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家和万事兴
    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怎么争?

    既然争无可争,不如认清现实,好好的结交。仗着先前的因由,武媚娘也算是高阳公主的人,正是高阳公主想要试探房俊是不是“兔子”,才有了武媚娘进入房府成为房俊枕边人的机会。

    这一层缘由,天然的能够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

    果不其然,高阳公主笑吟吟的接过武媚娘奉上的茶盏,浅浅的呷了一口,这才递给一旁的秀玉,笑着对武媚娘说道:“正是如此,你我才应该同心同德,共同服侍夫君才是。”

    高阳公主性格傲娇,这是天然的公主病,却也不是一点脑子没有……

    依着房俊现如今的地位以及未来可以达到的高度,可以想见,因为各种缘由被塞进房府后院的女人必然不乏其人。与其以后去拉拢各种势力送来的女人,何不拉拢武媚娘呢?

    这个能掌管房俊几乎所有家产的女人,可不仅仅是个侍妾而已!高阳公主有自知之明,若是让她去管理那庞大的商业,绝对一头雾水焦头烂额,根本就做不来。

    自己身为公主,身为正室大妇,也根本不必去跟武媚娘争什么抢什么。既然没有利益的冲突,结成联盟共同对付现在并不存在的外人,那才是聪明的做法。

    武媚娘何等聪明?高阳公主只是轻轻的一点拨,她立刻就明白了。当即笑道:“女人这一辈子,不就是好好的侍候自己的男人?奴家一切但听殿下吩咐便是。”

    大家都是明白人,几句话,便确定了攻守同盟。

    以高阳公主的身份地位,加上武媚娘掌管的资源,以后无论是谁家的女子想要进入房俊的后宅,恐怕都没有好日子过……

    没有对应的冲突,却有着相近的目标,又有着一些特定的渊源,这一妻一妾自然水乳交融。

    房俊从后堂走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两个女人关系融洽言谈甚欢的样子,不仅有些愕然。

    在他看来,高阳公主这死丫头典型的公主病,傲娇起来恨不得让人掐死她;而武媚娘呢?这娘们儿更是心狠腹黑的典型代表,经过这两年的锻炼,亿万财富在手中掌控,成千上万的商贾要仰其鼻息,愈发气场强大不让须眉。

    都说同性相斥,拥有几乎相同属性的两个女人,怎么会表现得如此融洽呢?

    不过他懒得去管女人间的事儿,在他看来,女人也有自己的心思,只要别搞得家里鸡飞狗跳后宅不靖,那就随她们去……

    带着高阳公主,前往前院去见房玄龄夫妇。

    新媳妇是要给公婆奉茶的……

    前院正堂,房家人悉数到齐,济济一堂。

    房玄龄夫妇正中坐了主位,左侧是长子房遗直及其妻杜氏,然后是三子房遗则、被乳母抱着的幼子房遗义。右侧则是女婿韩王李元嘉、王妃房氏,以及小女房秀珠。

    房俊和高阳公主来到堂中,侍女奉上香茗,高阳公主接过,上前一步来到房玄龄夫妇面前,盈盈下跪,恭声道:“请爹爹和母亲喝茶。”

    以往,公主下嫁之后给双亲奉茶,是不需要下跪的。不过李二陛下认为公主虽是金枝玉叶,但既然已经嫁为人妇,自应孝顺双亲,持子孙之礼而奉养长辈,这才是人伦大道。

    房玄龄满面春风,双手接过茶盏,饮了一口。

    对于这个儿媳,房玄龄简直满意至极。高阳公主是他由小看大,“温婉贤惠”、“知书达理”,性子极好,况且高阳公主既受李二陛下宠爱,与太子李承乾的关系亦是亲厚,有这么一门亲事,可保房氏三代富贵,一门平安。

    只不过若他也能穿越到后世,知晓房氏一门正是因为这位“温婉贤淑”的公主殿下而倒了八辈子霉,非但红杏出墙给儿子弄了顶“名传千古”的大绿帽,更害得房氏家破人亡,险些满门遭戮,不知是何感想……

