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君臣奏对(上)
    房俊和高阳公主的马车在承天门外停住,新婚夫妻两个下车,在一长溜内侍宫女的服侍下,联袂前往李二陛下的寝宫。而十几辆运载各式礼物的马车则被引往一边的角门,在接受严格的盘查之后,才会准许进入太极宫。

    春暖花开,太极宫里春意盎然。

    李二陛下的王牌心腹老内侍王德在前引路,微微侧着身子,一路与房俊说着话儿。

    人老成精,何况是王德这样七巧心肝?

    现在的房俊,崛起之势已然势不可当。未及弱冠的侯爵、国公,王德见过不知多少,但是这么年轻的一方大员,负责的还是陛下极为重视的东征筹备事宜,就不能不令王德另眼相看了。

    可以预见,只要在未来的东征之中做出相应的成绩,返京之后必然高升为部堂级别的高官。在长远一些,一个宰辅的位子几乎就是板上钉钉……

    “听闻王总管的老家便在杭州?”房俊随口问道。

    王德笑得一脸褶子:“难为驸马还知晓奴婢的身世,正是苏州昆山脚下的一处村庄。当年家里穷,兄弟姐妹也多,家乡又遭了水灾,眼见养不活了,家父便将奴婢送到长安,净了身进了宫,后来又被前隋文皇帝送给了先帝。这一晃眼,好几十年都过去了……”

    王德很是有些感慨,不过并未抵触谈及有些悲惨的往事,忆苦思甜从来都是交心的好套路,可以轻易的拉近关系,放松戒备。

    房俊笑了笑,感叹了一句:“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王德啧啧嘴,佩服的拱拱手:“驸马果然文采天纵,一句话,道尽了乱世人命贱如狗的悲哀和不幸。”

    高阳公主踩着碎步仪态端庄,俏丽的脸上并无多少表情,只是听到这句话,抬起眼眸看了房俊,眸中光彩迸现,满是自豪与爱恋。

    房俊信步而行,闲庭信步,笑着摆摆手:“您老吃的盐比某吃的饭都多,怎敢在您来面前卖弄?对了,不知家中还有何亲人?某即将开赴江南,您老也知道某的封地就在华亭镇,距离昆山只是一步之隔,若是有何需要照拂的地方,但说无妨。”

    王德微微躬身,感激道:“谢过驸马爷。只是家中兄弟姐妹皆已故去,只有一个侄子,却又是无才无德的庄稼汉,上不得台面。奴婢给他购了几亩薄田,辛勤劳作,靠天吃饭,虽然清苦一些,却也胜在踏实。”

    对于房俊的关心,王德甚是感激。

    自先帝以至当今陛下,对太监的约束非常严厉,即便是王德这般心腹的大太监,等闲亦不可结交外廷,更不能参言政事。王德可不敢真的就拜托房俊什么……

    再者说了,若是房俊有心,何须王德张口相求呢?

    房俊便挑起大拇指,赞道:“老人家果然睿智,看透世情真谛啊!”

    多少人骤富乍起,第一时间便会抬举亲友。财富、官职,拼了命的往回捞,唯恐旁人不知其有多大的能耐,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但是往往这是最坏事的行为!

    昔日乡间一穷叟,你就算给他金山银山、权倾一方,水平、素质放在那里,就能一夜之间成为上层人物了?非但不可能,反而极易成为旁人拉拢攻歼的对象……

    如同王德这般只是给乡下的侄子买上田地,做一个富足的农家翁,反而是最好的做法。

    王德淡然一笑:“驸马过誉了,老奴也就是一个阉宦,哪里有什么睿智?不过是随遇而安,只求得处置安然罢了。”

    房俊摇头道:“阉宦又如何?没人愿意自残身躯而求富贵!说到底,不过都是为了活命的一个法子而已。人间百态,只求心有日月问心无愧,又岂不比那些道貌岸然实则满肚子鸡零狗碎的所谓文人墨客强的多?”

