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七章 炮兵之友
    美人如玉,肌肤胜雪。

    肌肤相贴,呼吸可闻,一缕缕淡香萦绕,房俊摸了摸鼻子,吞了口口水,傻了眼……

    这什么情况?

    武顺娘怎地跑到自己的床上!

    房俊悄悄伸手探进被子底下摸了摸自己的小兄弟,黏糊糊软塌塌,一副辛苦操劳精疲力尽的样子蔫头耷脑的……

    房俊不知说什么好。

    看起来刚刚自己的梦境并不是虚幻,只不过自己是怎么将武顺娘给弄到床上就地正法的呢?醉酒之后的记忆有些模糊,像是断片儿的电影胶片一样,记不真切。又或者根本不是自己主动,而是这久旷的娘儿们趁机将自己给逆推了?

    摇了摇脑袋,无论哪种原因,既定事实是不可更改的,那就是——房俊把自己的妻姐给睡了……

    当然,这事儿放在大唐并不算稀罕,更牵扯不上道德问题。

    武顺娘是寡妇,寡妇想男人这绝对是可以容忍的,唐朝人崇尚自然,推崇人性,绝对不存在什么“存天理,灭人欲”的扯蛋细想,前提是只要不破坏别人家庭。

    这方面当然更没问题。

    武媚娘那丫头就不止一次的暗示过房俊,可以对她姐姐怎么样怎么样……

    只不过从小到大的教育使得房俊在这方面有些有利于大唐风俗之外,总觉得将妻姐给推倒着实有些下流龌蹉。

    房俊心情忐忑的悄悄打量,想看看武顺娘是个什么反应……

    美人只是玉面粉红,神情纠结,似乎心底也挣扎不休。

    房俊稍稍缓口气,没有歇斯底里要死要活就好。

    “那个……刚刚喝多了,多有得罪。”房俊讷讷说道,很是扭捏,毕竟这种情况着实让一个现代人极为不堪。这种事情大多只是在男人们的心里想想,敢于实际操作的有几个?

    武顺娘闻言,娇躯轻轻一颤。咬了咬红唇,俏脸落寞的垂下头,先开身上的薄被,露出无限美好的娇躯,翻身就要下床。只是动作稍稍有些大,似乎牵扯到了某处,发出“哎呦”一声娇呼,双腿绵软,浑身酸痛。

    武顺娘久旷之身,男人却是龙精虎猛,健硕的身子凶器巨大,刚刚这一番征伐又是醉酒癫狂奋勇直前酣战淋漓,娇嫩的玉体勉励支撑已是不易,难免受到损伤……

    房俊不明就里,担忧问道:“怎么了,身子不舒服?”

    武顺娘咬着嘴唇不说话,柳眉因为疼痛而微微蹙起,含嗔似怨的横了房俊一眼。

    有一种风韵致致的魅惑……

    房俊舔了舔嘴唇,发现将武顺娘“办了”之后,这娘儿们并未有明显的愤怒,似乎还有些……顺水推舟?

    乌黑的秀发散落,掩盖住雪玉也似的香肩,有几缕垂下遮挡住雪丘山峦,黑白相间,嫩红两点,别添诱惑。

    房俊只觉得一股躁热在丹田升起,探出手去,一把揽住纤细柔软的腰肢,闻言道:“姐姐可是劳累了?不妨先歇一歇……”手上却微微用力,感受着那份紧致滑腻。

    武顺娘俏脸嫣红,很是难为情。

    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守寡多年,想要一亲芳泽的大有人在,她却一直坚守底线,不曾有一丝一毫堕落的心思。可惜今日前来房府帮助妹妹照料客人,却被酒醉的房俊给占有……

