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东宫酒宴
    几人望向楼梯口处。

    一个一身皂衣的随扈上得楼来,快步走到萧县令面前,压低声音道:“回禀县尊,得手了!”

    长孙满一拍巴掌,兴奋道:“做得好!”

    王雨庵和朱渠亦面露喜色。

    萧县令显然城府更深,只是微微点头,叮嘱道:“迅速转移,手尾收拾利索,决不可留下半点蛛丝马迹。”

    “属下明白!”

    “去吧!”

    “诺!”

    他随扈转身下楼,长孙满大笑道:“果然是地头蛇,萧兄运筹帷幄之中,吾等便有一笔大财从天而降,来来来,某以茶代酒,敬萧兄一杯!”

    王雨庵与朱渠亦不斗嘴了,一起举起茶杯:“饮圣!”

    “饮圣!”

    萧县令矜持的喝了一口茶水,目光幽幽的看着三人,语气平静道:“一笔近乎十万贯的钱财,想来诸位应当满意。此次虽然顺利,但万事皆有意外,谁也说不好好不好留下马脚,被人按图索骥找到我们身上。素闻那房二郎不是善茬,大抵就在近日将要来到苏州,大家都低调一些才好。”

    朱渠不以为然:“那房二郎在长安仗着其父权势,陛下袒护,自然无法无天横行无忌。但苏州可不是长安,没人惯着他那些毛病!到了苏州,就算他是只老虎,也得给咱江南士族老老实实的趴着!”

    江南士族经营几百年,自然有其傲气。

    房俊的名声,还镇不住这些地头蛇。非但镇不住,房俊人尚未到,这班人就已经在长孙满的撺掇之下打起了他的主意……

    萧县令冷眼看着几个有些忘乎所以的同伙,不置可否,只是浅浅的呷着茶水。

    心头却以及打定主意,此次得手,必然要跟这几个蠢货划清界限,否则搞不好就得被拖下水……

    想起族兄宋国公萧瑀的来信,萧县令淡淡瞅了长孙满一眼,唇角挑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要闹,就自己闹吧……

    任何制度都是逐渐完善并发展起来的,这不仅取决于制度本身的优劣,更取决于制度与社会环境的契合度。

    总体来说,房俊并未对贞观十四年的这场科举有什么太大的奢望。前隋科举的根基以及影响仍在,人们受其影响巨大,对于经由房俊改革的科举制度并一定能够吸收接受。

    最主要的一点,这是个世家门阀的时代……

    千百年来教育的垄断,不是印几本便宜的的书籍,著几本三字经那样通俗的启蒙读物,甚至是一场科举便能彻底改变的。平民百姓的识字率实在太低,几乎每一个识字的人拽出来都是世家门阀的子弟亦或其至近的亲戚,真正的寒门士子,凤毛麟角。

    只有当世家门阀垄断教育的情形被打破,唯才是举的科举才能真正的发展起来。

    历史上教育的垄断实在唐末五代之时,天下混乱民不聊生,五代十国纷至沓来,你方唱罢我登场,那些屹立千年的世家在一场接着一场的洗牌中纷纷轰然倒塌。

    连世家都烟消云散了,更何谈垄断教育。

    是以,到了宋朝之时,教育的成本愈加低廉,平民识字读书的机会大大增加,科举方才真正兴起。

    好的制度,依然需要合适的社会环境来运转,否则不过是纸上谈兵、空中楼阁而已……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扶持寒门崛起抵制世家门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叫上家仆套上马车,淋着蒙蒙细雨出了房府。

    街上行人稀少,但是酒肆客栈之中,却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来自关中各地的士子虽然都在礼部考场之内参加考试,但同行的家仆佣人却比士子的数量还多,此刻都围聚在酒肆客栈之内,三五成群低声交谈,略显焦急的等待着考试的结束。

