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君臣奏对(下)
    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帝给你什么你就留着什么,而且要开开心心,不给你的,不能要……

    这是最起码的对皇权的敬畏,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房俊所答非所问,貌似有些不满皇帝敕封的“华亭县侯”一事。而李二陛下神情悠然,看不出喜怒。

    房俊便也不说话,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语一点问题都没有。

    良久,李二陛下才抬起眼皮看了房俊一眼,言语平淡:“真这么看?”

    房俊安之若素:“自然是真的。”

    李二陛下不置可否,淡然道:“说说理由。”

    房俊活动一下腿脚,他是真的不适应这种跪坐的姿势,对于这种古礼没什么看法,只是单纯的不习惯……

    “华亭镇隶属于苏州府,虽然此地稍显偏僻,却距离苏州很近,而且三面靠海,视野开拓,海运发达。若是能将此地经营成一处通商口岸,有得天独厚之地理优势,可以一举沟通江南商路,用不了几年,将成为江南一地甚至整个大唐最大的商业集散中心。”

    这是来自于武媚娘的启发。

    至于将华亭镇经营成一处通商口岸,则是在敕封圣旨下达的时候便有这个想法。毕竟放着后世上海这个东方最大的港口却不发展海运,实在是有些丢穿越者的脸……

    李二陛下略感欣慰的点点头。

    他还真以为房俊看不出将华亭镇赐予他作为封地的目的,而对圣旨生出怨尤之心,毕竟华亭镇那地方确实荒凉偏僻。

    但是将华亭镇经营成为江南的通商口岸、集散中心……

    说实话,李二陛下只是想将此地建设一处港口,供给水师驻扎,以便日后东征而已。

    建设军港并不太难,但是要营建一处通商口岸,工程可就大了去了。

    李二陛下略微皱眉:“有这个必要?”

    工程大了,花钱自然就多。

    虽然现在观众商业兴盛,税收不少,玻璃作坊更是远销海外,每年都有大量的利润。但是相比于东征高句丽所需要耗费的钱粮相比,依旧是捉禁见肘,不得不省着花。

    李二陛下已经从房家湾码头见识到了商业繁荣所带来的好处,但是江南距离长安太远,那可是江南士族盘踞的地盘,就算商业兴盛起来,得到最大好处的必然是江南士族。国库拨出大量银钱兴建通商口岸,获益最大的却是一向与朝廷貌合神离的江南士族,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李二陛下才不愿意干……

    房俊当然明白李二陛下的顾忌所在。

    他点点头,说道:“非常有必要。不过父皇大概误会了儿臣的意思,儿臣想要兴建的不是一般的商业口岸,而是直接受到户部直属的市舶司,所有前来大唐经商的海商,朝廷分发文书,告知唯有这一处作为朝廷允许的通商口岸,其余在任何地方靠岸登陆,即视为走私。而口岸的所有税收,除去一部分留作日常运营之外,悉数上缴国库。”

    此时的大唐,并无“市舶司”这个概念。

    历史上在唐高宗显庆年间,在广州设立“市舶使”,这才是“市舶司”的前身。

    李二陛正捋着胡子听得聚精会神,等到听了将华亭镇作为全国唯一合法的通商口岸,惊得下手一颤,差点把胡子都揪下来……

    这岂不是断绝了江南士族的根脉?

    江南士族之所以盘踞江南几百年,势力繁盛,便是因为利润极大的海贸!现在房俊这一个“市舶司”一旦建立,等同于决断了江南士族的根基,这些家伙岂会善罢甘休?

    就连李二陛下也不得不憋屈的承认,江南,那是江南士族的江南!一旦这些江南士族发现根基动摇,必然发起歇斯底里的反扑,在江南那一亩三分地,便是朝廷面对江南士族的发疯也无能为力!

    难道真的来一个血洗江南?

    李二陛下当然不会那么干!一旦江南动摇,自己的东征大业不知道就得被拖延多少年,自己现在年富力强,可若是十几二十年后,还有精力去筹谋东征高句丽么?

    李二陛下摇头叹息,房俊的这个设想足以令他心动,但是并无多少成功的可能。

    “这个口岸一旦开启,必然遭受江南士族的全力抵制,怕是刚刚建成,即将夭折。”

    没有江南士族的支持,这个口岸也就相当于名存实亡,总不能指望着商品从华亭镇登陆,然后再转走水路销往关中吧?

    房俊却是早有腹案,信心十足道:“父皇明鉴,其实此事的成败不在江南士族,而在于各国的海商。”

    李二陛下不解:“这是为何?”

    房俊自信道:“商贾以逐利为天性,只要有利润,杀头的买卖都有人干!江南士族抵制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想要追求巨额的利润,一旦口岸被朝廷控制,所有的税收都归入朝廷,这就影响了他们的收益。他们的做法无非是在抵制华亭镇的同时,在沿海各地照常接受外国商船,生意照做。但是如果我们能控制住各国的海商,使得他们除了华亭镇,别的地方不敢去,便等于掐断了江南士族的供给,外面的商品进不来,他们的商品出不去,这生意怎么做?”

    李二陛下恍然。

    做生意都是为了赚钱,一旦江南的商路被严格控制,就等于在江南士族的脖子上勒了一条绳索。不在华亭镇做生意,那就没有生意可做!

    江南士族是由多个家族组成的,彼此之间虽然同气连枝,却也必然有竞争、有龌蹉,不可能至始至终同心同德。面对巨额利润的诱惑,必然有人舍去联盟,投入朝廷的怀抱。

    此举非但可以整合江南的商业,甚至可以使得朝廷加大对于江南的掌控力度。

    一旦华亭镇口岸当真成为江南地区唯一的通商口岸……

    整个江南都尽在朝廷彀中矣!

    李二陛下压制住兴奋的心情,他还有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外国的货商亦是商人,他们追求的也是利润,如何能听从你的调遣,只在华亭镇登岸?”

    房俊嘴角一跳,露出一个森寒的笑容:“谁不听,吾大唐的万里海疆就不欢迎谁。大海之上风急浪险,谁知道发生什么不测之祸?父皇难不成以为儿臣将要组建的新式水师,就只能运运粮草兵卒?”

    李二陛下一拍大腿,大声道:“回头拟一份奏折呈给朕,朕便颁旨成立这个通商口岸!”

    谁不听话,那就干掉谁!

    这简直太对李二陛下的胃口了……

    杀人放火什么的,对于李二陛下根本就没有丝毫心理负担。至于那些不听话的外国商船?

    呵呵……

    房俊就知道李二陛下会同意这件事,赶紧说道:“儿臣还没说完呢……”

    李二陛下欣然道:“还有什么,但说无妨!”

    他简直太开心了!

    这房俊果真是有宰辅之才啊!

    随随便便出个主意,不仅能帮助朝廷收缴大量赋税,更能加强对江南的掌控,简直是妖孽啊!

    这个在长安城里肆意妄为的纨绔子弟,一旦放出长安虎啸天下,会干出一番什么样的事业?

    李二陛下现在是越看房俊越喜欢!

    如此惊才绝艳,简直就是天赐大唐的礼物……

    房俊被李二陛下热切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干咳一声,说道:“儿臣请父皇取消全国的关津之税,只保留外国商品的关税,余者只收取市卖之税。如此一来,可以加大关税的征收额度,不至于引起国内商贾的怨言,同时抑制进口,鼓励出口,扩大贸易顺差。”

    李二陛下听着这些天书一般的词汇,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