    诚然,太监因为身体的残缺,导致心态会与普通人产生极大的变异。因为无后,做起事情来毫无顾忌,往往会成为极其阴险残暴的祸害。

    但凡事都要辩证来看。

    那些道貌岸然的文人,就真的比太监光风霁月、阳春白雪不成?

    汉朝的太监历史闻名、遗臭万年,可汉朝的官员,也特么没几个好东西!

    拥有远超时代的见识,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

    王德感动莫名。

    正如房俊所说,若不是活不下去,谁愿意一刀切了自己,断送了一辈子的光明,做一个注定要在阴暗里腐朽糜烂、惹人厌弃的阉人?

    可世人却从不会去可怜这些去势之人,在世人眼中,只要说起太监,那必然是阴阳怪气、凶残暴戾、为非作歹、祸国殃民的存在,万众唾弃……

    深深看了房俊一眼,王德垂下头,并未说些感激的话。

    有些话不必说出来,记在心里就好……

    当然,见识过大风大浪的王德自然不会因为房俊的一番话就产生什么“士为知己者死”的可笑想法,但是一定程度的好感却是必然的。

    言谈之间,来到神龙殿门前。

    王德微微躬身说道:“陛下有旨,公主殿下与驸马来到,入内即可,不许旁人侍候。殿下,驸马,请!”

    高阳公主微微一福,柔声道:“多谢大官。”

    房俊亦抱拳点头,与高阳公主联袂登上神龙殿门口的台阶。

    王德稍稍站了一会儿,看着房俊的背影略微失神,然后才悄然退开。

    高阳公主莲步轻摆,看了看四周,低声问房俊道:“郎君为何要结交王大官?”

    房俊哂笑道:“大唐律令,外臣不得结交内侍。这个罪名可不小,娘子莫要害我……”

    “懒得理你!”高阳公主翻了翻眼睛,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加快了脚步。

    大殿内焚着檀香,清幽淡香。

    李二陛下一袭常服,端坐在锦榻之上,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房俊夫妇一起拜倒在地:“儿臣,见过父皇。”

    李二陛下将书册放在手边,展颜笑道:“毋须多礼,漱儿,赶紧到父皇身边来,让父皇看看是否瘦了?”

    高阳公主乖巧的起身依偎在李二陛下身边,笑容明媚道:“父皇真是的,您当房府是龙潭虎穴还是穷山恶岭啊,这才三天的功夫,怎么就瘦了?”

    李二陛下婆娑着女儿的头发,一脸宠溺:“虽然只是短短三日,可是在父皇心里,却如同三秋一般,每日牵肠挂肚,简直度日如年啊,就等着你回门儿呢。”

    “父皇……”高阳公主柔声喊了一句,清亮的双眸已经盈满了水汽。

    李二陛下收拾心神,拍了拍高阳公主的香肩,笑道:“去各位娘娘那边转转吧,休要做出这幅小儿女姿态,免得房二这个夯货笑话咱们妇女!”

    “哼!他敢?”

    高阳公主抬起雪白尖俏的下颌,一脸傲然。

    李二陛下失笑道:“好,果然是某李世民的女儿,有气魄!”

    高阳公主细细一笑,起身轻盈的走出宫殿,去往各位妃嫔的住处派送礼物。

    房俊一脸郁闷,不满的看着李二陛下。

    有您这样当爹的么?公然鼓励闺女欺压女婿,还有没有人权了……

    李二陛下坐直了腰杆,笑眯眯的看着脸色不豫的房俊,笑问道:“怎么,朕支持自己的闺女硬气一些,你小子可是不服?”

    房俊撇撇嘴:“儿臣不敢。”

    不是没有,是不敢……

    李二陛下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没有也好,不敢也罢,你不还是都得受着?

    抬抬手,示意房俊在一旁的地席上落座,问道:“对于江南,可有腹案?”

    房俊想了想,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华亭镇这个地方,的确不错……”

    李二陛下愕然,感情这小子是对“华亭县侯”这个爵位心生不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