    房俊坐着马车在街上缓缓行过,心情尚算不错。

    虽然科举考试想要真正达到“唯才是举”的目的任重而道远,但是只要引起天下士子的重视,这起步阶段就算是成功了。

    虽然世家门阀对于国家的同意稳定是一个不利因素,更无法将朝廷的有利政策彻底落实到天下各州府县,但是对于目前的大唐来说,帝国崛起的人才,还得依靠世家门阀。

    寒门的识字率实在是太低了……

    马车穿街过巷,啼声嘚嘚,来到东宫门外。

    下了车,家将卫鹰已经撑起油纸伞,为房俊遮住细密的雨丝。早有东宫的内侍侯在宫门处,见到房俊从马车上下来,立即颠儿颠儿的跑来,浑然不顾雨丝淋湿了帽子衣衫,至房俊面前半跪于地,恭声道:“奴婢恭迎房驸马,殿下有旨意,房驸马一到,立即请去丽正殿。”

    房俊嗯了一声,从卫鹰手里接过油纸伞,信步向宫内走去。

    雨幕之中的东宫显得静谧精致,缺了太极宫的肃穆厚重,却别有一番秀丽精美的气韵,可谓各有千秋。

    内侍宫女穿花蝴蝶一般在丽正殿进进出出,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一坛坛香醇的美酒送进殿内。房俊来到殿前雨廊之下,自有宫女上前躬身接过手里的油纸伞,然后有人将房俊引入殿内。

    殿外细雨濛濛,殿内热切融洽。

    围着当中团龙纹络的波斯地毯,一溜儿案几摆了一圈儿,七八人坐在案几之后,觥筹交错谈笑甚欢。

    见到房俊进来,坐在主位的太子李承乾笑吟吟的摆手,随意道:“二郎怎地才来?快快快,到孤身边来坐。”

    这番亲密的言谈举措,显示出在太子殿下心目中房俊的地位比之其他臣子大有不同。在座诸人有老有少,无一不是身份显赫之辈,却也暗暗羡慕嫉妒。

    即受到当今陛下的宠信重用,又与未来的皇帝这般亲密,这小子当真是是远道逆天啊……

    不管心里如何泛酸,现如今的房二是长安最红的红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况且在座诸人今日能聚在这里,亦是对房俊有事相求,面上自然不显半分不虞之色,各个笑逐颜开。

    “呵呵,二郎新婚燕尔,正是与高阳公主殿下甜蜜之时,恨不得朝朝相对,暮暮相拥,怎肯轻易踏出卧房一步呢?”说话之人圆脸白胖,笑起来一对三角眼都快看不见,正是驸马温挺。

    温挺出身太原温氏,亦是一方豪族,其父乃是唐朝宰相、虞国公温彦博。其兄温振在温彦博丧服期间悲伤过度去世,世人皆赞其纯孝。温挺尚高祖皇帝之女千金公主为妻。本身既是皇亲国戚,开房俊几句不伤大雅的玩笑,亦不算失礼。

    房俊笑道:“知我者温驸马也!当年温驸马尚千金公主,成亲三年形影不离,出则同车,入则同榻,羡煞世人也!某不才,虽欲效仿先辈之伟绩,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惭愧,惭愧!”

    “哇哈哈……”

    一阵哄堂大笑响起,驸马温挺面红耳赤,讷讷不言。

    千金公主剽悍泼辣,名扬关中。据说与温挺成亲之时并不满意,曾与闺中密友抱怨温挺“身短力弱萎靡不振”,却又怕她红杏出墙招蜂引蝶,故而整日里如影随形,片刻不离左右,传为一时笑谈。

    温挺打趣房俊不成,反而被揭露短处,怎能不羞愤不已?

    太子李承乾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虽然不待见那位千金公主姑姑,但到底是一家人,便拍了拍房俊的肩膀,笑道:“所谓骂人不揭短,二郎此举有失风度,罚酒三杯,可曾服气?”

    房俊嘿嘿一笑:“殿下有令,自然舍命相陪!”

    温挺这家伙不识好歹,却也不伤大雅,既然反击回去,房俊也就不为己甚,给太子一个面子,放他一马。

    连干三杯,面不改色。

    众人便轰然赞道:“好酒量!”

    房俊笑眯眯的看着诸人言不由衷,心中暗道全特么是演技派啊,看着架势,今日难道是这帮人有求于他?

    当下便笑呵呵的抿着小酒,再不插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