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醉酒
    皇帝有些恼羞成怒……

    朕虽然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可也不能什么事都明白、什么东西都了解吧?别说是朕这个凡人,就是至圣先师孔夫子也不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啊!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老子也是一直在学习好不好?

    李二陛下面有愠色,瞪着房俊,开启吹风机模式:“无知小儿,你那是什么眼神?瞧不起朕吗?当真是混蛋啊!尔可知道,若非尔与高阳有婚约在,朕老早就想将你远远的打法到西域去与胡虏为伴,在黄山戈壁当中自生自灭!还有,成亲之日马上就要来到,尔却无所事事东游西逛,难道就不知事情轻重?若是成婚当日出现任何差错,莫怪朕心狠手辣!怎地,还不快滚,难道还想混一顿午饭不成?”

    皇帝一通咆哮,就连大殿之外的内侍都听得清清楚楚,个个心里对房俊惊为天人,叹服不已。

    放眼大唐,能人异士层出不穷,匪夷所思的手段应有尽有,可是这位房二郎却有一份独步天下的本事——几乎每一次都能将皇帝撩拨得怒气勃发,然后屁事儿没有……

    不服不行!

    大殿里的房俊却是一脸委屈……

    什么叫东游西逛?

    是您将派人将我拎到这太极宫来的,否则咱在家搂着武美眉睡个懒觉岂不是更快活,谁耐烦看你这张老脸?

    还有,凭什么成婚当日出了差错就唯我是问?

    咱可是跟公主成亲,是你们皇家“下嫁”,整个流程都是你家里说了算,哪里有咱说话的份儿?既然是你家说了算,凭啥出了差错就唯我是问?

    太不讲理了!

    房俊愤愤然离去,却不敢跟李二陛下争辩。

    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面前这个皇帝从来都不是讲道理的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从古至今,讲道理的皇帝从来就当不成好皇帝,而好皇帝从来就没有讲道理的……

    房府的建造加班加点,工部的工匠们却毫无怨言。

    每天午、晚,房府提供两餐,顿顿大鱼大肉菜肴丰盛,绝不会因为他们只是一群泥瓦匠和木匠而轻视,这在以往是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

    对于房二郎的评价自然水涨船高,谁要是在这群工匠面前说房二郎的坏话,绝对能被喷一脸口水!

    少府监的能工巧匠都被皇帝派来,将整个房府布置得美轮美奂。

    房玄龄夫妇自骊山农庄监管着农户春耕完毕,才返回房府,距离大婚之日只剩下五天。

    房俊本来想去看管春耕的,毕竟今年有新鲜物种棉花的种植,绝对不能马虎。但是距离大婚尚有半月的时候,来自各地的亲朋故旧便络绎不绝的登门,为了不至于失礼,房俊只能将棉花的种植要领一一写在纸上,交代农庄的管事卢成一定要尽心侍弄。

    房家虽然非是高门大户,但山東一地亦有不少本家,这次房俊成婚,对象又是公主,老家那边自然有不少人要来凑个热闹,在房玄龄父子面前露个脸,以后好有个照应……

    房夫人出身范阳卢氏,乃是嫡出的姑奶奶,卢家自然缺不了贺礼,亦缺不了人。

    前来恭贺新婚之人当中,最多的还要数各地的商贾。

    且不说房家湾码头现在已经执掌关中商业之牛耳,整个关中的商业都要紧随房家湾码头马首是瞻,全国各地的商贾只要是想来关中做生意,房俊都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而那个名声在外却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东大唐商号”,更是让所有的商贾们趋之若鹜。

    加入其中自然是没人敢奢望,大家都知道这个商号已经被皇族和各大家族垄断,闲杂人等怎么可能插足其中?但是不加入也没关系,既然是商号,那总得做生意吧?

    只要能跟“东大唐商号”扯上那么一点联系,就会立即身价倍增,这是所有商贾的共识。

    如此,怎能不趁着房俊大婚这个天赐良机,前来送一份贺礼,示好一番?

