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一章 穿越者的金手指
    将会开创一个千古未有之新时代!

    房玄龄的见识尚未能穿越千古意识到商税的重要性,但是有一点作为宰相是看的很清楚的——一旦商税成为帝国税赋之根本,将大大降低天灾对于帝国经济之影响。

    一个庞大的帝国,最大的敌人是谁?

    不是四周环伺的豪强邻邦,不是境内纷涌的遍地烽烟,而是天灾!

    或涝或旱,对于以农立国的国度来说,既是一场战争……

    多少个强盛一时的帝国没有败给强大的帝国,却在一场不可遏止的天灾面前分崩离析?没有天灾,人人能吃饱肚子,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所建立的帝国,便不可战胜!

    商税啊……

    房玄龄一时无言,心神震撼。

    房俊抬首望着窗外明媚的春光,轻声说道:“千百年来,这片土地上勤劳的人民被加诸于身的禁锢实在太多,多到不得不辛勤耕作流血流汗,却依旧如同牛马一般被压榨,直至榨干最后一份血肉,全无活路……而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却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压榨而来的膏腴血汗,依旧鞭策着勤劳的人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无休止……”

    说到此处,房俊的声音渐渐高亢,充满了愤懑与抗争:“凭什么?就凭他们生来就是世家豪族的血脉,天然便高人一等?凭他们祖先的奋斗,所以生来就能读书识字?”

    见到父亲沉默的面容,房俊激动的心情略微平缓,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土地,是生存的根本,亦是原罪。历史上,历朝历代都是在重复着土地分配、集中、垄断、然后再分配的过程。只是这个过程当中,王朝一个个的兴起,土地分配到人民手里,然后当土地渐渐的集中到一部分人手里,王朝再一个个的崩溃。前一代人所创造的兴盛文明,往往就在王朝的兴起于覆灭之间灰飞烟灭,然后重头再来。”

    语句铿锵,字字珠玑!

    房玄龄是彻彻底底被自己的儿子给震撼了!

    震得他目瞪口呆,神摇目眩!

    居然将王朝兴灭的原因,归咎于土地的分散与集中?房玄龄发誓,自认为熟读史书通晓政治的他,居然从未在这个角度去考量一个帝国的发展与前途!

    这不是说房玄龄不及房俊,只能说是时代的差距。

    就算房玄龄读书破万卷,从中领会的真理又怎记得上房俊在浩瀚如烟的网络上直接攫取无数成功人士所获得的经验?换一句话来说,这个时代世界上所有的书籍加在一起,可能还不如网络上一个网站……

    这是信息的严重不对称。

    往往在房俊看来理所当然的道理,放在这个时代,就是石破天惊震烁一时!

    什么火气、玻璃、造船、印刷,统统不值一提。信息攫取量的巨大差距,才是穿越者真正的金手指!

    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房玄龄闭上眼睛,胡子微微扇动,心情激荡的沉思儿子的观点。越是思索,越是发现儿子的话语是真的有道理!

    老百姓为什么造反?

    什么青史留名、什么升官发财、什么金银美女,统统都是扯蛋!能吃饱饭,能活下去,才是唯一的动力!只要有一口饭吃,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没有一个老百姓能被裹挟着干起造反这种杀头的买卖!

    说到底,就是为了土地!

    能够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自己的辛勤和汗水填饱自己的肚子,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满足了这一点,就是天下升平的繁华盛世,反之,就是天下动荡,王朝覆灭!

    房玄龄有一种拨云见日、茅塞顿开的舒畅感!

    有一种万千愚昧,吾独自掌握天地真谛的豁然!

    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啊……

    自己的儿子不仅看到了这个万世混沌、王朝周而复始的原罪,更提出了解决之法!

    只有将人民从土地的束缚上解脱出来,让人民即便没有土地,亦能吃饱肚子活下去,谁会造反?相对的,既然土地已经不是唯一的生产资料,那些地主豪强世家门阀们,还会拼了命的一辈又一辈的囤积土地,最终导致土地严重集中,百姓无地可重,不得不造反的恶果么?

