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七章封赏
    一家人正愉快的闲聊,门外有家仆来报,皇帝有圣旨颁下。

    虽然大唐迎接圣旨不用焚香沐浴那么夸张,但起码的尊敬还是需要的。房玄龄带着全家来到正门前恭迎圣旨。

    前来颁旨的赫然是李二陛下身边最信任的内侍头领王德。

    老太监满脸笑意,先是客客气气的对房玄龄和高阳公主鞠躬见礼,然后才在房氏家人的簇拥下进入正堂,在堂中站定,打开手中的圣旨。

    “门下:房氏满门,尽皆忠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驸马房俊,文采斐然,贵而能俭,无怠遵循,轨度端和,其性之义,其行之良,允文允武,四方之纲。现敕封房俊为从三品开国华亭县侯,领右武卫将军,总管沧海道行军事务,望尔不负圣恩,恪尽职守……”

    这圣旨也不知道是谁草拟的,房家众人听着,都觉得有些脸红。

    知书识理?轨度端和?敦睦嘉仁?

    还其性之义,其行之良……

    听起来这么那么假呢?

    房俊则是眼角一抽,心中腹诽,这特么不是骂人呢?听上去似乎辞藻华丽、褒扬有加,其实全都是反话!

    李二啊李二,您好歹是个皇帝,这也太小心眼儿了吧?

    不用问,定然是李二陛下既要升房俊的官,用他去稳定江南开拓东海航路,又不忿他总是三番四次的为皇帝惹乱子……

    报复心太强了!

    不过除了这通篇的“反话”,其余的内容却令房俊甚是满意。

    从三品开国华亭县侯是爵位,右武卫将军是官阶,总管沧海道行军事务是职务。

    右武卫将军这个官阶只是个闲散的官位,基本每一个驸马都是从驸马都尉开始,然后晋升为某一卫的将军,当然别的驸马这个晋升的过程可能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房俊昨天娶了高阳公主,今儿就是右武卫将军了,堪称神速。

    总管沧海道行军事务,便是俗称的“沧海道行军大总管”,这只是个职务,并不是官阶,亦不常设,但权力极大。几乎只要是出了海,那就都归房俊管!

    而且你不能让整个大总管府都飘在海上啊,还要在陆地给划一片范围作为基地。这个基地无论是哪一州哪一府哪一县,都是凌驾于当地官府之上的存在,谁叫房俊这个大总管的级别实在太高呢?

    这是房俊与李二陛下的约定,自是题中应有之义。而从三品的华亭县侯,则是李二陛下对以前的补偿。

    只不过……

    据房俊所知的历史知识,华亭县那是要在唐朝中后期才会设立,现如今那一片大抵都是盐碱地和滩涂,顶多也就是一些小渔村,会有一个县治?

    而且就算是有,估计也没几个人……

    房家人全部领旨谢恩。

    房俊挽留王德喝杯茶歇歇脚,王德却婉拒了,言道宫内尚有事务,且要回去复命,待房俊收了圣旨之后,便告辞离去。

    唐朝的圣旨还未到明清之时要当做无与伦比的宝贝那般不可亵渎,臣子收到圣旨之后要束之高阁妥善收藏,等闲不许示于人前。堂中房家人将那份圣旨穿来穿去,啧啧称赞。

    最激动的就要数卢氏……

    房玄龄的爵位是梁国公,这个爵位将来只能有长子来继承。若是放在以往,这没有什么问题,房遗直作为嫡长子继承家业和父亲的职位天经地义。

    但是在房俊强势崛起之后,这个“天经地义”就显得不那么牢固了,尤其又娶了高阳公主,更是水涨船高。一旦房俊对这个爵位动了心思,以他本身的强势,再加上高阳公主在背后撑腰,房遗直怕是无法与之对抗。

    兄弟之间为了爵位争斗不休,那就是败家的征兆……

    现在,卢氏则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

    这就是开国县侯了,还有高阳公主这个陛下最宠爱的女儿在,假以时日再进一层,成为一个开国县公、甚至是开国郡公也不是不可能。到那时,与国公的爵位也相距不远了,想必兄弟二人不至于为了这么一个爵位反目成仇、祸起萧墙。

    而且成了驸马,想必亦不会以为以前那样因为一点小事就被剥夺了爵位……

    高阳公主则微微噘嘴,有些不满。

    “父皇太小气了,才给一个从三品的侯爵,好歹也要是个郡公啊,不然和别的驸马有何区别?”

