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皇帝偏心
    神龙殿灯光明亮,殿前的汉白玉凉台上,跪着一溜儿纨绔……

    李二陛下背负双手,方正的面颊阴沉能滴出水来,他恶狠狠的瞪着房俊,恨不得将这小王八蛋掐死。对于房俊惹祸,其实李二陛下早已无感,所谓习惯成自然,大抵如此。若是房俊稳稳当当不惹事,李二陛下反倒觉得奇怪。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天下吃屎,房俊若是安安分分不闯祸了,那还是房俊么?

    真正令李二陛下气愤的是这次居然将魏王李泰给拐带上了!

    所谓知子莫若父,李泰是个什么性格,再也没人比房俊更清楚。若说这个青雀是朵白莲花,身为老爹的李二陛下第一个不信,可若说李泰是个暴力分子打架斗殴,那更不可能。

    就像所有家长在孩子闯了祸的第一想法一样,自己的儿子是个顶好的,之所以如此,全都是坏孩子给带坏了……

    李泰是好孩子,坏孩子自然就是房俊。

    而更让李二陛下担忧的是,若是李泰从此以后学会房俊动不动挥拳头打架的这一套,后果不堪设想!现在还是在长安城内,有自己镇着,李泰还不至于怎么样。可是当去吴越之地就藩之后,山高皇帝远,那一片山水天地就数他最大,再也无人制衡无人管教,若还是这般胡来,岂不是成了祸害百姓的毒瘤?

    李二陛下狠狠的瞪着房俊,这小子太坏了!你自己棒槌,还非得拐带着别人也跟你一样棒槌?

    简直罪不可恕!

    李二陛下阴沉着脸,指着房俊的鼻子骂道:“瞧瞧你干得好事!领着这么一群兔崽子胡作非为,打架斗殴都快拆了整座平康坊,你怎地就那么能耐,明天是不是就要将长安城都翻过来?”

    房俊这个委屈啊,心说我比窦娥还冤……

    凭啥指着我的鼻子骂?好事没我的份,坏事都是我干的是吧?可是这次明明是你家青雀儿先动的手,我是被动的,是被裹挟的啊!

    横着眼睛瞅瞅身边鹌鹑一般的李泰,一张肥脸吓得煞白,再无半点刚刚在平康坊的威风,到了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背锅就背锅吧,出卖“战友”这种事,房俊实在做不出来……

    李泰不能出卖,但是不代表房俊就忍气吞声了。

    他心里清楚,若是不能让李二陛下的印象扭转,今日之事想要善了怕是很难,他可不想再挨上一顿板子……

    房俊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手指着不远处跪在地上的李孝友,梗着脖子说道:“陛下明鉴,非是微臣无缘无故的闯祸,实在是这位鸿胪寺卿太过分!此人面对倭国使节卑躬屈膝、谄媚逢迎,早已将大唐官员的脸面丢尽了!妓女怎么了?妓女再是低贱,那也是我大唐子民,身为大唐官员,不能时时刻刻维护大唐子民,那边是失职!而面对倭国使节奴颜卑膝,故意难为大唐子民让其曲意奉迎、丢弃尊严,简直乱臣贼子、禽兽不如!微臣打他怎么了?若是陛下说一句这种人打不得,那微臣承认错误,甘愿受罚,并且自刎于此地,我以我血荐轩辕!”

    字字泣血,句句铿锵!

    便仿佛古之忠臣义士在遭受冤屈之时,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最悲壮的呐喊!

    轻易的便点燃身边所有人的满腔热血!

    李泰眼珠子都红了,只觉得自己体内似乎有一种力量在磅礴的冲击着,心神激荡之下,心底的那一点点闯祸之后的恐惧早已无影无踪,大声说道:“父皇明鉴!此次大闹平康坊,非是房俊之过,实是儿臣一时冲动,动手打了王叔!但儿臣不认为这是错误,身为大唐皇子,哪怕是血溅五步,亦要维护大唐之尊严,李孝友身为鸿胪寺卿,却对倭国使节卑躬屈膝,实在枉为人臣,愧对李家列祖列宗!儿臣恳请父皇派遣百骑对其展开调查,儿臣怀疑此人里通外国、有叛国之嫌!”