    商业!

    将商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弥补土地之不足带来的社会问题。同样的,商业越来越大的利润,亦能让那些地主豪强们将目光从土地上挪开,投注到商业这个领域中来。

    天才一般的洞察力,天才一般的构想!

    房玄龄激动得胡子乱颤,狠狠拍了房俊的肩膀一下,赞道:“吾家之麒麟儿啊……”

    被老爹如此称赞,房俊一阵恶寒,浑身不得劲儿。

    刚想说话,房玄龄已经疑问道:“可是这深一层的见解,为何不在奏折当中说明?反而只是欲说还留、使人不得其中奥妙?”

    房俊摇头道:“光是用嘴说说,有什么用?那些所谓的士族阶级,把持着越来越多的土地,怎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言论和观点?与其用嘴说,不如做出来给他们看,当他们看到成千上万亩的良田尚且不如一个作坊创造出的价值,您猜猜他们会怎们样?”

    房玄龄喟然叹道:“说是商人逐利,这世间之人,何人不是如此?届时,定然群起而至,犹如牛虻见血。”

    这个儿子,实在是个妖孽啊!

    不但能看透世事,更熟谙人心……这儿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

    长孙府。

    春光明媚,柳绿花红。

    长孙无忌回到府中,便即坐在书房里一言不发,脸色阴沉似水,隐隐有雷霆暴怒孕育其中,心情与外面明媚的光景截然相反。长孙无忌的脾气虽然不算温和,但长孙府下人亦甚少见到家主如此神情,顿时心中忐忑,连走路都踮起脚尖,唯恐惹起家主不快,遭遇不测之祸……

    同时各个心中呐喊,以家主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还有谁能将家主招惹至此?

    坐了半晌,长孙无忌起身走到书案前,取过纸笔,奋笔疾书。

    稍倾,唤来心腹家仆。

    “这几封书信,依次送给江南的陆氏、张氏、谢氏、王氏,务必要亲手交给他们的家主,不得有误。”

    家仆躬身领命。

    长孙无忌手里捏着最后一封书信,神情纠结良久,才缓缓说道:“这封书信,要亲手送到……少主手中。”

    他本不愿让长孙冲浮出水面,但是想到长子如今必然心中愤懑异常,若是能亲手除去房俊,出了这口恶气,虽然不能在局面上有任何益处,但好歹亦能避免抑郁成疾……

    家仆一惊,豁然抬头,正迎上长孙无忌灼灼的目光。

    心中凛然,家仆赶紧跪地,低声道:“家主放心,奴婢就算是死,亦要将此书信送到少主手中,且绝不会泄露半分!”

    也是,少主畏罪潜逃,可家主又怎么会不知其去向呢?怕是皇帝也明知此事,只不过睁一眼闭一眼,懒得究根问底而已。说到底,皇帝还是念着旧情啊……

    家仆心中了然,却也深知此行的保密最是重要,稍微露出风声,皇帝或许不会深究,可那些对长孙家虎视眈眈的对手,岂能放过这等打击家主的良机?

    长孙无忌欣慰道:“不错,此行要千万保密。事成之后,老夫不吝赏赐。”

    家仆立即说道:“奴婢乃是长孙家的仆人,这条命就是长孙家给的,奴婢不图赏赐,只愿家主与少主长命百岁,心想事成。”

    “很好,去吧,选一队护卫跟着,注意安全!”

    “诺!”

    目送家仆走出去,长孙无忌重回榻上安坐,嘴角露出一抹狠厉。

    “害得吾儿有家不能归,大好前程毁于一旦,你还想借助这个什么市舶司青云直上,捞取天大的功绩?简直做梦!老夫非但让你一事无成,还要让你将这条命也丢在江南……”

    喃喃自语间,恨意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