    只不过,她是半推半就而已。

    一直以来,她都对这个妹夫深有好感,尤其是上次在农庄做客,被房俊摸进被窝里,那一只手在自己的要害里鼓捣得自己魂儿都差点飞了……

    每每午夜梦回孤枕难眠之时,都不免回想起那羞耻难言却又身心悸动的动人滋味。

    她是个成熟的女人,也有正常的需求,只是一向谨小慎微的性格令她不敢放开自己。当这股心防被房俊接着酒劲掀开,便如同决堤的江水一般一泻千里。

    刚刚她可没有半点勉强,只是一味的迎合,感受那海潮一般汹涌澎湃的快感……

    男人有些粗糙的大手紧握着自己的腰肢,武顺娘娇躯瞬间绷紧。等到男人强壮的身体稍稍靠近,可就不仅仅是羞涩了,更多是心乱如麻的恐惧。

    武顺娘想要距离房俊远一点,刚刚活动一下,被子下的大腿便碰触到一个火热坚硬的物事,顿时将她吓了一跳!羞涩和难为情立即不翼而飞,赶紧双臂环抱住前胸,紧张得哀求道:“二郎,不行……”

    房俊不为所动,翻身便将这具娇小玲珑的娇躯压在身下,一只手便轻易的将她的双手控制在头顶上方,另一只手则沿着山川起伏的曲线寻幽探胜。

    身为男人,怎么可能放过身边的肥肉,更何况是已经吃过一口的肥肉?

    武顺娘发觉腿被分开,顿时娇躯一紧,哀求道:“不行,还有些疼呢……”

    食髓知味,什么理智、道德都得靠边站,所有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这时候哪个男人能冷静的去思考女人疼不疼的问题?相反,女人的哀求反而更能刺激男人的动力,有一种征服的慾望……

    火热坚强突破一切,势如破竹。

    当刚刚消散的热潮再一次席卷全身,武顺娘只能在失神的瞬间死死的咬住房俊的肩膀,低声呢喃了一句:“轻一点……”

    潮涨潮退,乾坤交替。

    几番征伐,归于沉寂。

    房里的蜡烛不知何时已经燃到尽头,烛花陡然一涨,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无尽的黑暗袭来。

    只余下剧烈的喘息……

    房俊身心舒畅,起身想要将蜡烛点燃,却被两条在夜色里泛着莹玉一般光彩的胳膊死死的搂住脖子,柔软的娇躯无骨蛇一般在怀里扭动,低沉娇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今日之事……不要让媚娘知道,好不好?”

    房俊身子一僵,心头掠过一丝不快。

    佔有慾是每个男人的天性,事情发生的时候可能会后悔,但是当女人表示这是一个错误,很容易让男人以为自己的表现不值得女人留恋,这是事关“能力”的大问题。

    或许是感受到男人的心思变化,武顺娘略显得意的轻笑一声,伸出湿漉漉的舌尖舔了舔房俊的耳朵,热乎乎的气息喷洒在耳朵里,柔声道:“只是难为情而已,不知如何面对媚娘。若二郎要我,何时何地都可以……”

    说出这样的话,即便是在黑暗中武顺娘也觉得无地自容,将头颅贴在房俊的胸前,心儿狂跳。

    房俊却不知说什么好。

    想要的话,何时何地……

    不要名分,掩饰关系,这岂不是成了?

    房俊舔舔嘴唇,大手贪婪的抚摸着丝滑的肌肤,心里只想大叫一声——万恶的旧社会,真特么带劲儿!

    前院里依稀可闻丝竹喧闹之声,宴会还在继续。

    武顺娘强忍着浑身酸软,穿戴整齐借着月光鬼鬼祟祟的离去。

    房俊感觉如同做了一场荒唐的梦一样,有些失神。呆呆的躺在床上,望着黑漆漆的屋顶,心想自己是从何时变得这般无耻呢?是不是因为穿越者自带的强大自信,令自己在这个时代有些目空一切,甚至于无所畏惧、为所欲为?

    有些膨胀了啊……

    虽然自己有着超越整个时代的知识和见识,有着丰富的阅历,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达到碾压古人的程度。真当那些名留青史的家伙们都是白给的?

    更别说,这是一个君权至上的年代!

    人权、自由什么的根本没可能,无论你占着多大的理,也无论你立下多大的功绩,只要触犯了皇权,皇帝铁了心要弄死你,那么你的结局基本已经注定……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

    这不是一个进步的社会应该存在的制度,无上的皇权,其实是需要制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