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房俊,你滚开!(上)
    整座房府宾客盈门。

    日落之后婚礼仪式完成,新娘子送入洞房,府内府外大开流水席,更将气氛推至最顶点。

    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被家仆侍女们从厨房端出,布置在宴席的桌上,一坛坛香醇的美酒亦由酒窖搬出,任凭客人们喝个够。前来赴宴的可并不都是朝中的上层人物,三教九流应有尽有,这些人素闻“房府佳酿”乃天下第一等的美酒,但是价格昂贵,却不失谁都买得起的。

    此时能尽情的畅饮如此甘醇清冽的美酒,岂能不大呼痛快?

    房俊作为今日的主角,自然不能舍下宾客躲进洞房里享清闲。一左一右带着李思文和长孙涣这两个“哼哈二将”为自己挡酒,一桌一桌的敬酒,还要说些感谢的话。

    现如今谁还看不出房氏父子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房玄龄虽然年近花甲已然即将致仕,可房俊却如同东升旭日一般崛起,光芒闪耀无与伦比。平素想要同房俊拉拉近乎要费尽心机的寻找机会,今日却是近水楼台,自然不论熟不熟识都要拉着房俊说几句吉利话。

    今日不同往昔,即便再是看不顺眼的人物,人家前来祝贺,那就得留几分面子。

    所以,房俊已改平素嚣张的作风,满面笑容如沐春风,来者不拒酒到杯干。当然,也不是谁都有资格举起杯子能就让房俊陪酒的,档次不够,房俊自然不必理会,自有身边挡酒的二人相陪。

    怎奈宴席的规模实在太过浩大,还没走到一半,长孙涣就烂泥一样阵亡了……

    好还还有屈突诠和程处弼顶上。

    即便如此,一圈儿酒敬完,“四大金刚”倒下三个,只剩下程处弼踉踉跄跄也是勉力维持。房俊自己也喝得两眼昏花、双腿发软,被侍女搀扶着回到后宅。

    尚有几道仪式完成,方才能真正享受洞房花烛之夜……

    红帐春宵,烛影摇红。

    新房内布置一新,地上铺着光滑可鉴的红木地板,左侧一扇六开的繁华锦绣木屏风,一张宽大的床榻,造型古朴,但床头床尾雕龙刻凤工艺精湛,显得华丽不凡。

    高阳公主换了一身大红色的长袖襦裙,外面罩着浅粉色水云半袖,袖口和裙裾用金线绣着吉祥云纹,正襟危坐在床榻边上,身下铺着一床厚厚的锦被,裙摆下露出莲足尖尖的绣花鞋,鞋尖上缀着一颗圆润的珍珠。

    红盖头早已揭去,露出高耸精致的发髻,青丝一般的秀发上满头珠翠,贵气华美,端庄靓丽。

    房俊头有些昏昏的,脚步虚浮,一进卧室之内,便见到高阳公主两只素白的纤手猛地搅在一起,两片薄薄的红唇亦用力抿起,明亮的眸子只是扫了房俊一眼,便迅速的垂下头去,两排长长的睫毛蝴蝶翅膀一般急促扇动。

    死丫头很紧张啊……

    房俊心底好笑,这腹黑女也有这般心慌意乱底气不足的时候,倒是殊为难得。

    一边服侍高阳公主的贴身侍女秀玉和秀烟见到房俊,脸儿微微一红,一起万福道:“妾身见过驸马爷。”

    这两个小侍女作为高阳公主的贴身侍女,自然要随着高阳公主嫁过来成为房俊的滕妾。儿女花容月貌,穿着一模一样的绛红色宫装,愈发显得身姿如柳、肌肤胜雪,小巧精致之处,惹人遐思……

    房俊心脏不争气的跳了两下,暗道娶个公主果然不错,非但有丰厚的陪嫁,还娶一赠二,简直立马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高阳公主本来坐得稳稳的,直到秀玉隐秘的抛过来一个提醒的眼神,这才偷偷撇撇嘴,不情不愿的起身,万福道:“见过驸马……”

    虽然这是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但高阳公主出身皇族,乃是堂堂公主殿下,嫁给房俊那叫做“下嫁”,而房俊娶公主,得用一个“尚”字。

