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章 大婚(中)
    大唐民间习俗,每逢新年或者家有喜事,便会燃放爆竹以祛除污秽,增添喜气。自从过年的时候房府燃放鞭炮轰动长安城之后,火药制作的鞭炮便取代了爆竹。

    作为鞭炮发明者的房府,燃放起来自然声势更是不同!

    长长的鞭炮被竹竿高高挑起,点燃引线,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在房府大门外的大街上响起。红色的纸皮被炸裂得四分五裂,在天空中飘飘洒洒,宛如下了一场红色的暴雪,倍添喜气!一挂又一挂鞭炮被家仆搬出来点燃,震耳欲聋的霹雳响声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大街上红色的炮皮子铺了厚厚一层,引得围观的群众尽皆惊叹!

    这得是放了多少鞭炮,花了多少钱?

    都说房二郎有“财神之术”,能聚敛银钱,现在看来果不其然。这鞭炮虽然燃放起来声势震天,可价格却贵得离谱,就算是王公贵族的家里也经不起这么一个糟蹋法!这得花多少钱?

    房俊跨上枣红色的骏马,有些无语……

    这匹骏马大抵也沾了房俊的喜气,今日着实浪了一回,一整套大红色的锦绣盛装将它健壮的身子包裹起来,就连马头上都戴了意见象征吉祥的辟邪神兽的兽角,整匹马看起来不仅没有半点威武霸气,反倒总是让人觉得好似一头从天而降的怪兽,形状荒唐到了极点……

    房俊扭头看了看跟在身后咧着嘴巴大笑的李思文,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唐朝的风俗,还是李思文追弄他故意将迎亲的骏马弄得古里古怪不伦不类……

    不过到底是迎娶公主,想来李思文还没脑残到这时候扯蛋。

    房俊众多的袍泽兄弟都在今天充当了新郎的随宾,这帮家伙全都人模狗样的穿上了华丽的盛装骑上了漂亮的高头大马,跟随在房俊的身后充当“迎亲队“.

    只是在前来恭贺的一干朝中官员看来,却怎么看都好似一群没规矩的匪类,瞅瞅一个个东倒西歪嘻嘻哈哈的样子,简直不当人子,哪里有半点前去皇宫迎娶公主的严谨规矩?

    紧随其后的是此次迎亲的媵从,农庄管事卢成领头,房俊的两个侍女郑秀儿和俏儿次之,他们将带领众多的仆人与丫鬟随行伺候,并向观礼的路人派送大量的彩头。

    鞭炮放完,几声号角声“呜呜”响起。

    吉时已到!

    前来观礼的宾朋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势浩大,震动了整个街坊!随之礼乐之声大起,房俊骑着装饰古怪的高头大马走出房府。

    府门外,整条大街和里坊内外早已是围满了观礼的人群,人山人海摩肩擦踵,都来观看大唐少有的奢华婚礼,见到房俊骑着高头大马出来,街上一片欢声大起.

    房俊骑在大马上,满面笑容的抱起拳来,不停的向亲朋好友与观礼的人群致谢.卢成和郑秀儿、俏儿带着仆人丫鬟,开始给人群派发礼物。无数包着油纸的糕点、水果与包着铜钱的小彩包像雨点一样的派送出去,引得人群一片欢呼雀跃。大人尚能谨守秩序,孩童们可乐翻了天,早就拜托自家大人的看管,放羊一般撒开脚丫子在人群里穿梭,哄抢掉在地上的礼物。顿时将人群搅和得乱成一团,大人们嬉笑怒骂,气氛热烈。

    迎亲队伍的最前方,部曲席君买带着房府卫队一路燃放鞭炮,络绎不绝。迎亲队伍变踩着厚厚的红色纸屑,耳边声声鞭炮炸响、敲锣打鼓并伴随着热情的欢呼之声,一路往皇宫而去.

    这一路过去,将要穿越半个若大的长安城.所过之处,无不是人山人海欢呼四起.