    在她看来,房俊原本就是侯爵,只是被剥夺了而已,父皇现在恢复爵位却未更进一步,有些小气了……

    房俊关心的却不是这个,以后就要在南边混了,也不用时常上朝,传紫色或者绯色的官服也没啥大不了。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封地……

    封地,是按照爵位来的。

    比如房玄龄的梁国公,“梁”为春秋诸侯国之一,地址大抵在开封附近,房玄龄的封地便在此处。

    至于比之国公底了好几个级别的县侯,封地自然不可能是这等古之诸侯国的显赫地方。

    关羽的“汉寿亭侯”为何争论不休?

    还不就是因为汉寿这地方在古代不出名!

    据三国志卷三十六关羽传载,建安五年,曹操表封关羽为“汉寿亭侯”。关于“汉寿亭侯”是汉之寿亭侯还是汉寿之亭侯,历来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汉寿亭侯”的“汉”是表朝代名,“寿亭侯”为其爵位封号,封地在“寿亭”这个地方,或者根本就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即“汉”为朝代名说。另一种观点,认为“汉寿亭侯”的“汉寿”是地名,“亭侯”是爵名,即“汉寿”为地名说,是封地在“汉寿”的“亭侯”。

    搞不好自己的“华亭候”就类似于“汉寿亭侯”的前一种解释……

    自己搞不清楚华亭县是不是在贞观时期就已经设立,只好请教房玄龄。

    房玄龄也有点懵……

    那是当朝宰辅不假,总领全国政务也不假,但也不可能全国啥地方都听过、都有印象啊?

    老房揪着胡子冥思苦想,依然想不起来这地方在哪儿。

    房俊有点绝望了……

    这时,韩王李元嘉见岳丈一脸纠结,便插言道:“华亭这个地方,本王倒是听过。”

    说完,冷场。

    房玄龄自然不可能去问自己的女婿“华亭在哪儿”,堂堂宰辅不知国中之地,有些丢人。

    而房俊更只是瞄了李元嘉一眼,一丁点儿想问的意思都没有。

    这货还记着刚刚李元嘉当着老爹的面隐晦的敲打他的事情……

    李元嘉本想卖个关子,在岳丈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博学,却不料给弄得冷了场,这就有点尴尬了……

    王妃房氏看了父亲一眼,又看了看两眼望着房梁的二弟,就伸出手在李元嘉的胳膊上掐了一把,嗔道:“就你能是吧?知道就说,不知道就闭嘴,卖什么关子!”

    呵斥了李元嘉一句,也给他解了围。

    李元嘉赶紧顺杆往下爬,赔笑道:“王妃所言极是,小王知错……这华亭在苏州近郊,隶属昆山縣。本是水师的一处驻地,因常年驻扎军兵,渐渐发展成为一处集镇。本王在魏王殿下组织下参与编撰拓地志,正巧负责江南一带的收集整理,在苏州府志当中见过这个地名。”

    言罢,略带得意的瞅瞅房俊。

    本王虽然不及你才华横溢、天资纵横,作不出那等脍炙人口、流芳百世的名诗绝句,但咱也不是白给的!江山胜图,尽在吾腹中矣!

    然而房俊哪里顾得上讽刺李元嘉的显摆,他已经傻了眼……

    将一处地处乡下、穷乡僻壤、军兵汇聚的集镇,御赐给一个县侯作为封地,我滴皇帝陛下,你也太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