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八章 知我者李二
    平素还不觉得,房家居然有这么多的亲戚,再加上房玄龄的故旧,以及房俊的朋友同僚,房府整日人山人海,客人络绎不绝。

    要知道,这还没到成亲的正日子呢……

    接下来的两天里,房俊基本上没怎么清醒过。就连李思文、程处弼这样的铁杆儿兄弟,这时候也“倒戈”过来欺负新郎官,伙同其他人一同前来灌酒,以灌到房俊为乐。

    没办法,房俊酒量太好,平素很难见到他喝醉,都是他拎着酒壶蹂躏一干好友,现在得了群起而攻之的机会,这班人怎会轻易放过?

    武媚娘不得不将码头那边的事情全都放下,一心一意留在府里伺候房俊。每当房俊喝得醉醺醺的,便备好醒酒汤,喂他喝下去,给他按摩以缓解酒醉的难受。

    至于武顺娘……

    也会跟着武媚娘侍候房俊,不过神色如常,仿佛两人间从未发生过超友谊的“负距离”接触。

    这不得不让房俊感叹,女人都是天生的好演员……

    大婚的前一日,宫里派人来将房玄龄和房俊接进了皇宫,李二陛下在太极宫接待他们。目的主要是对婚礼的流程和各项事宜,进行最后的安排与交待。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都在商议此事。

    李二陛下表现得极其活跃,基本上完全主导了这次会谈,将主管皇族婚庆祭祀礼仪大典的宗正寺官员李元文撇在一边……

    按照他的主意,大婚之日全长安城所有的商铺都将歇业一天,官员放假,要求他们都在长安城的街道两旁来观礼,品衔较高的五品以上通贵京官,还将受邀参加宴席。

    此外,李二陛下给他的宝贝女儿准备了八十多车金银稠缎、珍器古玩这样的嫁妆,随带着还有上千亩地契以及关中各州县的地契,都是上好的良田和位置绝佳的店铺。

    这些已在今日全部装点完毕,只待出嫁时一同运出去。据宗正寺估算,光是运输这些嫁妆,就要动用上千的脚夫人力……

    此外,为了维持婚礼现场的治安,左右金吾卫出动三千兵马,届时将戒严封锁送亲队伍途径的几条街道,这还不算長安、萬年两县出动的差役帮助维持治安。

    如此盛大规模的公主出嫁婚礼仪式,在李唐的历史上,唯有当年长乐公主的婚礼能够更胜一筹,余者皆有不如。

    这既是李二陛下对高阳公主的宠爱,更是对房玄龄、尤其是对房俊的看重!

    年纪轻轻便能敛财有术,成为大唐有数的大富豪,凭借绝代无双的诗词歌赋一举成为士林中最杰出的青年俊彦,更别说时不时冒出的精彩绝伦的策略令李二陛下乃至整个大唐帝国都获益匪浅,这样的臣子,身为皇帝的李二陛下怎么可能不重视?

    在李二陛下的心目中,房俊是要重点培养的臣子,是他留给太子的重要遗产。

    不需要太多时间,或许十几年后,房俊便能成为帝国的宰辅之臣、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这是帝国的未来!

    李二陛下的建议只是一些场面上的要求,至于更加繁琐更加严谨也更加琐碎的细节,则完全是宗正寺的任务了。

    李元文与房俊熟识,与房玄龄亦不生疏,交谈甚是轻松愉快。

    按照婚礼的流程,房俊将要从房府出发,骑上高头大马披红戴绿带上迎亲队伍走进皇宫,朱雀门来到太极宫,在高阳公主的寝宫将公主殿下迎接出来,然后还要在宗庙举行重大的祭祀仪式。

    这些步骤完成之后,小夫妻俩才能带着庞大的婚庆队伍走出皇宫、穿越大半个长安城,将高阳公主迎娶到房府。

    到了房府之后,还要在房家祠堂进行一系列的仪式,举行一次奢华铺张的传统婚礼,再然后祭拜天地祖先,答谢亲朋好友,将新娘子送入洞房……

    届时,满朝受邀的文武大臣都将出席在例,太子李承乾将会代表皇帝陛下圣充当主婚之人。婚礼的宴席从三天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保守估计,到时候房府将会摆起千桌席宴,盛况空前!

    听到这里,房俊差点晕了菜……

    这么个折腾法,还不得把人给折腾死?就算不死也得去一层皮!

    这哪里是成亲,简直就是受罪啊……

    更令他惊叹的则是婚礼的规模如此宏大,这样震动全城、万人围观的盛大婚礼,一百年,又能见得到几次?

    人难免都有一些虚荣心的,即便是两世为人早已见惯波澜心如止水的房家,也难免有一些小得意。

    或许,自己也会成为历史书上的人物吧?作为这场盛大婚礼的主角,必然会令百世传颂,后辈艳羡!