    夫妻地位,可见一斑。

    不过临出宫之时父皇一再交代,虽然身份尊贵,但夫妻百年,若妻子处处高人一等压制丈夫,非是和美之家。因此嘱咐高阳公主要适当的放低身段,让房俊这头倔驴时刻感受到被尊重……

    高阳公主深以为然。

    别看她金枝玉叶性格傲娇,但也深知房俊的棒槌脾气,说是“倔驴”绝不为过,若是惹恼了他,才不会管你什么公主不公主的。而且高阳公主对房俊从之前的不屑到现在的情根深种,自然心甘情愿在房俊面前展示出小女儿态,并不会觉得自己就会因此地位下降,丧失话语权……

    房俊嘴角咧了咧,小辣椒一样的高阳公主变成小绵羊,画风转变太大,让他一时有些接受不能……

    只要装模作样的抱拳回礼道:“那啥,娘子不必多礼……”

    文绉绉的话语,说完他自己都觉得别扭。

    秀玉秀烟两个侍女更是“噗呲”一声捂着嘴笑得弯下腰,高阳公主含嗔带怒的瞪了房俊一眼,抿抿嘴,罕见的没有讽刺房俊两句。

    公主殿下对于接下来的婚礼仪式,有些紧张,心里像是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蹦个不停……

    入了洞房,婚礼的仪式并未完结。

    夫妻同饮,在宋代之前称为“合卺之礼”。

    卺是飘之意,把一个匏瓜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拿一个,用以饮酒,就叫合卺,合卺始于周代,后代相卺用匏,而匏是苦不可食之物,用来盛酒必是苦酒。所以,夫妻共饮合卺酒,不但象征夫妻合二为一,自此已结永好,而且也含有让新娘新郎同甘共苦的深意。

    宋代以后,合卺之礼是交换杯子,而不是手挽手。演变为新婚夫妻共饮交杯酒。华录娶妇记载:新人“用两盏以彩结连之,互饮一盏,谓之交杯。饮讫,掷盏并花冠子干床下,盏一仰一合,谷云大吉,则众喜贺,然后掩帐讫。”

    由此,“合卺酒”就变成了“交杯酒”……

    秀玉和秀烟拿出早已备好的匏瓜,用红绸子绑着。解开红绸,那匏瓜便一分为二,显然早已剖好,取出瓜瓤。房俊与高阳公主各执一半,秀烟为其中斟满美酒,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将匏瓜凑到唇边饮一半,然后交换给对方再饮完。

    虽然是纯正的西域葡萄酿,但是在匏瓜中浸过,透着略微的苦涩,但二人饮来却是尤胜甘霖。

    秀玉再将匏瓜合二为一以红绳系之,收入匣中。

    高阳公主秀美的玉容透出一缕羞涩。如涂胭脂。

    “合卺酒”之后,尚有最后一道仪式“结发”,亦称“合髻”。

    夫妻同坐,男左女右,秀玉将两人的一绺头发绑在一起,然后用绑着红绸的剪刀将这绺头发剪下,珍而重之的放入一个檀木锦盒内收藏。

    这是最为重要的一道仪式。

    此礼只限于新人首次结婚,二婚不行……人们常说的结发夫妻,也就是指原配夫妻,娶妾与续弦等都不能得到结发的尊称。时至今日,这一习俗早已逐渐消失,但结发这一名词却保留下来了。结发夫妻受到人们的尊重,“结发”二字向征着夫妻永不分离的美好含义。

    尤其是在男人们可以娶妾、养姨太太的时代,结发夫妻就显得尤为突出。

    以至于不论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新科进士,还是突发横财的商人地主,在攀援富贵、寻花问柳、续纳小妾之时,一般都要对结发夫妻保持一定的尊重。

    在中國人的心理和情感上,从古至今,漫漫几千年,尤重结发夫妻。

    至此,所有仪式都已完成。

    秀烟脱掉鞋子,爬上床榻整理一番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被褥,娇小的身子扭来扭去,甚是养眼。

    秀玉在一侧轻声道:“公主驸马,请安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