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章 贪欢
    高阳公主吓了一跳,如同被毒蛇咬了一口一般,俏脸吓得煞白,先是抬眼看了一眼门口,然后才瞪着房俊红着脸说道:“你你你……青天白日的,你要干嘛?”

    房俊“嘿嘿”一声奸笑,手掌顺着滑腻的小腿往上钻,一边点头道:“要!”

    高阳公主又羞又窘,两条细滑的小腿使劲儿一绞,将那只做坏的大手夹住,气道:“谁问你要不要了?”

    房俊无赖道:“你不是问我要不要干嘛?公主殿下邀请,微臣自然舍命相陪,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高阳公主一呆,俏脸通红道:“本宫问的是‘你要干嘛’……”

    你要干嘛……

    语气的不同,这四字的含义便截然不同。

    高阳公主的意思是“你要干什么”,而房俊曲解其意,变成“你要干么?”……

    这混蛋!

    高阳公主咬着两排细密的小白牙,气得柳眉倒竖,恼羞成怒道:“混蛋!龌蹉、猥琐、下流……给本宫滚远……哎呀!你你你,你先把手拿出来好不好……呀!那里不行……”

    小姑娘的力气如何跟房俊相比?抵抗敌人的阵地被轻易的突破,那只作怪的大手登山涉水长驱直入,将阻挡在面前的一些障碍统统粉碎,直接攻占敌人要害!

    公主殿下气喘吁吁,抵挡不力,只得素手摁着湘裙避免春光外露,咬着樱唇细细的喘息,玉笋尖尖轻轻踢着,却又被房俊轻而易举的捉住,温柔狎玩,极尽猥琐……

    蕊花始放,初承恩泽,纤美的娇躯自然不堪逗弄。

    片刻之后,房俊已经手托着公主殿下坐在一张宽大的太师椅上,两人上身衣裳均未除,但公主跨坐在郎君腿上,双足环抱他腰,细白的脚尖弯向纤嫩淡粉的脚心,小腿以上洁白细腻,不见纤缕……

    公主殿下正半阖双目。

    纤纤素手抵在郎君强壮的胸膛上,娇小的身子微微起伏。云鬓蓬松,宝髻斜坠,娇靥酡红、星眸迷离,使劲儿咬着唇瓣压抑声音,只是在喉中发出细弱萧管的婉转轻吟。

    明媚的春光自玻璃窗子透入,倾洒在两人身上,明暗幻灭。轻嗔薄怒都化作浅吟低唱,任凭春光似流水一般倾泻……

    好半晌,公主殿下扬起天鹅一般优美的脖颈,发出一声清浅的吟唱,在一阵细微的颤动之后,瘫软在郎君身上。房俊爱怜的轻抚她的纤腰,看着她伏在自己胸膛上的脸蛋儿绽放着鲜艳的红晕,粉唇开阖之间,吐气如兰。

    夫妻两个就这样紧紧相拥,保持在男女所能臻达的最亲密状态里,默默无言,感受着这份激情之后静谧的美好。

    直至这份美好被一声浅浅的惊呼打破……

    武媚娘捂着小嘴儿站在门口,惊诧的看着屋子里兀自纠缠的两人,一双剪水双瞳波光盈盈,由上至下不放过一寸景致,显得兴致盎然。

    房俊抬头看去,两人目光交汇,心意互通。

    房俊瞪着武媚娘:【喂,你这样盯着看,会不会太过失礼?】

    武媚娘翻了翻眼睛:【哼哼,白昼宣淫,是你们失礼才对!】

    房俊坏笑:【怎地,莫非你也想试试?】

    武媚娘一脸嫌弃:【才不要!只有你这禽兽喜欢这样无耻龌蹉的调调儿!】

    高阳公主被撞破好事,本就羞涩不堪,虽然同是房俊的妻妾,但这般丢人的状态被武媚娘见到亦是无法接受,等到看见房俊与武媚娘眉来眼去,高阳公主愈发羞囧不堪无地自容,低下头狠狠在房俊胸前咬了一口,如泣如诉的羞道:“不要活了……”

    房俊被咬得脸色都变了,急忙给武媚娘使眼色,让她先出去给高阳公主留几分面子。

    武媚娘嘻嘻一笑,粉嫩的舌尖在粉唇上舔了一圈儿,给了房俊一个“我懂”的眼神,笑盈盈的退出去。

    “都怪你,大色狼!呜呜呜,以后怎么面对媚娘啊,丢死人了……”高阳公主又羞又恼,攥着小粉拳狠狠在房俊胸膛锤了几下,发泄着怒气。

    房俊嘿嘿一笑,挤眉弄眼道:“大不了下次你也去偷看她!微臣保证,定将媚娘摆出一个更加羞人的姿势,让殿下扳回一城如何?”