    卢氏满脸慈爱,伸手将高阳公主拽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越看越是喜欢。喝了茶,便拉着高阳公主坐在自己身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唯恐新妇进门有何处不适,委屈了这个儿媳妇。

    从怀里拿出一对儿绿油油通体翠绿的镯子,拉过高阳公主素白纤秀的小手儿,给她套在手腕上。镯子碧绿通透,皓腕欺霜赛雪,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高阳公主喜滋滋道:“谢谢母亲。”这是见面礼,不能拒绝。

    一旁的杜氏看着羡慕,却没有半分嫉妒之意。尽管当初她进门的时候,卢氏拿出的见面礼没有这个贵重。一则是自己的身份无法与高阳公主相比,若是卢氏拿出根当年送她差不多的见面礼,明显失礼。再则,现如今的房府也不是当时的房府可比的,南来北往的商贾出手最是豪绰,这样的宝贝府里也很是有几件。

    最重要的是,现在房府如此红火的缘故,还不是房俊的出息?以往老爷子房玄龄虽然贵为一朝宰辅,但是在经营之道上却很是拙劣,杜氏可记得当初自己想要回娘家贺寿都拿不出像样的贺礼,记得自己直掉眼泪……

    现在随随便便拿出去一点东西,哪家不是羡慕嫉妒瞪圆了眼睛?

    最最在主要的是,家里有了公主这一门亲事,房氏的后辈以后想要出仕谋求一个好差事,还不就是高阳公主一句话的事情?现在的皇帝是她的父亲,以后的皇帝是她的哥哥,这样扎实的背景,笼络都来不及,杜氏怎么会因为一点点的小事就犯傻去跟高阳公主作对?

    房玄龄冲房俊摆摆手:“你也坐吧,咱们家里不兴那些拘谨的礼数,你又不是不知。”

    房俊应了一声,便在小妹房秀珠的身边坐了。

    韩王李元嘉瞅了瞅老岳父,慈眉善目的显然心情极好,又看了看房俊,正值新婚一脸喜气,便奓着胆子说道:“二郎啊,你呢现在也成家立业了,往后行事,可要稳妥一些才好。这官场之上,势力倾轧非此即彼,还是要笼络一些人在身边,分得清谁远谁近才行。”

    王妃房氏最是了解李元嘉,闻言就抿着嘴忍着笑,横了故作摸样的李元嘉一眼。这是提点二郎呢,让他知道这个姐夫可是一家人,往后可莫要再使着劲儿的打脸……

    房氏忍不住好笑,怕小舅子怕成这样,放眼长安也没几个。

    不过这心里却极是慰贴。

    正因为娘家兄弟有出息,肩膀硬实,又顾着自己这个出嫁的姐姐,所以自己在韩王府才能越来越有威严。那些捧红才踩黑的奴仆以前对自己也算恭敬,但是现在,哪个在自己面前不是战战兢兢,唯恐惹恼了自己这个王妃,房二郎打上门算账?

    房玄龄捋了捋胡子,看了看李元嘉,他对这个女婿是极其满意的,认为房俊有时候做得确实过分。女子出嫁从夫,要谨守三从四德,怎能稍不开心便耍小性子?娘家弟弟动不动就上门去给姐姐撑腰出气,更是成何体统!

    便沉声说道:“王爷此言不差,二郎,往后性子要沉稳些,不要遇到点事就咋咋呼呼,惹人笑话。王爷是你的姐夫,便如同你的兄长一般,要尊敬爱慕,要兄友弟恭,这才是家业兴旺之道。动不动挥拳头尥蹶子,像什么样子?”

    韩王李元嘉眼泪汪汪,看着房玄龄一脸崇敬。

    果然是我的好岳父,通情达理啊……

    房氏却悄悄撅起嘴,自己这个老爹总是这样迂腐!还是二弟对自己好,“帮亲不帮理”,多霸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