    只可惜这年头商贾的地位实在太低,大婚之日一些行程都由皇家来运行,寻常商贾连边儿都挨不上,只能提前来送上贺礼,喝一顿喜酒。

    以往显得得非常宽敞的房府,现在都有点拥挤的感觉了。宴会厅太小,就在跨院里搭起了了临时的木顶棚子用来安置宴席。客房太少,演武场里扎起了许多的行军帐篷。每天进出房府运送粮草酒肉的车子络绎不绝,后门太小不便出入,连着门槛直接都被拆除了。

    离成婚之日还有三天,房府里面就已经热闹得不行了。保守估计,现在每天在薛府里进出的人不下一百人!

    房俊尚未来得及体会单身生活即将告终的茫然,被这股强热的热闹与喜庆气息所包围了。

    却显得更加迷茫……

    前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而已,就算脑洞再大的童话作家也不敢猜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庞大帝国的驸马,娶了一位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吧?

    梦耶?

    幻耶?

    如梦似幻,一切譬如朝露,仿佛都是梦幻泡影,一觉醒来,再次归零……

    当李思文告假返回长安为房俊贺喜,同程处弼、屈突诠、长孙涣等一干好友联袂登门,房俊喝醉了,大醉,醉得稀里糊涂。

    这是自诩“海量”的房俊自来到大唐之后醉的最厉害的一次,绝无仅有。这使得一向孜孜不倦的将灌醉房俊为己任的李思文格外满足,并且表示直到房俊成亲之日,自己都不走了……

    房俊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下的席又如何回了房、上了床。

    恍惚间好像还和某个美女颠龙倒凤了一场,看着像是武美眉,细致处却又有所不同,这使得房俊兴致大增,弄得对方都在哀声求饶了仍然像个野兽一样的疯狂驰骋,完全停不下来。

    至于对方到底是谁,完全不清楚……

    这个时候的房俊,仿佛已经完全放逐了灵魂,遗忘了自己,连这具身躯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恍惚间,就如同灵魂出窍一样,房俊走进了一片无尽的苍茫之中,眼前是一片斑驳的光影,宛如北极的极夜之光,光怪陆离甚是诡异,神异奇幻如同到星空之中。

    脚下明明是一片虚空,可是踩上去却像是坚实的土地。

    他就这样一步步的前行,没有目标,没有出路,但是脚下一刻也没有停止的前行,仿佛奔着某个目标而去。

    然后,在一片云雾之后,一副他毕生也不会以往的场景令他脑际轰然震响。

    一片一片的高楼大厦宛如一片钢铁水泥构筑的森林,汽车在街上跑,飞机在天上飞,穿着时髦的白领在马路上行色匆匆,头发花白的老者在花园里悠闲惬意……

    自己这是又穿越回去了吗?

    房俊心头茫然。

    是欣喜?

    是失落?

    到底哪一个时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房俊觉得脑袋似乎要炸裂一般,狠狠的敲着自己的脑袋,也找不出答案。

    直到一声温柔的呼唤在耳畔响起……

    “二郎,二郎,你怎么了?是不是头不舒服?”

    声音娇柔婉转,紧接着,一直柔软的小手便停留在太阳穴附近,用力的按下去。

    一阵舒爽的轻松,房俊豁然睁眼。

    入目,是一片晶莹似雪,山丘起伏,软玉温香……

    “媚娘,给我那点温水,好喝……”房俊压着嗓子低吟着咧开嘴巴。

    身边的女人明显一僵,接着才探出欺霜赛雪的手臂,将床头一个茶壶取来。

    房俊坐起上身,顺手接过茶壶,对准壶嘴,一通牛饮。

    茶水微温,最是解渴。

    将一壶茶水饮尽,喉咙中的干渴终于缓解,房俊舒服得打个饱嗝,扭头将茶壶放回床头。

    正好和女人的视线相交。

    四目相对,房俊直接就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