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七章 搞大发了!
    贺兰楚石、李安俨、杜荷、温挺等人回去跟家里一商议,一致认为这笔买卖做得过。家中的那些家将部曲虽然都是百战精锐,可说到底也不过是奴仆而已,大唐南征北战军中精锐战兵不可计数。以这些家族的能力想要将一批来自天下各处的府兵从军中撤回然后转成奴籍,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相比起来,房俊所画出的大饼实在太过诱人,最关键的一点,房俊以往的“敛财之术”太过神奇,不管是什么买卖,只要房俊敢做,那就绝对大有可为。

    更何况这其中还有“为水师出钱出力”这么一个向皇帝示好的机会……

    事不宜迟,第二天各人就先后来到房府,拿出家中商议好的筹码,各有钱粮兵甲军械若干,以及数目不等的家将部曲,连同奴籍契约一起交给房俊。

    房俊自然欣然笑纳。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想要加入“水师冲锋队”的家族越来越多,房府大门客似云来,几乎连门槛都给踩破了……

    事情的起因,是不知最初的那几家之中有谁走漏了风声,许是酒酣耳热之时无意间露了话风,许是故意如此别有用心,反正“冲锋队”之事闹得长安城里的上层家族几乎无人不知。

    “东大唐商号”之事,现在几乎所有的世家门阀都扼腕叹息、悔不当初。若是房俊当时提出来这个主意的时候,大家能够看得远一切给予支持,现在已经上了皇帝的大船,总揽海贸行商四海,那得是多大一份产业?

    几乎所有够资格的,又没有搭上“东大唐商号”这条大船的世家豪门,全都盯上了这个“冲锋队”。

    在这些人看来,全力发展海贸已经成为帝国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既定国策,注定了前途无限。既然“东大唐商号”这条船已经启航,想上也上不去了,那不如死死的拉住“冲锋队”这条小舢板,反正不能被主流抛弃掉队!

    更何况有房俊在,凭借这位“财神爷”的手腕,最起码赚个够本不难吧?

    于是乎,亲自上门的、托人说情的、直接的、委婉的、迂回的……各大豪门纷纷出动,唯恐房俊不卖面子。想来也是,既然叫做“冲锋队”,明显规模不会很大,而且这是房俊抹不开面子在东宫答应下来的,万一到时候以“人员已满”的借口拒绝了怎么办?

    只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房俊会拒绝么?

    这家伙早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乐坏了……

    房俊一连数日周旋于各种宴会酒席之间,面对各大家族的请求先是故作为难,然后咬牙答应下来。分寸拿捏妙道毫巅,即卖了人情又收了实惠,演技直逼后世的小金人儿……

    没错,在房俊的预想中,前前后后各大世家门阀哭着喊着“塞进来”的家将部曲多大三千人!这三千人对于急欲开辟局面的房俊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天大的实惠!

    要知道,但凡能被家主收为部曲家将者,要么剽悍精锐,要么忠诚可靠。相比起来,还是忠诚更加难得,是以各家递交的家将部曲,尽皆是悍勇之士。

    这三千家将,单轮兵员素质来说,绝对不下于当年李靖以之纵横漠北的百战之师。当然,若是拉到战场上两军对阵,那绝对不堪一击。

    沙场决胜,可不仅仅是兵员素质那么简单……

    一支精锐之师,要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战魂”,一种无坚不摧、攻无不克的信仰,要能够在绝境之中有逆尔胜之的霸气,在顺境之中有与敌皆亡的血性!

    三千家将,只是一盘散沙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素质极佳的兵源若是能够被名将操练,成为强军的可能性自然大大超过一群乌合之众。有这三千家将在手,未来的水师骨架已经不用发愁!

    至于将来从海盗手里抢掠回来的财富……

    呵呵!

    房俊对于自己这一手“无中生有”满意到不行!

    当然,世事皆有正反,正如宝剑有双锋。

    房俊满意,自然就会有人不满意……

    “冲锋队”这个词汇是最近长安上层家族谈及最频繁的,而且因为家将部曲的频繁调动惹得“百骑”整日里风声鹤唳,全部探马发派出去,密切注意各大家族的动向,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搞得“百骑”如临大敌,紧张兮兮。

    终于,李二陛下坐不住了……

    这是要搞大事情啊,房俊这厮到底在想什么?

    各大家族或者不断的将城外封地的家将部曲调入长安,或者将城内的家将部曲派遣向各处的封地,总之人员流动异常频繁。名义上是调集家将部曲准备加入房俊的“冲锋队”,但是谁敢保证这其中就不会有一切别有用心者玩出什么别的花招,危及到京师的安全?

    作为一名皇帝,最怕的就是这种局势不在掌握之中的混乱!

    李二陛下有些恼火,想要将房俊找来呵斥一顿。不过想了想,又觉得既然刚刚给房俊升了官,并且委任其一道总管的职务,便应当给予足够的信任。

    若是自己公开质疑他的行为,日后到了江南,如何服众?

    不过这事儿让李二陛下心里堵得慌,也有点看不明白房俊此举的用意何在。至于传说中的“卖各大家族一个面子”这种说法,李二陛下嗤之以鼻。

    那个棒槌犯起倔来连自己这个皇帝的面子都不卖,那些所谓的世家门阀又算是那颗葱?

    李二陛下明知房俊此举背后必有深意,或者隐藏着什么坏水儿,偏偏看不出来,愈发郁闷。只好将太子从东宫招来,详细询问一番。

    “那小王八蛋又出什么幺蛾子?”

    李二陛下一见到李承乾,便阴沉着脸问道。

    古人讲究“隔辈亲”,跟孙辈可以慈祥喜爱,但是面对儿子,必须摆出严父的威严,稍有差错便要严加训斥,一时片刻也不得纵容,“惯子如杀父”,自古皆然!

    普通百姓家如此,皇家亦是如此。

    李承乾被李二陛下吓得一哆嗦,心中虽然腹诽房俊是王八蛋你这个岳父成了啥?但面上却诚惶诚恐犹如耗子见了猫一般俯首帖耳,将房俊的想法一五一十彻彻底底的说出来……

    李二陛下愣神良久,才吁出口气,摇头叹道:“这小子……快要成精了!”

    李承乾默默点头,深以为然。

    叹息一阵,李二陛下摆手让李承乾坐了,问道:“科举之事,可曾稳妥?”

    前几日科举考试便已经全部结束,这几日礼部正在加紧阅卷,然后根据名次排出皇榜,昭告天下。

    李承乾无奈道:“阅卷已经完成,正在统计名次。不过此次科举考试依然是世家门阀的子弟占据绝大部分席位,真正的寒门士子凤毛麟角,能够脱颖而出的,更是绝无仅有。”

    科举考试的目的就是打破世家门阀对于教育的垄断,现在看来,寒门想要崛起,甚至取世家门阀而代之,当真是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兮慢慢求索……

    不过这种情形早在房俊改革科举制度之时,已经公开提出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扭转寒门与世家的形势,还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是几代人的努力才行。

    不过,只要将科举制度坚持下去,李二陛下坚信必将达到不论世家还是寒门,“唯才是举”的那一天!

    李二陛下懒得去管哪个士子夺得“状元”,只是对太子语重心长的说道:“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当皇帝,不需要武功盖世斩将夺旗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亦不需要饱学鸿儒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唯有一样必须要做到识人!能分辨臣子的忠奸贤愚,然后对其量才施用,这就是一个好皇帝!否则,就算隋炀帝武功不凡、文采斐然,亦是破家亡国之昏庸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