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六十章 琴瑟合鸣
    云收雨散。

    气喘吁吁仿佛一条离了水的鱼儿一般的高阳公主殿下,晶莹的肌肤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儿,眼睛却像是猫儿一般眯起,嘟囔着有气无力的反驳房俊:“什么日后再说,都是骗人的……日后,什么事儿也说不成了……”

    房俊就嘿嘿一笑,大手爱恋的轻抚着湿滑的肌肤。今日应公主殿下要求,没有昨日的狂风骤雨,反而温柔细腻,死丫头的反应却比昨日更加不堪,几下子就缴械投降,玲珑的娇躯响尾蛇一般颤抖不休。

    没想到这丫头喜欢这个调调儿……

    难道正是因为原本的房遗爱是个只知硬桥硬马、横冲直撞的莽汉,完全不懂在闺房之中曲意奉承取悦女人亦是男人的责任,因此不为高阳公主这等讲究温柔惬意交颈缠绵的贵女所喜。是以,极度憧憬闺房和谐温柔的高阳公主红杏出墙,看上了风流倜傥温润如玉又才华超绝的辩机和尚,并最终迷失在辩机的温柔手段之下,非但毁了自己,将辩机的一世英名丧尽,亦将房遗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千秋万世成为绿帽的代名词……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啊!

    房俊不禁为那位前身默哀,就因为无法取悦妻子,最后导致悲惨的结局,这到底算是谁的错?

    最起码,房俊认为房遗爱是没错的。

    是高阳公主的错?

    在大唐这个崇尚自然、道德约束并不严苛的时代,高阳公主也只是随波逐流而已。以李二陛下为首,私生活糜烂至极点的李唐皇族,高阳公主也只是其中一员。受到身边亲人的影响,在情慾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干出这种出格的事情几乎是顺理成章……

    当然,不守妇德,这放在任何时代都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喂,想什么呢?”白嫩的脚丫在房俊粗壮的腿上蹭了蹭。

    “如果我只是个粗鲁的莽汉,不懂怜香惜玉,亦没有才华横溢,殿下会不会厌烦之余,干脆红杏出墙?”房俊将心底的疑惑问出来,虽然知道历史已经发生的事实,却还是想听到否认的答案。

    “哼哼,那可说不定。房陵姑姑还记得吗?就是窦驸马纳了小妾,冷落的房陵姑姑,姑姑就偷了杨豫之,差点把窦驸马气死。窦驸马也是个有血性的,捉奸在床,就把杨豫之给宰了!哦对了,父皇又给房陵姑姑结了一门亲,知道是谁吗?就是媚娘姐姐夫家的同族,贺兰僧伽。”

    高阳公主声音软腻腻的,说起房陵公主的往事来。

    房俊脸色有些难看……

    他本就对高阳公主有心理障碍,总害怕这死丫头不知什么时候会给他戴一顶绿帽子。虽然辩机这个隐患消除了,可谁特么知道还有没有辩鹅、辩鸭出现?

    “喂,你不会吧?这就不开心了?”听不到房俊的声音,高阳公主侧脸一看,便看到房俊黑着一张脸,顿时嗤笑出声。

    她侧过身子,将半边软软的胸脯挤在房俊的肩膀上,手肘支起上身,葱管也似的玉指在房俊健硕的胸膛画着圈圈,咬着嘴唇低声说道:“小心眼儿的样儿……刚刚把本宫折腾得差点散架,魂儿都飞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男人?”

    房俊哼了一声,没接话。

    高阳公主咬着嘴唇,忍住笑声,觉得小心眼儿的房俊特别可爱。谁能想到这个一言不合连亲王大臣都敢揍的大棒槌,却还有这般孩子气的时候?

    她从床榻上坐起来,红着脸儿跨坐在房俊小腹处,私密处毫无隔阂的紧紧相贴,房俊甚至能感受到潮湿的泥泞……

    高阳公主一手撑在房俊头侧,将无限美好的上身尽情展示在房俊面前,然后牵着房俊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

    那里,洁白晶莹的肌肤上一处狰狞的伤疤宛如白玉微瑕……

    “在泾水桥头,你救了我。在骊山农庄里,我也差点为你送了命……这不是两清,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我连命都能给你,又怎么会舍下你却跟别的男人相好呢?”