    高阳公主大窘:“谁要去看她?别以为本宫不知你这个混蛋打什么鬼主意,告诉你,妄想!”挣扎着从房俊身上下来,却不料双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抬头见到房俊意味深长的笑容,高阳公主羞愧无地,伸出纤手狠狠的在房俊肋下掐了一把,骂了一句“王八蛋,去死!”,扭着纤腰急急忙忙避如后堂清洗更换衣衫去了。

    她可没脸再面对武媚娘促狭的眼神……

    稍倾,武媚娘娉娉婷婷的进来,身后跟着秀玉秀烟两个丫头。

    两个丫头捧着水盆毛巾,粉嫩的脸蛋儿红红的有如染了胭脂,垂着头不敢看房俊。武媚娘结果水盆和毛巾,将两个丫头打发出去,亲自为房俊清理身体。

    湿毛巾轻轻擦拭去房俊身体的污秽,武媚娘脸儿有些红,低声啐道:“郎君也太过分了,这大白天的就跟殿下欢好,太不像话。妾身见到两个丫头在门口面红耳赤的娇羞样子,就知道屋子里没干好事……”

    房俊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武媚娘温柔的清理,灵魂都要飞出来大笑三声——万恶的旧社会,爱死你了!

    等到收拾停当,武媚娘小狗一样俯身到房俊身前,耸着瑶鼻嗅了嗅,确定没有奇奇怪怪的味道,这才叫秀玉秀烟两个丫头进来拿走了水盆和毛巾,自己则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看着两个丫头纤细的身影走出去,武媚娘促狭的眨眨眼:“话说,这两个丫头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妾身那边还有两个呢,郎君何时将她们收入房中?”

    房俊无语道:“哪有你这样的?别人家都是哭着喊着拦着男人往家里弄女人,你却上赶着给男人往屋子里划拉,难道就不生气?跟你说明白啊,你郎君我可不是精虫上脑毫无廉耻的货色,咱不仅有原则,更有底线,就不用娘子你操心了!”

    武媚娘娇俏的翻了翻眼睛,秀挺的鼻子哼了一声。

    装!

    接着装!

    无耻的家伙,真当本姑娘不知道你跟我姐姐的那点破事儿啊?

    房俊不知道武媚娘对他跟武顺娘那点事儿一清二楚,但总归心虚,只好转移话题道:“急急忙忙的找我,可是有事?”

    提起正事,武媚娘当即收拾心情,容光焕发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脆声道:“曲池坊那边都准备妥当,明日便可公开发卖,妾身来问问可否还有何主意之处?”

    曲池坊,既是当初房俊在神机营弄来的那块土地。为了这块地皮,还跟长孙冲发起一场冲突,挨了李二陛下一顿板子……

    当初朝廷无法承受神机营的巨大开销,房俊自掏腰包垫付,换取了这块荒地的产权。当时房俊便规划将这块地建成一个新式的小区,公开发售,想来必能大赚一笔。

    随后科举考试的举行,无疑令这个想法彻底落实。

    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学子一旦通过考试,大部分要留在长安为官,这就需要大量房屋。虽然各大世家门阀都在长安有产业,但是满大唐那么多世家,房子是绝对不够用的。

    更别说科举成为定制之后,每年都将有大批学子进入长安的各大书院就读,再加上驻留长安的国内、国际商贾,对房屋的需求量绝对巨大。

    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房俊懒得去花费心思。

    武媚娘目光盈盈的看着自家郎君,毫不掩饰的崇拜。

    “明日开始发售,价格亦未曾公布,但是截至现在为止,已经有超过一半的房子被预定了……”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种能耐,云淡风轻之间,便能做到大多数人绞尽脑汁用尽手段的程度……

    房俊一愣:“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