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倒霉的使节
    房俊被李二陛下闪烁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

    眼前的这位皇帝陛下不是个糊涂蛋,这次打架的事情想必看得很清楚,里里外外其实并没有自己多大事儿。但是他更知道,李二陛下是个明白人不假,但这人不讲道理一贯是出了名的……

    难道又要挨一顿鞭子?

    房俊心里紧张,觉得屁股一阵阵发麻……默默将李孝恭诅咒一遍,这可全是因他而起,若非自己仗义替他出头,怎么会又招惹了李二陛下?得好好琢磨琢磨,要如何狠狠的敲李孝恭一笔才是。

    李二陛下盯着房俊看了几眼,哼了一声,说道:“这次办得不错,虽然平素不学无术、惹是生非,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能稳住神、站住脚,当得起吾大唐男儿之称谓!”

    李二陛下生平最是厌烦那种在自家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却在外族面前卑躬屈膝之徒,当年突厥颉利可汗二十万雄兵突入关中,列阵于渭水北岸,旌旗飘飘数十里。京城兵力空虚,兵不过数万,长安为之戒严,人心惶惶。

    面对绝境,李二陛下亲率六骑上阵,隔着渭水与颉利可汗对话,怒斥起背信弃义。然而当时主动权在突厥之手,李二陛下只能忍气吞声与颉利可汗斩白马相约“渭水之盟”,避免了唐朝在不利条件下的作战,为自己稳定局势。为发展经济、积蓄力量赢得了时间,是唐朝与突厥强弱变化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渭水之盟”的结果是李二陛下搬空了大唐的府库,赔付了大量金银财货,这才令突厥退兵。

    然而古往今来,却没有一部史书将“渭水之盟”视为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可李二陛下却将此事视为奇耻大辱!

    虽然李唐起家之初与突厥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割断的联系,但是李二陛下却从未对异域外族弯下过腰杆!

    李孝友的一番言论,算是碰触到了李二陛下的底线,仅仅是削爵罢官,已经是便宜了……

    而房俊的表现,李二陛下确实很满意。

    在西征之时,率领一群新兵蛋子就敢跟天下最精锐的突厥狼骑硬碰硬,这份胆魄豪气,在李二陛下看来比之写出一万篇传颂千古的诗词都要来得欣慰。

    大唐男儿,就是要这般铁骨铮铮,敢对天下叫嚣!

    至于倭国?

    那是什么玩意……

    “倭国的使节呢?”李二陛下面露不悦,虽然此事跟几个倭国的使节没多大关系,这几位也就是适逢其会而已,心里却已然不爽。

    小小的倭国,兔子窝大小的地方,也能让大唐的皇室宗亲曲意奉迎、卑躬屈膝?

    李二陛下觉得很没面子,收拾了李孝友,他打算再好好的申饬这几个倭国的使节一番。让他们知道在大唐皇帝的眼里,倭国连个屁都不算!突厥强不强盛?几十万铁骑纵横漠北戈壁,还不是被大唐打得屁滚尿流远遁千里,倭国算是哪根葱!

    不仅仅是要申饬这几个使节,更要他们将话带回倭国去,告诉他们那个狗屁天皇,在大唐面前要老老实实的伏低做小,若是胆敢有一丝不臣之心,分分钟要他好看!

    话说,兔子窝里冒出个傻狍子,也敢自称“天皇”?

    简直岂有此理!

    虽然这帮兔崽子只是背地里喊两声,从不敢大正旗鼓的喊出来以免热闹了汉人爸爸,但是同样令李二陛下有些腻歪!

    房俊被问了一愣,这才想起来那几个家伙没有被金吾卫和萬年縣捉拿,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便看向身边的李泰。

    李泰也不知道啊,他当时正一头热血的拎着叉竿揍人,哪里去注意几个倭国使节?便又看向身边的程处弼。

    程处弼那是比房俊还要棒槌的存在,遇上打架的事儿,浑身热血都沸腾了,逮着人就往狠里揍,其余啥事儿也不管了,只好又看向身边的人……

    就这样大伙儿一个看一个,面面相觑,居然没人留意那几个倭国使节藏到哪里去了……

    月色昏暗,星光寂寥。

    平康坊一处商铺后院墙下方的狗洞里,几个黑影挤在一处,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巡街的武侯、金吾卫都撤了,整个平康坊恢复寂静,这才狠狠嘘出一口气……

    “犬上阁下,这次我们可闯了大祸!”

