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日后再说
    按例,臣子接了圣旨,无论升官亦或贬职都是要进宫谢恩的,当然,满门抄斩的除外……

    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虽然唐朝远未达到明清两朝的封建集权,一句皇帝的坏话都不能说,说了就是大不敬的欺君之罪,但必要的尊敬一定要表示出来,这是态度问题。

    华灯初上。

    高阳公主指使着秀玉秀烟准备明日回宫的礼物。

    公主出嫁,与民间一样要在三天之后回门儿。所不同的是,因为在出嫁之时宫里的妃嫔等都送了不同程度的贺仪,要在回门儿的时候回礼。

    後宮佳丽如云,需要准备的回礼是个相当大的工作量。既不能遗忘了某一位,回礼亦要按照成亲只是所送贺仪的基础上加以斟酌,不能一概视之……

    坐在椅子上的房俊看着正握着毛笔拟定礼单的高阳公主,打了个哈欠,随意说道:“这些事情安排秀玉去作就好了啊,何必你亲历亲为呢?都是固定的章程,有旧例可循,你这纯粹是自添烦恼。”

    思路被打断的高阳公主有些不满,抬起小脸儿瞪了房俊一眼,娇哼一声说道:“你个棒槌懂什么啊?宫里的水深着呢,而且这些女人成天待在後宮无事可做,最是喜欢对这些家长里短的嚼舌根,往往都是不经意的小事就得罪了谁。我还要在父皇面前为你争取一下晋升一级爵位呢,可别得罪了谁说你的坏话,多不值当啊。”

    原来是为了自己谋划,所以才这么费尽心力……但房俊并不感动。

    他瞪起眼睛,不悦道:“警告你啊,虽然你是公主,但我可是你的郎君!夫为妻纲,出嫁从夫,你要对我保持必要的尊敬才行!成天棒槌棒槌的,成何体统?”

    高阳公主其会怕他?

    当即反唇相讥道:“本宫就说,怎么了?有能耐别冲本宫瞪眼睛,你去外边嚷嚷啊!全长安城的百姓都叫你棒槌,你天大的能耐,能让所有人都不这么叫你?”

    房俊怒了!

    死丫头你是要翻天不成?

    别的驸马怕公主,老子可不怕!非但不怕,还得使出手段将你降服才成,免得以后哪天“慾求不滿”就给老子戴绿帽子……

    挽着袖子站起来,对秀玉和秀烟挥挥手:“该准备什么,该送给谁,秀玉你拿主意就好了。”

    两个侍女看着房俊黑着脸,有些忐忑。可是又不敢当着殿下的面听从驸马的吩咐,她俩可是殿下的人,要时刻跟殿下保持统一阵线,不然岂不成了叛徒?

    驸马生气没什么,还有殿下罩着呢,若是惹恼了殿下,那可就麻烦了……

    两个侍女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也恼了,臭房俊、黑面神,你这是要本宫下马威么?

    这才成亲两天啊,真是好大的胆子!

    素白的小手放下毛笔,“砰砰”拍了两下桌子,两条柳眉蹙起,瞪着房俊说道:“你要干嘛?都说了这些东西不能出半点差错,你别捣乱行不行?”

    房俊点点头:“不着急,日后再说。”

    高阳公主这回是真的恼了,站起来跟房俊面对面毫不相让,像一只小公鸡一般挺着小胸脯,与房俊对视。

    “明日就要回宫,以后还有什么用?”

    房俊嘴角溢出一抹邪恶的笑意:“我说日后再说,又不是不让你准备。”

    高阳公主快疯了,张牙舞爪的嚷嚷道:“现在不准备,以后准备给谁啊?”

    她确信房俊这厮是在无理取闹,真是没看出来啊,这家伙浓眉大眼的,怎么这么幼稚呢?

    房俊眉毛一挑,忍着笑:“殿下莫非不懂汉话不成?我说了,日后再说。”

    高阳公主一头雾水,日后再说,不就是以后再说的意思么?

    居然敢说本宫不懂汉话?

