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大婚(下)
    今日的高阳公主凤冠霞帔,面上罩着的红纱在祭天祈祖之时掀开,露出妆容精致的容颜,少了一份以往的清丽,却多了几分雍容华贵与富丽堂皇。

    房俊有些惊艳,这死丫头若不说别的,单单只是这相貌便可称得上天仙一般的女神级别……

    仪式繁琐而隆重,房俊累得昏头涨脑,便是一旁的司仪马周都喊得嘶哑了嗓子。

    终于将仪式熬过去,即将离开太极宫。

    李二陛下笑吟吟的看着女儿女婿,点头温言道:“自今以后,尔等当相濡以沫,互敬互爱。漱儿,你性子倔强,今后要注意,莫要时不时的耍小性子。既然嫁为人妇,就当相夫教子、持家守正,若是动不动跑到宫里来告房俊的状让父皇为你出头,父皇绝不会管。”

    高阳公主垂下头,有些伤感,亦有些委屈:“哦……”

    出嫁了父皇就不管我了么?

    这样好像被遗弃的感觉真的很讨厌啊……

    房俊心中窃喜,暗赞李二陛下果然明事理,是个开明的老泰山。

    谁知李二陛下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顿时板着脸训斥道:“你也别偷着乐,虽然嫁到你们房家,但漱儿永远都是朕的女儿,你小子胆敢给漱儿一点气受,朕要你好看!”

    房俊只好苦着脸说道:“陛下言重,微臣……儿臣定将公主视为明珠美玉一般,呵护备至,绝不让公主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

    话说得漂亮,心里却叹了口气。

    看来天底下的老丈人都是一个样,甭管嘴上怎么嘱咐女儿到了夫家要如何听话如何谨守妇道,但是当女儿受了气,第一时间将毛脚女婿拎来一顿训斥。

    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也未能免俗,白夸您来着……

    马周在一边看了看天色,轻声道:“吉时已到,还请公主和驸马启程吧。”

    李二陛下这才将一串红绳串好珍珠的络子,缠在了房俊与高阳公主的手腕上.络子的两端就塞在二人的手心里.这是一个大唐风俗,寓意着新婚夫妇能够珠帘壁合,早生贵子.

    李二陛下朗声说道:“佳儿佳婿,百年好合!”

    太极殿前顿时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巨鼓隆隆号角冲天,婚庆的鞭炮声在太极殿前的广场上连成一片,震耳欲聋,震荡重云.

    “公主驸马,百年好合!“

    数千虎贲齐声呐喊,声震寰宇,气势雄浑。

    李二陛下含笑道:“房俊,自今以后,漱儿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待她。好了,时辰不早,速速启程吧!”

    房俊和高阳公主一齐给李二陛下跪拜,李二陛下则亲手将二人搀扶起来。

    高阳公主珠泪成串,既有对未来婚姻生活的彷徨,又有对这片宫殿屋宇的留恋,更有对李二陛下的不舍,哭得上气不接上气。

    房俊只好拍拍她的后背,俯身到她耳边悄声道:“莫再哭了,不然陛下亦会伤感。”

    高阳公主这才止住哭声,泪眼婆娑的对李二陛下说道:“父皇,保重!”

    李二陛下随意的挥挥手,佯嗔道:“莫要在朕面前卿卿我我,赶紧都滚蛋!”

    房俊这才拉着高阳公主的手,转身走向十八台的大红婚轿。

    鼓乐喧嚣声中,公主的婚轿缓缓启程,离开太极宫。

    李二陛下背负双手,面含微笑的看着渐渐远去的婚礼依仗,心中微微有些伤感。

    难道是自己老了么?

    嫁过好几个女儿的李二陛下心底有些唏嘘,往常女儿出嫁的时候,心里可没有这么多的感慨和酸楚……

    而在太极宫的一处殿宇内,晋阳小公主正将一个白玉的茶盏摔在地上,幸好地上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白玉茶盏滚了几滚,居然没碎。

    小公主发飙,所有内侍宫女都离得远远的。别看这位殿下寻常温柔乖巧轻易不发火,但是一旦发起飙来,那可是惊天动地!

