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开不得玩笑
    卫公一生磊落,岂会在意这些虚名?

    当初高祖李渊据晋阳密谋起兵,卫公也敢前往长安去找隋炀帝告发!之后事发被擒,高祖皇帝还不是毫无保留的予以信任,托付重任?

    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做了就要一往无前直至成功,这就是卫公的风格!

    苏定方的心情瞬间无限美好!

    李靖欣然道:“那房二虽然行军布阵是个棒槌,但练兵却很是有一套。老夫闲来无事,亦会收集次子在神机营之时的练兵之法,其中颇多受益。水师虽然跟步骑在战术上大相径庭,但万变不离其宗,兵贵神速而已。练成一支强兵,辅以快速突进的战术,自可无往而不利,攻无不克!”

    世间所有事大抵都是一样,所谓“一法通则百法明”,抛去那些流于表面的东西,实质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李靖的这番话看似复杂,但若是让房俊来总结,亦不过只有一个核心机动力!

    从战术层面来说,这就是最终极的目标。当然,实际操作的时候限于气候、兵力、地形、补给等等因素,会复杂得多……

    苏定方心头有一种忽然开朗的感觉!

    他实在是寂寞的太久了!

    因为是卫公李靖的心腹猛将,在李靖受到皇帝猜忌而主动卸去军权深居简出之时,受到各方“揣摩上意”之辈的打击排挤几乎是必然的遭遇。

    苏定方并未因此而对李靖心有怨恕。

    李靖不仅仅是他的主帅,更是他的师傅、是他的偶像、是他的亲人!为了李靖就算一死尚且不惧,何况只是一时的打压落魄?

    苏定方自以为自己达到了卫公一样的境界,能够笑看花开花落,风起波涌,我自巍然不动。然而当房俊向他伸出招揽之意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渴望着什么。

    寂寞太久了啊……

    他苏定方就是一个军汉,就是要在沙场之上冲锋陷阵,就是要在敌阵当中纵横冲杀,就是要抛洒热血风餐露宿!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死在冲锋的路上马革裹尸,那样的苏定方,才是真正的苏定方!

    而不是困在这座繁华锦绣的城市里只能仰首看看鸿雁穿云鹰隼振翅,将自己的年华与壮志共草木同朽……

    苏定方站起身,大礼参拜:“末将累受卫公恩惠,今生今世无以为报,只待来生衔草接环,再为报答。”

    他是真心实意的敬重、感激李靖!

    李靖却啼笑皆非,嗔骂道:“某提拔你军职,教授你兵法,难道就是为了你的报答?哼哼,一介军汉,就算祖坟冒青烟了亦不过一个十二卫大将军,有何资格能报答某?”

    苏定方大是尴尬,挠挠头,讪笑不已。

    李靖长身而起,淡淡道:“随我来!”

    言罢,走出凉亭。

    苏定方紧随其后,看着李靖虽然年迈却依旧挺拔如杨的伟岸身姿,步履迈动之间那一股凌厉如刀风卷云涌的气概,心中的敬重这情愈发浓厚。

    这就是大唐军界第一人的绝世风采!

    李靖背负双手,来到前院的书房,在书案之上拿起一本书籍,随意的抛给苏定方,说道:“今日某将以往行军之时的一些心得体会整理了一下,编撰此书。尔闲来无事的时候,可熟读钻研,想来对你定有借鉴之处。”

    苏定方捧着书籍定睛一看,扉页上有三个大字六军镜!

    这是卫公一生兵法之凝炼,这是“军神”的真传!

    苏定方长跪于地,以首顿地,行师徒之大礼,口中哽咽不能言。

    李靖捋着胡须,挥了挥手,一脸嫌弃的模样:“休要做出这等小儿女之态,遭人恶心!某一生兵法战略,已然尽数传授与你,教无可教。至于能否融汇贯通青出于蓝,则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行啦,赶紧起来擦擦鼻涕,恶心死了……还不速速去你那恩主之处报道?当知房俊那小子在长安城里搞出了大动作,即日之间招揽猛士无数,若是去得晚了,没了你的位置,那时候再痛哭流涕不迟!”