    一边的李孝友不停晃动脑袋让旁人看清楚自己脸上、头上的伤口,并且时不时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打着“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就不说”的心态来展示自己的凄惨,期望能够得到皇帝的同情,对李泰和房俊严加惩处。

    此时听了李泰的话,吓得差点魂儿都飞了,惊慌叫道:“陛下,此乃血口喷人,微臣大大的冤枉啊……”

    李二陛下的两条剑眉已经竖起来了。

    王德前来通禀,只说了长安城内一众纨绔在平康坊大打出手,惊动了金吾卫和萬年縣,整座平康坊鸡飞狗跳乌烟瘴气,却并不知道此事的缘由,李二陛下也没打算问。

    在他想来,既然有房俊在,哪怕鸡毛蒜皮一点小事,这厮也能弄出天大的动静来,都是纨绔少爷,平素争风吃醋谁也不服谁,两句话不来大打出手也没什么稀奇……

    可是现在听闻李泰所言,李二陛下气得头发跟都竖起来了!

    娘咧!

    老子统率大军南征北讨,血染沙场争霸天下,都是为了啥?

    还不是为了让大唐的百姓官员都能挺起脊梁骨,再也不惧怕任何一个敌人!

    现在倒好,身为李唐皇族的宗室、鸿胪寺的官员,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办出这样的事情,简直不可忍受!

    李二陛下一双虎目杀气充盈,死死盯着李孝友,一字字说道:“魏王所言,可是事实?”

    李孝友吓得肝胆欲裂,大叫着分辨道:“魏王殿下所言确实,但是这不是微臣的本心啊!微臣只是想要……唔!”他想说自己只是寻个由头想要找李孝恭的麻烦而已,可李二陛下霹雳火爆的脾气,哪里容得他罗里吧嗦?直接飞起一脚,将李孝友踢了个倒仰,一口气憋在胸腔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二陛下虎目含威,环视一周,朗声问道:“魏王殿下所言,可是确有其事?”

    一众纨绔被李二陛下的龙威吓得战战兢兢,大脑都停止转动了,哪里敢说半句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李二陛下愈发怒气冲冠,大喝一声:“来人!将李孝友亲王之爵削去,贬为平民,送去宗正寺重责五十大板,圈禁一年!”

    “诺!”早有虎背熊腰的侍卫跑过来,架起浑身筛糠一般的李孝友。

    李孝友奋力挣扎,大呼道:“陛下赎罪,微臣并不是……”

    李二陛下怒目圆瞪,大吼道:“闭嘴!李唐皇族的脸面都给你丢光了,还敢狡辩?再多说一个字,朕就砍了你的脑袋!”

    李孝友瘪瘪嘴,委屈得差点掉下眼泪……

    陛下,我那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啊!

    李孝友后悔得想撞墙,自己怎地就吃了猪油蒙了心,想出这么一个傻逼的理由去找李孝恭的麻烦呢?

    可惜事已至此,就算他自己也辩解不清了,“崇洋媚外、丧权辱国”的帽子算是戴结实了……打架而已,却背上这么一个名声,至于么?!

    李孝友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皇帝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连亲兄弟都说宰就宰了,何况他一个堂兄弟?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去试试李二陛下的刀子利不利!

    只能闭着嘴被侍卫粗暴的拖走……

    李孝友被拖走,余者噤若寒蝉,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众人都知道李孝友的本意只是想要找李孝恭的麻烦,说的那些话只是随口说说,但是没人出头为李孝友鸣不平,唯恐惹起皇帝的注意,步上李孝友的后尘。

    亲王爵位,说没就没了,这不得哭死?

    李二陛下目光闪烁,又盯在房俊身上。

    房俊吓了一跳,咽了口唾沫,挤出一张笑脸:“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