨嚎一声,扑倒在地。房俊长腿迈出,叫道:“都特么给老子站住,就算跑回倭国,老子也得抓住你们!”

    剩余了几个倭国使节哪里听他的,此时不跑,等着挨揍啊?几个使节小短腿捣腾得飞快,居然跑得比李孝友等人还快,一溜烟儿就不见了踪影。

    一方拼命逃跑,一方玩命追赶,整个平康坊瞬间乱成一团,人喊马嘶,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