    自然,前提是高阳那个死丫头不会弄顶破帽子送给自己的话……

    事情大致商议妥当,其实也没什么商议的,李二陛下的建议自然要无条件执行,婚礼的流程亦有现成的礼法规矩需要遵守,每一个步骤都不可更改。

    李二陛下留房氏父子用膳。

    房玄龄推脱政事堂尚有政务需要商讨,便告辞离去,父子同席,总归是有那么一丝尴尬……

    房俊想走却走不了,只能陪着李二陛下用膳。

    世上最无趣的事情是什么呢?

    若是此时的房俊来回答,答案肯定是——陪皇帝吃饭……

    李二陛下并不是“食不言寝不语”的信奉者,他会一边吃饭一边时不时的说些什么。房俊不能乱说,又不能不说,以免惹得皇帝发脾气揍自己一顿,脑子飞快转动,哪里还能有心思品尝御膳的滋味?

    更何况,此时的皇帝虽然没有明清两朝那么惜命,饭菜要经过无数道检测确认绝对安全才能端到皇帝的面前,但是必要的检测是否有毒还是必须的,饭菜呈上来的时候,都是温的……

    幸好这是春天,若是寒冬腊月……

    想想都替皇帝屈得慌。

    好不容易“挨过”这顿食不知味的御膳,李二陛下到了后面净手完毕,没有让房俊离开,而是抬手指了一指外面的花园,示意房俊跟他到那里去坐一坐。

    身边有几个内侍宫女跟着,来到御花园的凉亭里布置好茶水茶具,李二陛下挥挥手将他们撵走,令房俊也坐了。

    时维三月,花园里一片叶木葱绿的、欣欣向荣景象,虽然尚未枝繁叶茂百花盛放,但几株白玉兰已经绽放出洁白晶莹的花朵。

    春意盎然。

    李二陛下虽然是杀伐果断的一代帝王,心硬如铁杀人如麻,却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文青”,否则也不会临死还要讲兰亭序这样的千古名篇作为陪葬……

    和许多诗人才子一样,他有着伤春悲秋的情怀,看着眼前御花园里的景致,心情有些感慨。

    “自太原起兵至今,已逾二十载矣。多少风刀霜剑,多少阴谋诡计,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朕从未想到过,大唐会有如此繁荣昌盛的一天,而且还将更上一层楼,长长久久的繁荣昌盛下去。”

    李二陛下的语气有些低沉,说起如此令人骄傲的功绩,却显得兴致并不高昂。

    这跟一向“好高骛远”的李二陛下有些不符……

    房俊不知道这话怎么接,干脆闭口不言。

    大业十三年,李渊在次子李世民、僚属裴寂、刘文静等人的帮助下,诛杀了隋炀帝监视他的王威、高君雅。派刘文静出使突厥得到了始毕可汗的支持,派李建成、李世民夺取西河郡。

    六月,正式起兵。

    李渊自为大将军,以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为左右大都督,以四子李元吉留守太原,兵发长安。在霍邑大破宋老生,从龙门渡黄河,开永丰仓赈济百姓。关中有其女李三娘等人起兵响应。

    十一月,攻克长安,以代王杨侑为皇帝,尊隋炀帝为太上皇,李渊自为大丞相、唐王。

    次年三月,隋炀帝在江都被宇文化及所杀。

    五月,李渊废黜杨侑,称帝,改国号唐,隋朝灭亡,唐朝建立。

    一路行来,大唐可以说是得天之幸,除了虎牢关之危以外,顺风顺水,水到渠成。

    这既是天意,亦是民意。

    李二陛下回首注视房俊,目光深沉,语气凝重:“帝国的未来,需要你的付出和努力。房俊,放手去做吧,朕会看着的!”

    这是李二陛下第一次挑明对于房俊的肯定。

    房俊只觉得有一股热血自心中升起,奔流,沸腾!

    锦绣大唐,吾辈自当为之奋斗终身!

    翻身而起,房俊单膝跪地,语气铿锵:“微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李二陛下定定的看着房俊慷慨激昂,良久,忽然嗤笑一声。

    “鞠躬尽瘁我信,可是死而后己……朕可不信。你小子贪图享乐,自然要活着的时候轻松惬意,随便干点正事儿。朕说得可对?”

    迎着李二陛下有些戏虐的目光,房俊微微楞了一下,有些囧。

    这句话实在是房俊最佳写照。

    他这人,理想是有的,为了理想付出也是可以的,但是在实现理想的过程中,美酒佳人的腐敗生活自然不介意尽情享受,话说老天爷让咋穿越一回,也不能只是为了这个时代付出,却丝毫不让自己享受生活吧?

    房俊只能心怀感触:知我者,李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