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挖个坑(上)
    酒席气氛热烈,但是长时间绕弯子打哈哈不触及正题,众人脸上挂着笑却都有些焦急……

    房俊就有些腻歪。

    中华民族的酒桌文化一脉相承,千年之后亦是这般含蓄虚伪,东拉西扯旁敲侧击,谁也不先开口就为了占据那一份先机,一个个七窍玲珑老谋深算,果然应了那句话……

    最聪明的那帮人都在混官场,古今皆然!

    不过房俊不急。

    虽然不知道李承乾突然搞出这个酒席请他来赴宴所图为何,但总归不是他有求于人,而是这帮人有求于他,况且依着他目前和李承乾的关系,这位不怎么聪明但还算有担当的太子殿下也不会把他给卖了,所以他沉得住气。

    拈着酒杯笑语盈盈,酒到杯干,态度很好,反正就是不提出心中疑惑,好似迟钝到完全看不出这帮人宴请他是另有目的。

    李承乾有点坐不住了,趁着房俊低头斟酒的功夫,给斜对面一个长身玉立英俊潇洒的青年使了个眼色。

    房俊始终留意着李承乾呢,见状暗笑。

    李承乾不是笨蛋,反而还很聪明,否则亦不能在太子生涯的前期得到李二陛下那般宠信和扶持。但总归欠缺了一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沉稳,行事难免浮躁缺少耐性。也这是因为这个缺点,历史在不久之后就将被酒席上这帮东宫近臣裹挟,打起了谋反干掉李二陛下的主意。

    房俊斜着眼看着李承乾使眼色的那个青年。

    这人叫贺兰楚石,与武媚娘的姐姐武顺娘那个短命鬼丈夫贺兰越石是同宗堂兄弟。此人还有一个身份,是侯君集的女婿……

    没错,历史上正是这个家伙在纥干承基向李二陛下密告太子李承乾谋反之后,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岳丈泰山侯君集给卖了,并且将密谋的前后细节一丝不落的告知李二陛下。

    虽然现在因为房俊的出现,长孙冲连续失势的情况下昏了头,暗中撺掇使得侯君集谋反提前发作,李承乾只是虚惊一场,非但未曾受到太多牵连,反而促使李二陛下下定决心稳固李承乾的储君之位,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但这帮人皆是太子心腹,且各个胆大包天又利欲熏心,谁知道还会不会搞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蠢事,将李承乾拖进沟里?

    房俊婆娑着下巴,寻思这是不是要事先挖个坑,将这帮鼠目寸光愚蠢至极的混蛋都给埋了……

    那边贺兰楚石收到李承乾眼色,举起酒杯笑着对房俊说道:“虽然跟二郎是旧识,却一直未曾得到机会亲近,实在遗憾。说起来,你我二人还是亲戚呢。”

    房俊眨眨眼,故作讶然道:“此话怎讲?”

    一旁五大三粗的左屯卫中郎将,东宫千牛李安俨操着破锣一般的嗓子笑道:“二郎居然不知?你府上的小妾武氏,有个姐姐嫁给了楚石老弟的堂兄贺兰越石,只可惜贺兰越石早逝,徒留家人独守空闺,日复一日品尝孤独寂寞滋味,实在是暴殄天物啊!楚石老弟的原配千年病故,这不正同族中长辈商议,想要将那武顺娘娶回来做个侧室。若是当真心想事成,你二人可就是连襟了,那可真真正正是一家人,哇哈哈!”

    房俊眼见眯了起来,心中不爽。

    虽然阴差阳错的跟武顺娘有了一席之欢,自己也甚是贪恋武顺娘丰腴柔软的身体,更留恋于那种打破世俗的禁忌……但房俊却当真没有想过要霸占武顺娘。

    作为一个现代人,露水夫妻***爱都不算个事儿,不至于因此就将对方视为自己的禁脔。

    如若有人想要娶武顺娘做个续弦,房俊会觉得很高兴。毕竟一个年青的女人独守空闺实在太过难熬,没有男人的日子连个依靠都没有。

    但是娶回去做个侧室,房俊觉得不妥。

    这个年代的侧室没比小妾强多少,男尊女卑的社会形态之下,完全等用于家主的一件货物,那是可以随便送人的,可见有多么轻贱!

