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挖个坑(中)
    杜荷一直自斟自饮,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一直以来,他是很不起房俊的……

    这夯货没他长得俊,没他聪明,没他处事圆滑,可为啥自己招招错,这家伙却坐了他房家作坊生产的“窜天猴儿”一样,蹭蹭蹭一个劲儿的往上窜?

    自己现如今只剩下一个驸马都尉的名头,而房家呢?

    华亭侯、右武卫将军、沧海道行军大总管……

    这特么已经是封疆大吏了啊!

    这小子才多大?

    假以时日,必然是帝国之栋梁!

    同样都是驸马,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杜荷心里有根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是以今日情绪甚是低落,也不会凑趣奉承房家,只是自顾自的喝闷酒。不过事先已有商议,太子不能开口,这件事必须得他这个名义上跟房家最“亲厚”的人来说。

    心里虽然腻歪,可也不得不开口……

    杜荷放下酒杯,振奋了一下精神,看着房俊说道:“诸位皆在殿下麾下效力,日后必然愈加亲近,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二郎通融。”

    房俊呵呵一笑,看着杜荷,等着他的下文。

    谁跟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帮没脑子的傻缺,居然还抬出太子来压我?

    他眼尾留意着李承乾,杜荷说出这番话语之后,李承乾脸色明显有些僵硬,显然有些纠结。房俊暗叹,怪不得历史上的李承乾会被自己身边的这帮不着调儿的家伙裹挟,赶出了愚蠢至极点的谋反之事,性格太软了啊……

    很明显,今日之事定然是这帮家伙商议好了之后,请太子出面将他叫来。太子李承乾相比心中并不是十分同意,只不过一个不太懂的拒绝的人,自然不忍打消属下的积极性。

    被裹挟了……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李承乾虽然稳定了储君之位,但是在朝中势力全无,也只能依靠这帮汇聚在他身边的蠢货,否则就当真成了一个光杆司令。

    这太子当得,真是憋屈啊!

    房俊心里对李承乾有些同情。

    又或者,李承乾明知这帮家伙不着调儿,但是为了笼络几个肯在他身边听令的属下,亦不得不违心为之?

    杜荷说完这一番话,按照套路房俊怎么也要客气几句,然后他再将今日的意图和盘托出。谁知道房俊一言不发,就这么看着他……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令杜荷一时不知自己是不是要继续说下去。

    这就尴尬了……

    李承乾将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百味杂陈。

    就你们这一帮夯货,还要跟房俊玩心眼儿?简直不知所谓!难道看房俊一张黑脸就是个直肠子的傻子?

    呵呵……

    同时心中也有些悲凉。

    正如房俊所想,他身为太子,但是身边没人可用啊!既然是东宫太子,那是要自有一套体系的,羽翼之下总要有几个人才来完成皇帝交代下来的任务,总不能去跟陛下讨人吧?

    这亦是身为太子的纠结之处。

    身边的人太多了,会让皇帝忌惮,你想造反还是咋滴?

    可身边无人,同时又会让皇帝失望,当了太子连几个可用之才都没有,统率力太低,不能团结属下,江山交给你怎能放心呢?

    宴席之上一时陷入一种出人预料的沉默……

    终究还是杜荷舍出去面皮,涨红着脸说道:“素闻二郎名下的‘东大唐商号’筹备已久,眼下二郎即将前往江南,主持海贸事宜,想必商号将要迎来一番几句扩张。不知可否让吾等加入其中?多少份子,多少银钱,只需二郎说个数目,吾等绝无二话!”

    温挺在一边帮腔道:“是啊是啊,二郎你一句话,吾等以你马首是瞻!大家只是想跟着你赚些银钱,呵呵……”

    房俊简直啼笑皆非!

    加入“东大唐商号”?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问题是你们凭什么?!

    现如今“东大唐商号”的股东,除了李二陛下之外,尚有赵国公府、英国公府、卫国公府、卢国公府、蒋国公府……哪一个不是树大根深的当朝显贵,你们有啥?

