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凶案
    陆正夫敢发誓,萧瑀索要的这些陆家店铺,若是能有一间房一块瓦流落到赵国公长孙无忌手里,他愿意死无葬身之地!不过是萧瑀自己贪得无厌罢了,眼前这几十万贯的财富并不能令他满足,还要陆家赖以为生的根本……

    但是陆正夫没有别的选择。

    有一点可以肯定,萧瑀收了他的钱,一定会为他办事,即便这代价实在是太过惨重,令陆氏上下几乎不可承受……

    可若是换了旁人,帮不帮且不说,即便是收了这些钱,也有很大可能暗中吞下去,收钱不办事。即便如此,以陆家现在即将家破人亡的境地,又能如何呢?

    所以,陆正夫现在被萧瑀敲骨吸髓,依然要感激涕零。

    “多谢宋国公大恩,陆氏上下虽粉身碎骨亦无以为报,老朽这就命人给家中捎信,将所有房契都送来京师,还请宋国公从中周旋,保我陆氏满门。”

    萧瑀一手捋着长髯,一手拍了拍陆正夫彻底垮下去的肩膀,宽慰道:“非是某不通人情,某与你讲交情,可是这满朝文武,没有好处谁会去为了你觐见陛下呢?”

    陆正夫唯唯诺诺,心中却咽下一口血!

    吾陆氏几百年辉煌,即便现在遭遇绝境,亦终有崛起之一日!到那个时候,谁还敢将陆氏如此逼迫?眼下陆氏虽然山穷水尽,只能任凭掠夺,但是陆氏的东西,也不是谁想拿就能拿得走……

    有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在这个以宗族为法祖的年代,但凡个人的利益与宗族的利益相矛盾,必然前者要让位于后者,或者说“身在宗族,人不由己”……

    萧瑀不可能顾念与陆正夫往昔的恩情便直接插手进陆孝愚的案件,他是萧氏的家主,他代表的不只是他自己。当他插手进去,便意味着整个萧氏都卷入其中,没有相应的利益,没法跟整个宗族交代,即便萧瑀是家主,亦是如此。

    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同样,陆正夫并不会因为萧瑀出手而心存感激,毕竟陆氏为此付出了几乎不可承受之代价。破财为家族免除灾祸,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有朝一日情况翻转过来,是萧瑀来求他,那么他的做法会和萧瑀别无二致。

    还是那一句话,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只是另陆正夫万万想不到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老祖宗在无数的岁月中凝练的生活经验,有着洞悉天机一般的智慧。

    “六福楼”是陆家在京城唯一的产业,却也是京城最大的客栈和第一等的酒楼。这是陆孝愚进京为官之后,陆家为了陆孝愚结交朝中官员而创办的产业,由陆孝愚的弟弟陆孝节负责经营。

    在陆正夫被萧瑀敲骨吸髓几乎断绝陆家根基的这天晚上,“六福楼”所在的平康坊发生了一场令人瞠目结舌的骚乱。鸿胪寺的官员、倭国使节、魏王李泰、皇室宗亲、勋贵子弟、纨绔混子……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大打出手,几乎拆了半个平康坊。

    然后在翌日上午,“六福楼”的掌柜前往萬年縣报案,东家陆孝节夫妇二人被杀害于后院卧室之中……

    被萧瑀挽留夜宿于宋国公府的陆正夫,闻听消息急匆匆赶到“六福楼”后院,见到现场的惨状,顿时昏厥过去,惹得“六福楼”中又是一阵鬼哭神嚎、人荒马乱。

    天下承平已久,长安城虽然不敢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但如同这等凶杀案件,也绝对罕见。萬年縣县令自然不敢怠慢,召集衙门里的差役会同刑部的查案高手,即刻对现场进行勘察。

    勘察进行得很顺利,这并不是一件谋划精深的案件……

    在后院墙的狗洞里发现了痕迹,凶手应是从此进入后院,由此可见,凶手的体型必然消瘦矮小,否则很难从狗洞进出。按照后院以及现场留下的脚印,凶手应该是四人,他们从狗洞钻进后院,然后大摇大摆的径自进入陆孝节夫妇坐在的正房,没有用兵刃,而是直接用手将夫妻两个掐死,死者的脖子上留有淤痕,手段极其残忍。