    最最关键的是,想要娶武顺娘的这个男人叫做贺兰楚石……

    尽管侯君集的谋反案提前爆发,贺兰楚石并未参与其中,但是这种为了利益可以鼓动太子谋反、然后就毫无节操的出卖自己岳父的家伙,会是个能托付终身的良人么?

    没有侯君集的谋反案,必然还有别的什么事。这种人目无远见偏偏还刚愎自用欲壑难填,作死的道路绝对不会只有一条。

    心中念头转动,房俊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惭愧惭愧,某居然不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那以后当真要亲近亲近!”

    见他如此说,贺兰楚石大喜,试探着说道:“那可是某高攀了!放眼大唐,谁人不知房二郎有‘财神’之名,聚财之术天下无双,说是点石成金亦不为过!这往后有何生财之道,还请二郎多多提携,让兄弟也跟着沾沾光!”

    大抵这就是今日的主题了吧?

    房俊嘴里打着哈哈:“既然是自家兄弟,何必如此见外?带着大伙一起发财自然没问题,但各位都是明白人,这世上哪里有稳赚不赔的生意?赚了钱自然大家你好我好,但若是不小心赔了,楚石大哥可不能怨我!”

    话说得漂亮,心里却是有些意外。

    都是家资不菲、官高爵显之辈,就为了一点黄白之物,这么多人还要搬动太子这尊大神来宴请自己?

    众人就等着房俊这句话呢,闻言自然大喜。

    李安俨举起酒杯,大笑道:“二郎可不能厚此薄彼,楚石老弟与你是亲戚,咱们可也都是好兄弟,有什么好事,可得带上大家伙!”

    房俊自然满脸笑容:“一定,一定!”

    心里暗自留意,深知这只是个试探的开头,戏肉还没上场呢……

    果不其然,推杯换盏几轮过后,安静了好一会儿的温挺叹息道:“吾等是当真羡慕二郎啊!玻璃作坊咱就不说了,现如今那是陛下的产业,可房家湾那一处码头,哪一日不是樯橹遮天舟楫如云?二郎反手之间便可日进斗金,过得有滋有味。吾等看似身份显赫,可哪一个不是终日被家中的开销用度愁的直揪头发?”

    房俊一愣,心中大骂!

    娘咧,居然把注意打到老子的码头上去了?

    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特么你以为你是谁?

    见到房俊一张黑脸瞬间转冷,贺兰楚石差点破口大骂温挺没脑子!话是你那么说的么?谁不知道房家湾码头那是房俊的根基,甭说是你温挺,就算当初长孙无忌看着眼热想要横插一脚,不可被房俊一脚踹开?

    这简直就是要抢人家碗里的饭,人家是要掀桌子的!

    贺兰楚石赶紧说道:“温驸马是不是喝醉了,胡言乱语起来?”

    温挺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惹起房俊误会,赶紧陪着笑脸说道:“怪我,怪我!一喝酒这张嘴就发飘,说话不过脑子,二郎仁厚,万勿见怪,咱就只是说说,可啥意思都没有!”

    房俊看他不似作伪,也有点懵。

    哥几个,你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李承乾低头喝酒,众人的目光便看向一直未曾说话的杜荷。

    虽然因为侯君集谋反之事受了牵连,不过陛下并未过多怪责杜荷,毕竟是杜如晦的情分尚有一份存在,李二陛下亦不想自己当年的肱骨之臣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论起来,在座之人除了太子李承乾,就要数杜荷同房俊的关系亲近。

    贺兰楚石这个“连襟”纯属扯蛋,就算他当真娶了武顺娘,依靠侧室和房俊的小妾联系起来的关系,怎比得上杜荷这种正儿八经的“连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