    这是倭国语,话语里满满的全是懊悔和担忧,唉声叹气的。

    “八嘎!我们只是倒霉被牵连而已,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倭国遣唐使的使节团负责人犬上日愤愤的骂了一句,很是不爽。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明明是大唐的官员拉着才去喝花酒的啊,谁知道居然遇到这样的事情?

    另一个使节闷声闷气的问道:“我们为何要逃跑呢?本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情啊,现在好像逃犯……哎呀!犬上君,为何打我?”

    犬上日怒斥道:“你是傻的吗?大唐的官员什么时候跟我们倭国人讲过理吗?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尤其还有那个魏王李泰牵扯其中,万一混战之中魏王李泰被打了,那可怎么办?要知道那可是大唐皇帝最喜欢的儿子,谁也负不起那个责任!那些混蛋一定会把黑锅丢在咱们头上,咱们拿什么去承受大唐皇帝陛下的怒火?”

    被打的使节恍然大悟:“索得斯嘎!还是犬上君聪明啊,带领我们避免了一场天降横祸啊!”

    犬上日却没有丝毫欣喜,摇头叹气道:“大唐有句话,叫做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我们现在是躲过了,可是这长安城铁通一样,我们怎么出去呢?”

    几个人都沉默下来。

    坊门紧闭,城门紧锁,他们几个就像是罐子里的蟋蟀一般,能躲到几时呢?

    狗洞里地方狭小,几个使节虽然身材瘦小,却也拥挤不堪。见到街上已经没有一点声息,便钻出来,靠着围墙做了一溜儿,唉声叹气,一筹莫展。

    犬上日很是悲观,长叹道:“当年我的祖父作为遣唐使第一次来到中土,那时候的皇帝还是隋炀帝。圣德太子殿下以为倭国已经足够强大,完全不必仰仗于中土之鼻息,所以大言不惭的在国书当中写了一句日出处天子致日没处天子,结果惹恼了那位暴虐成性的隋炀帝,我的祖父被打得遍体鳞伤,幸好隋炀帝想要我祖父带领隋朝的使节去倭国,这才留了一条命。隋朝的使节来到奈良城之后,将用明天皇好生折辱训斥,天皇陛下居然连一句辩驳的话语都不敢说……虽然现在倭国已经不是三十年前的倭国,但是现在的这位皇帝连自己的父亲和兄长都敢杀,想要杀我们还不是跟捏死几只蚂蚁一般?至于什么可能导致两国交恶,大唐皇帝根本就不会在乎吧……”

    一番话,整个使节团的成员全都陷入惊恐的情绪,一股哀伤的气氛在头顶凝聚。

    “可是……我们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犬上日猛地从悲伤恐惧之中醒悟过来,一拍大腿,叫道:“我们不能这样!明日一早,坊门就会打开,城门也会开启,只要我们能混出城去,就有很大可能活着回到倭国,回到奈良!”

    “但是现在,我们应该弄几套大唐的衣服,毕竟我们这身衣服实在是太显眼了,不可能骗过守城门的兵卒。”闷声闷气的使节提议。

    犬上日看到了生还的希望,赞道:“呦西!这个建议非常不错!”

    “但是,我们要打哪里去弄大唐的衣服呢?我们的行李可都在鸿胪寺的宾馆里。”

    “而且,我们还没有得到大唐皇帝的赏赐呢,没有完成这次任务,回到奈良之后,丰浦大臣苏我虾夷会杀掉我们的!”

    舒明天皇是个仁慈的长者,至少在臣子们的心目中是这样看待的,但是权倾朝野的丰浦大臣苏我虾夷,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犬上日得意洋洋道:“这有何难?就说唐朝发动了政变,根本没人搭理我们不就得了?”

    “嗦嘎,如此甚好!”

    “但是我们去哪里弄衣服呢?”

    犬上日回头看着高大的院墙,眼眸里闪烁着邪恶阴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