    苏定方近日都为是否答应房俊而纠结,哪里有心思关注别的?因此并不知道房俊大肆“招兵买马”连皇帝都给惊动了之事。此时闻言,虽然心中疑惑,却只是豪气干云道:“某乃卫公弟子,就算只是学了卫公兵法韬略之皮毛,又岂是那等凡夫俗子能比?卫公且在长安闲坐品茗,静看某苏定方纵横七海,定不负卫公之教导!”

    对于自己的能力,苏定方完全自信!

    大唐军中除去卫公李靖之外,也就一个李绩能被他忌惮,余者程咬金、尉迟恭、李孝恭、牛进达之流,猛则猛矣,却完全不被他放在眼内!

    李靖淡然一笑,自己看中的传人,自当有这份气魄。

    不过转瞬之间,李靖变得一脸懊恼之色,拍了拍书案,不悦说道:“某不管你能不能纵横七海,以不管你能不能功成名就,更不管你是不是能将某的兵法韬略发扬光大……某只有一事,一直耿耿于怀。那龙井茶乃是某的最爱,然而上品并不在市面流传,而老夫今时不同昨日,落魄潦倒受尽嘲讽,房俊那厮显然是不将某放在眼里,满朝文武但凡有点能量的哪个不受到他的馈赠?偏偏从不登这卫国公府的大门,当真是岂有此理!尔此番南下,既然在房俊麾下效力,某只有一个要求多弄点上品龙井回来,可否?”

    看着卫公有些可怜兮兮的眼神……苏定方顿时怒了!

    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际,苏定方愤然道:“那房俊当真如此羞辱卫公乎?”

    李靖有些傻眼,无语的看着怒发冲冠的苏定方。

    这家伙真是没有幽默感,开不得玩笑啊……

    李靖尴尬的揉揉鼻子,本想缓和一下离别的伤感气氛,谁知道这个夯货完全开不得玩笑。真不知这么一个夯货跟房俊那个棒槌凑在一起,对于大唐是福是祸……

    李靖尴尬不已,羞恼道:“为将者当心思灵透,所思所想,似你这般一根筋的莽汉,如何能在战场博取不世之战功,彪炳青史?速速给某滚开,简直有辱吾李靖之门风!”

    苏定方闹了一个大红脸。

    那自然不是莽汉,莽汉能打胜仗,却当不好统帅。他只是一直被李靖的遭遇在心底唏嘘愤懑,听到李靖的抱怨,就有些反应过激……

    明白了李靖只是玩笑,只好讷讷说道:“这个……那个……末将定然跟那房俊多多讨要茶叶,供卫公喝个够!”

    李靖一手扶额,不停的挥着手,连声说道:“你快走,你快走,再多说几句,某这些年的潜心静修就要破功了,说不得踹死你!赶紧给我走远……”

    苏定方无地自容,只好弯着腰拿着六军镜垂头丧气的溜走……

    娘咧!

    看来咱真的没有媚上逢迎溜须拍马的天赋啊……

    “郎君,为何不带上本宫同行呢?”

    高阳公主端坐在锦榻之上,看着面前正捧着一本名册全神贯注的房俊。殷红的樱唇微微撅起,秀丽的小脸儿满是不悦之色。

    房俊随口说道:“你以为本郎君是去游山玩水啊?若我所料不差,此时的江南不啻于龙潭虎穴,你郎君我这次是甘为你皇帝老爹的马前卒冲锋陷阵去了,形势凶险,可不敢将你带在身边。”

    高阳公主撇了撇嘴,娇哼一声不屑道:“得了吧!江南锦绣繁华,那些衣冠渡江的豪族将原本在中原钟鸣鼎食醉生梦死的那一套都带过去了,论起享乐,关中这些贵族拍马难及!再说了,江南女子钟灵毓秀,个顶个儿的身段窈窕肌肤如水,性格更是温婉柔顺,你这家伙怕是打着偷腥儿的主意,所以不带上本宫吧?”

    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江南姑娘身段好、皮肤好、性格好……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本郎君这是为了帝国大业舍生忘死的伟大的品格啊,怎你到了你嘴里,就变得如此不堪?

    房俊顿时就怒了,放下手中的书册,一只大手就从高阳公主的裙角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