    李思文和长孙涣作为宾郎,一左一右护在房俊两侧,稍稍落后于房俊的马头。

    长孙涣看着面前的盛况,感慨道:“长安已然许久未曾有如此盛况的婚礼了,也只有贞观七年的时候,家兄迎娶长乐公主时的空前规模可以媲美。”

    长孙冲是长孙无忌的长子,也是长孙皇后的嫡侄,姑表兄妹相配,可谓亲上加亲。李二陛下对长孙冲极其满意,眼见爱女配得如此佳婿,在给女儿筹备嫁妆时想要多给,于是对众臣表示“长乐公主,皇后所生,朕及皇后并所钟爱。今将出降,礼数欲有所加。”

    只不过后来群臣劝谏,李二陛下才将预想中的送亲规模稍微削减,却已然盛况空前,震动天下。

    一向跳脱的李思文也难得的感慨了一句:“人生至此,夫复何求?有一场这般盛大的婚礼,也不枉来了人世走一遭!”

    坐在马上的房俊忍不住抹了把汗,尽管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现在的场面也实在出乎他的预料。如此宏大的婚礼,真是让人惊叹……

    这还没到新娘子露面呢,等到了与那位高阳公主殿下一同走出皇宫,将是何等景观?

    豪华的迎亲队伍在喧天的锣鼓鞭炮与震撼的欢呼声中逶迤前行,一路行人拥堵、百姓聚集,好不容易才来到承天门外,在金吾卫的引领下走进了皇宫,来到太极宫前.

    眼前的景象愈加富丽堂皇与盛大庄严!

    三千羽林卫列成方阵,阵列整齐军容肃穆,举起的矛尖反射着天上的日光宛如钢铁丛林,一丝不苟的护卫在殿前殿后.

    金吾卫的仪仗兵布列在龙尾道上,两侧准备了数十挺披着红绸的大金角。彩旗与风幡如松林波涛在迎风翻滚,整座皇宫充满了浓浓的喜庆。

    李二陛下一身黄龙袍,面含微笑端坐在殿前的伞盖之下,庄重又盛大的仪式已经准备妥当,四周站满了前来观礼的文武大臣.

    迎亲队伍刚刚在太极殿前的御道之上落停,数十挺大金角一同吹起,呜呜声响,震天彻地.

    充当此次婚事司仪的中书舍人马周扯着嗓子叫道:“有请,驸马都尉房俊!“

    房俊赶紧下了马来,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迎着数千人的目光,在震震的金鼓声中,独自一人走上了龙尾道,向着太极殿走去。

    号角连绵舞乐声声,如林的旗帜华幡与婚庆彩衣,入眼一片耀眼的绯红.现如今的太极宫,再也不复往昔的庄严肃穆,而是充满着瑰丽华美,处处洋溢着喜庆。

    万众瞩目之下,房俊沿着汉白玉的台阶走上太极殿。

    说实话,即便是两世为人阅历丰富的房俊,在如此盛大的仪式前亦难免有些心虚气短,心脏扑腾扑腾的乱跳,唯恐一个紧张便弄错了婚礼的哪一个步骤……

    “儿臣房俊,叩见陛下!”

    来到李二陛下面前,房俊拜倒在地,恭恭敬敬的大礼奉上。

    对于大唐比较随意的礼节,房俊还是很满意的。一个经受后世平等思想培养的现代人,若是穿越到“我大清”那种君主集权极其严重、对于礼法已经到了苛刻地步的朝代,见了谁都要跪,一准儿郁闷得要死。

    在大唐,即便是面见皇帝,已不需时不时的下跪磕头。

    但是现在这个磕头,房俊是心甘情愿。

    不论李二陛下的成败得失,毕竟人家把自己养大的闺女嫁给你,磕个头难道不是理所应当?

    李二陛下面含微笑,朗声道:“平身!”

    房俊便谢过皇帝恩典,起身。

    一旁的马周又喊道:“请公主殿下!”

    李二陛下身后的太极殿内,一众倚红偎绿的宫娥侍女簇拥着盛装华服、头上蒙着锦绣红巾的高阳公主,缓步走出大殿。

    接下来,将会有李二陛下亲自主持一场祭祀天地神明与李唐皇室祖先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