    唯有晋王李治在旁边苦劝:“兕子,都说了好多遍,今日十七姐的轿子别人不能坐,就连你也不行!”

    小公主不停,抬起小脚狠狠的在李治小腿的迎面骨上踢了一下,嚷嚷道:“不听不听不听!”

    李治疼得呲牙咧嘴:“兕子,明日九哥就让宫里的内侍准备一个大大的轿子,让你坐个够好不好?”

    “你骗人!你们都是骗子,你能弄来那么大的轿子么?”晋阳公主仰着头,大眼睛里波光盈盈。

    李治心头一痛,他最是见不得姐姐妹妹们哭鼻子,可虽然想说“你要什么九哥就给你弄来什么”这样的豪言壮语,但是他毕竟懂事得多,十七姐那样的轿子是能随便坐的么?

    即便是十七姐,一生大抵也只能坐这一次啊!

    按唐律,十八台的轿子只有新娘子成亲的时候能坐,一个公主弄一顶婚轿在太极宫里坐来坐去……

    这传出去成什么样子?

    皇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李治苦着脸,不知道怎么劝了,只好说道:“兕子别闹了好不好?十七姐也只有成亲的时候才能坐一回这样的大轿子……”

    晋阳公主哼了一声,脆声说道:“那我跟十七姐一起嫁给姐夫不就行了?”

    正狗腿的想要给小妹斟茶讨好一番的晋王李治,闻言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这丫头这话已经说了两遍了,你知不知道这样说话很丢脸啊?

    晋王李治一脸黑线,无言以对。

    上千人组成的庞大婚庆队伍,威武雄壮喜气洋洋,在震天的礼乐与欢呼声中走出皇宫.宽逾三十丈的朱雀大道旁,围观的长安百姓摩肩擦踵,都来观看这场盛大奢华的婚礼。

    婚庆的队伍刚刚走出太极宫,迎面而来就是一阵海呼山啸般的欢呼之声.

    长安乃帝国中枢,不仅汇聚天下商贾富户、文人官员,便是异形怪状的西域南洋人士亦会聚而至,堪称天下之中心,世界第一雄城!

    城中常住人口百万,流通人口二十万。为了这场婚礼,朝廷下令今日全城的工商都停业、官员休沐,一同前来观礼.而为了维护今日的市井治安,朝廷出动了数千的人力.

    婚庆队伍的前后左右,都有羽林军和金吾卫护卫.在羽林军的外围,则是大量的宫中内侍宫女以及房府的家仆携带着海量的糕点、水果和铜钱等物,在向人群抛洒礼品.

    从走出皇宫朱雀门的那一刻起,这些小礼品就像是雨点一样的纷纷洒向长安的市民百姓,再无停歇.光是这一项开支,就不是一个奢侈可以形容.

    这笔开支,完全由房俊承担。

    看似不可思议的败家行为吧?

    实际上,在随后的送亲队伍里,皇帝给公主陪嫁的财富足足有几十车!

    此时大唐国库并不富裕,而李二陛下此次陪嫁也只是动用了自己内帑。李二陛下平素生活一向十分节俭.身为帝王,并不热衷于享乐奢靡,但是对高阳公主此次出嫁,他却毫不吝啬,恨不能将全天下的财富都送给自己的女儿.

    一则是对高阳公主确实宠爱,令一则,更是对房玄龄父子的看重。

    房玄龄身居中枢十几年,兢兢业业克己奉公,大唐之所以现如今天下稳定百业振兴,房玄龄有很大的功劳。而房俊更是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渐渐释放出耀眼的光辉。

    房氏两父子,会是一样的帝国栋梁,中流砥柱!

    李二陛下自然要展示自己的态度,用这种震撼所有人眼球的庞大婚礼,来告诉世人自己对于房氏父子的肯定。

    现在,跟在新娘新郎婚车身后的那一大群红衣脚衣运送的嫁妆,就足以让公主和驸马挥霍一生也耗之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