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五章 金融
    中原的帝王看不上东瀛岛国,是有缘由的。

    不仅地小民寡、孤悬于海外不利于管理,且土地狭小山地极多,自然灾害频繁,这对于执掌中土万里河山的帝王们来说,实在是有些寡淡无味……

    最重要的一点,以农耕立国的中原政权,在儒家文化的熏陶下极其保守,如同倭国这般“化外之地”,是被摒弃轻视的,又怎么会派遣大军不远万里前去征伐?

    自古以降,儒家文化主导之下的中原政权都信奉“自扫门前雪”的封闭政策,自己家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土地都管理不过来呢,哪里有兴趣去觊觎别人家的土地?

    而当这种政策发展到了极致,便是“闭关锁国”的极端主义,将自己封闭起来脱离于整个世界之外……

    其实,无论明朝还是清朝,起初的“闭关锁国”都是由当时的社会环境造成的,某种程度上这是当时对国家有益的政策。但是当时过境迁,“孝子贤孙”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抱着“祖法不可违”的观点叫嚣着拒绝改革,不能因地制宜的予以变化,便成了导致国家封闭落后的罪魁祸首。

    人家老王说“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才是至理名言!

    扯远了……

    有唐一朝,国大民娇,即便到了安史之乱后最落魄的时候,亦是周边小国竞相景仰的对象,自然谈不到什么“闭关锁国”。但是帝王的思想却毫无二致,严重缺乏进取心。

    即便是李二陛下这样的雄主,亦只是在保护西域商路之余,心心念念完成隋炀帝未曾完成的征服高句丽的伟业,对于那些悬于海外的广袤土地,连看一眼都没心情……

    房俊心念电转。

    他以前并未考虑过这个问题,是疏忽了,亦是一种无奈。

    儒家文化的熏陶早已根深蒂固,贸贸然让皇帝满天下的去跑马圈地,满朝大儒就能一人一口唾沫将他喷死……

    什么“国虽大,好战必亡”,“君子以除戎器”之类的说法,足以将房俊打击得体无完肤。

    但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位李二陛下可是与以往的帝王都不太一样……

    这不是说李二陛下就比秦皇汉武更英明神武,而是李二陛下对于成为“千古一帝”的执念更坚决、更入魔!李二陛下的皇位来路不正,他要依靠古今未有之功业来向后人展示,我李二才是最能当好皇帝的那个!

    这相当于一个庞大到极点的“洗白”过程,历史证明,李二陛下做得确实不错,虽然至始至终他也没能踏平高句丽。人们都知道他杀兄弑弟,甚至将兄弟的老婆纳入後宮,这样的一个人道德品质已经渣到极点,本该是人神共弃遗臭万年,但是后人谈论起李二陛下,对于他上位的过程只是当做一种谈资,更多的是肯定他作为皇帝的功绩。

    不得不说,李二陛下是得到历史钟爱的……

    但是在房俊看来,这远远未够。

    心中打定主意,想要说服李二陛下,就只有以利诱之。

    既有开疆拓土之利,亦有真金白银之利……

    “微臣时常与天下各地的商贾接触,闻听各地稀奇之事物,曾听有人说,倭国盛产金银,山上的银脉只浅浅的埋在土表之下,稍加挖掘,便是一处丰盛的银矿,而金矿更是遍地皆有。据说倭国有一处叫做石见的地方,遍地银矿,整座山开采出来都是白银……”

    至于“石见银山”是到了日本战国末期才开始开采,房俊才不管,他只要蛊惑李二陛下就是了,反正就算到时候派人前去挖掘,也能挖掘出银子来……

    李二陛下却皱起眉毛,有些心动,又有些迷惑:“白银并不作为财富而流通,取之何用?”

    房俊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居然忘记了此时的大唐,白银并不是流通货币……

    白银的价值是得到世人承认的,但是主要作为一种馈赠和收藏的贵重金属,与充当货币价值的黄金和铜不同。白银,在历史上曾经与黄金一样,作为世界很多国家的法定货币,具有金融储备职能,也曾为国际间支付的重要手段.华夏对白银的认识和利用有着悠久的历史,白银很早就被制作成工艺品和货币.只不过将白银用作货币大量使用,是在唐宋以后的事……

    到了元代,银本位制得到进一步强化,政府把白银作为一种重要货币,银锭元宝”出现.到了明清,银本位制不断巩固加强,银币在明朝成为正式货币,元宝、碎银和银元成为清朝法定货币。

    房俊说道:“国家愈来愈富庶,民间商品的流通愈来愈频繁,亦愈来愈大宗,往往一次贸易便需要耗费几万贯甚至十几万贯铜钱,太过麻烦。而黄金虽然价格昂贵,能够弥补铜钱低贱的缺点,但产量稀少,无法成为正是流通的货币。金贵铜贱,若是能在两者之间设置白银作为法定货币,岂非正合适?”

    历史上,白银正式成为法定货币是在明朝嘉靖八年1529年。也就是说,令狐冲使用银子买酒喝,那是可能的,乔峰、郭靖、杨过、张无忌等大侠动辄掏出白花花的银子,则绝无可能……

    自己难道是要提前确认银本位制度么?

    房俊对此不以为然。

    所谓的银本位制度落后,只不过是清朝末期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欧洲强国都是金本位制度,天然的形成对立矛盾。一个国家的命运,不在于什么金融制度,而在于是否先进、是否强大,落后就要挨打,管你金本位还是银本位?

    现在,大唐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存在,它确立了什么样的金融制度,世界上所有想跟大唐贸易的国家,就必须跟着确立什么样的制度,“开元通宝”就能汇通天下。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霸权!

    不战而屈人之兵,让全世界的财富都仰仗着大唐的鼻息,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成就感?

    这可是掠夺世界财富啊……

    李二陛下对于金融并不精通,事实上这个年代的人们就没有对金融有研究的。大家只是知道当疯狂发行货币获得暴利的同时,会导致物价飞涨,农民辛辛苦苦种植粮食最后却发现非但自己吃不饱了,甚至连交税都不够……

    李二陛下略作沉吟,不愿轻易下达自己的意见。君无戏言,每一句话都得谨慎斟酌,说出去的话就是一颗钉子无可更改,这才那最大程度的体现君王的威严。

    他想要说这事儿先稳一稳,让朕好生琢磨一番再说……

    可是看到房俊闪亮的眼眸,略带期盼的神情,就又把到了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开玩笑,那不就相当于承认朕没弄明白这个黄金白银铜钱之间的关系么?

    在这小王八蛋面前自认不如,李二陛下当然不乐意!

    想了想,李二陛下推脱道:“此事事关重大,非是朕可以乾纲独断,还是让政事堂各位宰辅共同商议一下,若无异议,再行拟定策略为好。这样,你回去写一份详细的奏章,将白银作为法定货币的优劣之处写出来,先送来这里给朕看看,确认无误,再交由政事堂商议。”

    房俊嘴角一翘,心中鄙视……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明明根本就不懂,想要在咱这里寻求知识普及,却还要冠冕堂皇的找借口,这位皇帝陛下是相当的无耻啊……

    李二陛下只是一看房俊的表情,便知道这货将自己给鄙视了,便有些恼羞成怒,眼神不善的盯着房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