    不过断然拒绝的话……也无必要。

    房俊想了想,为难道:“诸位应当知道,这‘东大唐商号’虽然名义上由某来执掌,实际上是陛下的买卖,谁入股谁退出,那是陛下才能说的算。这件事上,某爱莫能助啊……”

    众人愣了愣,尽皆失望。

    随着房俊请建市舶司的奏折通过,从今以后总揽海贸,现在整个大唐谁不知道“东大唐商号”的“钱途远大”?只要能跟得上脚步,不仅钱财之上收获无数,更能跟诸多朝中大佬加深往来,好处实在太多了!

    记得当初房俊搞出这么一个商号,朝中几大家族缴纳了巨额银钱入股之时,天下嘲笑者不知凡几。

    可是现在……

    就算你愿意付出当初十倍的代价,这条船你也上不去!

    虽然失望,诸人却也知道房俊说的乃是实情。如此庞大的一个商号,网络了当今朝中最有势力的重臣,凭借房俊是玩不转的。只有陛下能执掌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

    不甘心啊……

    房俊眼珠子转转,看着一脸失望之色的主人,咳了一声,说道:“不过……”

    诸人一愣,不过什么?

    但是随即反应过来,就是喜欢你的“不过”啊!既然是“不过”,那就是有转折,就是有希望!

    几双眼睛齐刷刷的往房俊看来,目光充满希冀。

    房俊咳了一声,为难一般的叹口气,说道:“说实话,商号的份子,诸位想都别想了,陛下其会将到手的利益让出来?不过既然大家如此看重小弟,小弟也不忍令大家失望。这样,小弟不是将要重建一支水师么?便在水师当中组建一个冲锋队,由几位哥哥派遣家将部曲加入其中,且还要一部分承担军械物资的供应,然后按照各家出人出力的多少,公平分配份额,大家意下如何?”

    几个人你眼看我眼,都有些懵。

    兄弟,咱是要跟你做生意啊,可不是想跟你行军打仗!想要捞功勋的话,咱不会通过家族的力量在将来的东征大军里头谋一个职位?

    跟着你这押运粮草的水师混个什么劲儿!

    李承乾不解问道道:“这个……那啥,请恕孤不解,这个冲锋队……为何还要有份额?”

    太子殿下本来不愿意插言的,他能将房俊叫来,已经算是给这帮手下面子了。他可不想让房俊误会他是以太子之威势强迫房俊答应什么条件。

    但是房俊的建议,他又实在不懂,忍不住便问出口。

    他这么一问,贺兰楚石、杜荷等人也反应过来,谁家的军队还要有份额?

    房俊呵呵一笑:“回殿下的话,各位若是能派遣家将部曲加入这支冲锋队,便是对帝国的强大出人出力,便是对未来的东征无限支持,便是对陛下毫无保留的忠诚……”

    娘咧!

    向皇帝示好?这可是天大的功绩啊!

    诸人顿时热血沸腾!都不是傻子,与其等到陛下誓师东征之时才加入军中,让人不屑的看出是混一把捞功勋,何不事先投资在水师这边?

    谁都知道陛下对水师报以重望,将来东征,水师就是大军的先锋!

    怪不得房俊这小子能平步青云,升官升的连一干当年跟陛下出生入死的老家伙都羡慕嫉妒恨,人家是真有料啊!只是派遣一些家将部曲,就能得到陛下的龙颜大悦,何乐而不为?

    就算这些家将部曲都死光了,那也是超值啊!

    谁知没等诸人表态,房俊又放出一个大卫星!

    黑脸笑呵呵的像是一朵花,房俊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说道:“诸位应当知道,一支军队的战斗力是要在战场之上形成的,没打过仗的军队,万一将来拉到高句丽在战场上拉稀了,小弟的小命都难保!所以,水师成军之后,小弟会将其拉出去,以战代练!而敌人呢,就是沿海的各路海盗!大唐商业繁盛,尤其是江南一代,海贸更是兴旺!周边各国甚至是遥远的大食都有商船往来交易,沿海的海盗自然猖獗,最重要的是,这些海盗可是各个都肥得流油……呵呵,大家懂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