    虽然李唐皇族的血统并不是纯正的汉人,但是这么说也实在太侮辱人了!

    见到自家殿下依旧一脸懵懂,而且即将炸毛的蠢萌模样,两个小侍女早已捂着嘴红着脸,在一旁吃吃笑个不停。

    驸马太坏了,怎么可以这样調戲自家殿下呢……

    高阳公主看看乐不可支又有些羞涩的侍女,再看看一脸促狭的房俊,烦躁的爪爪头发,怒道:“你们笑什么?”

    房俊也忍不住笑,本想用后世的段子逗一逗高阳公主,却不想这位居然白莲花一样毫无反应……

    “日后再说的意思,殿下不懂?”房俊笑问。

    高阳公主眼露杀气,被人嘲笑自己却不知可笑在何处,让她很是抓狂,咬了咬银牙:“不懂,未请教?”

    房俊咳嗽一声,清了清嗓,一本正经说道:“望文思意,意思就是先日,完后再说……”

    先日,完后再说?

    高阳公主歪了歪脑袋,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疑惑:“完后再说……说什么呢?”

    房俊张了张嘴,发觉自己无言以对……

    殿下,这句话的重点是“日”啊好不好?

    高阳公主说完话,看着房俊吃惊的样子,陡然反应过来。

    一张莹白如瓷的小脸儿腾地飞起两朵火烧云,又羞又恼,大骂道:“下流!无耻!败类!房俊你简直斯文扫地,龌蹉……哎呀,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被一通乱骂,房俊黑着脸将高阳公主娇小的身子拦腰扛起,不顾她尖叫挣扎手脚乱动,向后堂卧室走去。

    同时吩咐秀玉道:“秀玉你看着办就好,本驸马认为你家殿下的文学素养有问题,觉得有必要好生教育一番,让你家殿下明白日后再说的真正含义!”

    秀玉秀烟捂着嘴儿吃吃的笑,脸儿通红。

    看不出来,五大三粗没有半分倜傥之气的驸马,居然如此有情趣呢……

    卧室里,高阳公主被房俊随意丢在床榻之上,差点摔得背过气去。刚想破口大骂,一个强壮的身子便将她压在身下,瞬间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便占据她的口鼻,令她的心脏为之一颤。

    感觉到一只大手依旧从衣襟的下摆长驱直入,略感粗糙的手掌婆娑着自己娇嫩的肌肤,然后一路而上轻而易举的占据自己的小山包。

    最可恶的是,那只作怪的手还轻轻拨弄了几下柔软的豆蔻……

    “嘤咛”

    高阳公主要害被捉忍不住全身一颤,发出一声呻吟,然后隔着衣服死死的摁住那只在自己胸脯作怪的大手,红着脸道:“你你你,快放手,好痒……”

    房俊一脸邪笑,继续着动作,享受着绵软滑嫩的手感,凑到晶莹如玉的耳边笑道:“既然娘子不懂什么叫日后再说,作为郎君,本驸马认为有义务教导殿下一番……”

    高阳公主脸红如血,清亮的眸子依旧有些迷离,眼神游移着不敢跟房俊对视,声音微颤着哀求:“可是,可是……那里还有些疼啊,昨晚都受伤了……要不,你去媚娘那边,好不好?”

    箭在弦上,房俊怎会鸣金收兵?

    高阳公主感觉房俊的呼吸已然越来越粗重,肌肤相亲之时,亦能感受到那处的灼热坚挺,便知道自己依然沦为野兽口中的猎物,怕是在劫难逃了,只好红着脸羞涩的呢喃道:“那个……能不能轻一些?温柔一点好不好……”

    她骨子里崇尚强者,却又喜欢斯文温柔。

    这亦是当初她看不上房俊的原因,粗鄙不堪、毫无温润如玉的君子气息,连辩机那个和尚都比不上……

    昨夜的房俊太强势,给她留下有些畏惧的印象,这跟她想象中温柔惬意的鱼水之欢有些不同。虽然经历过最初的疼痛之后,后续的感觉让她有一种魂飞天外的悸动,但是若能温柔一些,她觉得感觉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