    高阳公主轻声呢喃,倾诉着自己的心迹。

    不知为何,房俊对她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疏离感,似乎天然就对她有所提防,这让高阳公主很是惶恐。

    她喜欢这个男人。

    从泾水桥头房俊单人匹马舍生忘死的阻挡突厥叛军的那一刻,她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爱情是盲目的,可以将所有的缺点自动转化成优点。

    房俊的暴躁变成了威武刚硬,时不时的甩脸子也变成了男儿雄风,尤其是当除夕之夜那夜空盛放的烟花璀璨得胜过天上星辰,那一阙“东风夜放花千树”,让她彻彻底底的沉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自己曾经厌恶房俊,心中幻想着有一个温润如玉、柔情似水的情郎能陪着自己度过一生……可是兜兜转转,却蓦然发现,最好的其实一直不就在身边么?

    在等待婚期将近的那些时日里,高阳公主不止一次后怕过,若是当初父皇当真取消了这门婚事,自己会是如何的后悔?

    现在,她要爱护这个男人,更要爱护自己的幸福……

    房俊婆娑着光洁的胸口那一处丑陋的伤疤,心底狠狠的悸动了一下。

    一个愿意为了你送命的女人,除了珍惜爱护给他幸福之外,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她呢?若是当真依然有那么一天,那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缘分若是尽了,何苦自寻烦恼?

    放手便是……

    说到底,房俊是一个来自后世的灵魂。

    他有着传统的大男子主义的思想,但对于一些事情也能看得开。

    当然前提必须是跟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这顶绿帽子坚决不戴……

    更何况,他就不信凭借自己强健的体魄、超越时代千年的见识,就征服不了一个成天傲娇公主病的臭丫头!

    正沉浸在心情激荡之中的高阳公主,蓦然发觉一根硬硬的东西抵在自己的柔软的地方。顿时惊呼一声,就想要从房俊身上爬下去。

    房俊岂能让她如愿

    一双大手锁住柳条儿一般纤细的腰肢,微微一挺。

    宛如热刀切黄油。

    “哎呀……”高阳公主浑身一软,趴在房俊胸膛上喘着粗气,惊慌叫道:“不行啦……刚刚差点被你弄死,还来?求求你了,好郎君,去找媚娘吧,要不然,将秀玉和秀烟那两个妮子喊进来,反正早晚都是你的人,平素见你也眼馋德紧……”

    房俊有些窘:“本郎君正大光明,哪里有眼馋了?”

    恼羞成怒之下,紧扣住柔软的腰肢,耸动起来。

    卧房里响起一片求饶声……

    歇息在外间的两个侍女躲在被窝里面红耳赤,被夫妻见的情话和激烈的战况刺激得芳心荡漾。

    翌日一早,天尚未亮房府的院子里便人喊马嘶,车队装好了各式礼品,等着公主殿下进宫。

    高阳公主打着哈欠,浑身软软的任由秀玉秀烟为她穿戴梳洗,不时的打着哈欠,神情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两个侍女便暗自偷笑。

    高阳公主无意中发现两个侍女脸上的古怪神情,顿时有些羞恼,拍了拍梳妆台,冷哼道:“很好笑么?今晚就让你们侍寝,好生尝尝那家伙折腾人的本事!”

    两女心神一荡,赶紧低下头,怕被殿下发现脸上的喜色。

    对于服侍房俊,两女自然是千肯万肯……

    门口的珠帘撩开,武媚娘窈窕的身影走进来。

    “媚娘啊……”高阳公主刚刚开口,一阵困意袭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赶紧捂住自己张开的最,有些羞赧。

    武媚娘可是过来人,若被她看穿,那可就羞死人了……

    武媚娘精致的俏脸含着微笑,看了一眼高阳公主疲惫的神情,上前接过秀玉手里的梳子,替高阳公主梳理一头乌黑如丝缎的长发。

    高阳公主有些羞恼,哼了一声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干嘛还要脸上那副表情?想笑就笑呗,本宫就不信你能抵得住那家伙!”

    武媚娘为之莞尔,俯身红唇凑到高阳公主晶莹的耳旁,轻声笑道:“那家伙总是缠着人要不够,妾身也是每每精疲力尽求饶不已,只有感同身受,又怎会笑话殿下呢?”

    高阳公主面色红润,恨恨道:“那家伙实在过分,一次又一次的没完没了,让秀玉秀烟来他又不肯,纯粹就是折腾人,这个混蛋!”

    想到房俊的强悍,武媚娘面色绯红,心底一荡。

    房俊与高阳公主正值新婚,这两天有些冷落了武媚娘,不过武媚娘并未在意。心窍玲珑的武媚娘早已看透房俊的性情,绝不是那种新人进门、旧人上墙的薄情寡义之辈。

    大丈夫三妻四妾,正是理所应当,若是搂着一个女人过日子,那才是没出息……

    她武媚娘能看得上没出息的男人么?

    武媚娘的眼神有些迷离,透露着无尽的爱恋和信心。

    那家伙,注定是要彪炳青史、征服四海的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