    更残忍的是,陆孝节的妻子明显在死亡之前遭受侵犯,大抵是拼命抵抗的缘故,浑身被殴打得遍布伤痕,浑身不着寸缕,下身一片狼藉,死状可怖。

    房间里被翻找得凌乱不堪,据陆孝节夫妇的丫鬟检查,丢失了不少衣物以及金银珠宝。

    至于追查凶手更容易。

    在后院的一处水潭里捞出几件式样古怪的衣服,然后再查查当时都什么人在平康坊,然后什么人悄然离开了京城……便将凶手锁定为几名倭国使节,这几人定然是在作案之后,更换了衣服然后混出平康坊。

    萬年縣的衙役连同刑部的捕快几乎将整座长安城都翻转过来,却没有一丝一毫倭国使节的行踪。

    倭国使节在平康坊之乱后边销声匿迹,起先并没人注意这几个打酱油一般的角色,哪怕是死了,大唐君臣百姓又有谁会在乎呢?

    但是现在这起凶杀案的出现,令整个长安城都沸腾了!

    什么时候倭国鬼子可以在大唐如此肆无忌惮的施暴了?更何况还是在长安城,大唐帝国的国都!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在大唐君臣百姓脸上扇巴掌,啪啪的响,火辣辣的疼!

    民间群情激愤,百姓自发在刑部衙门前聚集,要求刑部侦缉凶手捉拿归案!

    刑部自然不看怠慢,一边将案情汇总,呈报于政事堂,一边发下海捕文书,命长安至莱州沿途各州府县严加盘查可疑人等,务必要将凶手缉拿归案,绳之以法。

    李二陛下在得知此案之后,雷霆震怒!

    他命人将房俊拎到太极宫,一顿愤怒咆哮,口水喷了房俊一脸!

    “给朕记着,一旦水师成军,待朕踏平高句丽之后,即刻扬帆出海,直抵东瀛!若是不出了这口恶气,朕枉为人君!”

    其实就连李二陛下也知道,在通信不畅、交通阻塞的当下,一旦凶手出了长安城,除非是愚蠢到自投漏网,否则基本没可能将这几个使节抓住。天下那么大,荒无人烟的地域甚是宽广,只要在哪里躲上个一两个月,基本就没什么事儿了。朝廷的捕快不可能成天盯着这几个人,还有好多的事情好处理……

    房俊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肯定的说道:“陛下放心,大唐与倭国,必有一战!其实不须等到踏平高句丽之时,只要陛下出兵高句丽,倭人必然不甘寂寞,定会出兵浑水摸鱼,届时,微臣定要让倭人吃不了兜着走!”

    话说的敞亮,其实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失望的。

    以李二陛下如此霸道的性格,尚且未将倭国的一亩三分地放在眼里,天真的一位倭国只是穷山恶水的一群刁民,毋须太过理会……

    其实在历史上,也只有忽必烈发动大军攻伐东瀛,却因天灾骤降不得的抱憾终止。其余的帝王,无论是霸气四溢的秦皇汉武,亦或是锐意进取的唐宗宋祖,甚至是威服四海的大明王朝,都从未动过征服东瀛的心思。

    自然条件是一方面,但是更多的则是因为汉人不擅侵略、安于一方的天性。若当真想要征服东瀛,历史上这么多统一强盛的朝代,这么多英明神武的帝王,怎么可能荡平不了区区岛国?

    要知道一直到现在为止,那个岛上的所谓的贵族却连个姓氏都没有……

    东瀛一直都在房俊的谋划之中,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现在的东瀛不堪一击,事实上几乎在东瀛的历史上全部都是屈服于汉人王朝。但是房俊知道,这个穷凶极恶的民族一旦爆发出力量,是一种怎样充满毁灭的疯狂……

    他要将这个民族死死的摁在那片岛屿的岩石缝隙里,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让碎裂的大地和喷涌的岩浆、狂暴的海浪为他们奏鸣毁灭的哀乐,生生世世禁锢在地狱的绝望里……

    但是,要如何说动李二陛下对他看不上眼的东瀛动武呢?

    房俊心念电转,思索着可以打动李二陛下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