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女王是个贤内助
    女人因为崇拜而心生爱慕,同样因为崇拜而亟待得到肯定。

    武媚娘是外柔内刚的典范,越是爱慕房俊,就越是想要证明自己配得上房俊。当然,这其中来自高阳公主的威胁和压力要占据绝大多数。

    高阳公主年轻貌美、身份高贵,她的嫁妆能排满长安半数长街,更能让房俊受到皇帝的宠信,仕途之上能进步得更快,让房俊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相比起来,自己有什么呢?

    除了这具如花似玉的身体,她一无所有……

    唯一能够令房俊对自己另眼相看的途径,就是努力成为房俊的贤内助!幸好,自己在处理事务方面颇有天赋,既能够打理好房俊庞大的产业,更能支撑起码头那一个生财的聚宝盆。

    以色示人者,色衰而爱驰,爱弛则恩绝。

    虽然武媚娘深知房俊不是那等无情无义、负心薄幸、只爱美色的浅薄之辈,但是她不愿意只是凭借容貌和身体取悦男人来获得宠爱和地位。更何况,在管理家业和码头的时候,那种令出法随、一呼百诺的权威,令她深迷其中、不可自拔……

    武媚娘往往在夜半之时在梦中笑着醒来,何其幸运,这正是我要的生活啊!

    *****

    美眸流转,武媚娘抿唇一笑,俏脸微微上扬,略带得意:“郎君可知预定房子的,都是些什么人?”

    房俊心说我哪知道?去年春天西行之前,指导了负责盖房子的“骊山农庄工程队”一些移植果树的技术和注意事项,令他们移植一些成年的果树到曲池坊那边,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都是武媚娘在打理码头事务之余兼顾。

    没错,这个“骊山农庄工程队”就是当初在骊山农庄里打炕的那一队人,首领便是木匠柳老实的儿子……

    不过既然武媚娘这么问,显然答案必然即在预料之外,又在合理之中。

    房俊只是脑子转了一下,便惊问道:“难不成是那些加入‘冲锋队’的世家?”

    武媚娘眸光闪亮,痴迷的看着房俊,心中爱火熊熊燃烧,赞叹道:“郎君果然是七窍玲珑,妾身只是说了这么一句,郎君便猜出答案,太厉害了!”

    看着武媚娘小姑娘一般崇拜的灼灼目光,房俊微微得意道:“这有何难猜?不过话说回来,这班人怎地如此自觉,会上赶子买咱们盖的房子?”

    这帮世家门阀最是心高气傲,他们跟房俊合作只是因为有利可图,绝不会因为这点人情就贴上面皮反过来奉承房俊。在他们骨子里,对于房俊并不认同,这是世家门阀的骄傲,亦是世家门阀的狭隘。

    武媚娘嘻嘻一笑,骄傲的像是一只天鹅:“因为臣妾跟他们说,只要谁家买了咱们的房子,就允许他们家有一个子弟可以加入到水师之中。”

    原来如此!

    房俊恍然,不仅赞叹武媚娘这一手玩的好。

    谁都知道新式水师是奉皇帝之命筹建,未来将会承担东征重任。况且大唐的水师虽然一向不受重视,但周边各国的水师实在是太弱,弱到完全不能给大唐的水师带来一点点的威胁,加入这支水师之中,一旦开战功勋简直就是捡来的一样!

    派出家将部曲进入“冲锋队”发财,然后让自家的嫡系子弟加入正规水师捞取功勋,简直就是两全其美的完美策略!

    不过房俊脑筋一转,赶紧问道:“媚娘可曾许诺他们什么官职?”

    武媚娘媚眼一翻,娇嗔道:“郎君当我是傻的呀,当然没有!只是同意让他们家中子弟可以进入水师而已,至于进了水师做什么,还不是郎君说了算?”

    若是以买房子为条件承诺官职,那可是大大的不妥,说是“卖官鬻爵”都不为过。刚刚过去的弹劾风潮虽然以房俊的胜利告终,御史言官们不得不在房俊的强势之下偃旗息鼓,但是这件事必然引起强烈的反弹,到时候御史言官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群起而攻之,房俊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可不是通过“捐官”以填补国家财政给太后老佛爷修园子的“我大清”,这是大唐!皇帝是好比霸王龙一般的李二!有他老爹房玄龄、有魏徵、有长孙无忌、有马周等等千古名臣的大唐!

    房俊要是敢玩“卖官鬻爵”这一套,都用不着李二陛下发火,老爹房玄龄分分钟就能执行家法,清除败类!

    房俊松了口气。

    没有承诺官职,只是许诺给一个加入水师的份额,那性质就截然不同。

    其实原本水师的名额谁都有份的,普通百姓可以,在籍府兵可以,世家子弟自然也可以。但房俊若是说谁家的孩子不够标准……那谁也没辙。

    这算不算公然索贿呢?

    房俊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武媚娘眨了眨眼:“郎君可是怕有人以此为借口,弹劾郎君索贿?”

    房俊惊异于武媚娘的观察力,心说咱知道你是未来的大皇帝,但是至于厉害到连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确实如此,媚娘你这么做,稍欠考虑。”

    “呵呵,郎君怎知妾身事先就没有想到这个漏洞?”武媚娘娇俏的模样,让人想咬一口。

    房俊奇道:“既然想到了,为何还要这么做?”

    武媚娘反问道:“既然能多赚钱,为什么不做?”

    既然跟名额直接挂钩,曲池坊的房子随便房俊要个什么价格,那些世家门阀都不会还价。与功勋相比,钱算个什么东西?再者说了,就让房俊使劲儿的要价,他还能要到天上去?

    这就是那些世家门阀的想法,看懂了房俊只是想要捞一票,大家反正不差这点钱,索性成全了房俊,也成全了自己。

    曲池坊的房子,必然是个极高的价格,不过大家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心照不宣……

    “赚了钱和花的不安心,何必去赚?”

    房俊没搞明白武媚娘的心思。

    见到郎君有点懵,武媚娘眉眼飘飞,极是得意。

    不过这丫头深知男人可以逗、但是不能逗过火的真谛,只是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得意,在房俊的黑脸神色不豫的时候,便开口说道:“若是赚来咱们不自己花,又有何不心安?”

    房俊楞了一下,随即恍然。

    “媚娘是要将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

    武媚娘笑盈盈道:“去年虽然关中大旱,但伏天的时候也连续降了几日大雨,长安城中靠近城墙的地方已有不少地方出现积水,至深处没过膝盖,百姓出行不便,怨声载道。长安城自前隋的大兴城扩建而来,很多地方因为建筑急促,排水设施难免有所疏漏,质量不佳。加上城中流动人口太多,导致排水设施不堪重负。妾身前几日听闻太史局预测今年多雨,若是雨量过大,城中难免再现去岁的光景。但朝廷现在的重点全在囤积物资筹备东征,哪里有余钱疏通排水沟渠?若是郎君将这笔钱拿出来,捐赠给皇帝用来疏浚排水沟渠,你说皇帝会不会龙颜大悦?”

    这不是用那些世家门阀的钱,来为自己谋政绩么?

    李二陛下当然会龙颜大悦!

    这样知冷知热的好臣子、好女婿,那简直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不仅仅能为了帝国的未来、皇帝的意志前赴江南与群狼环伺的环境下火中取粟,还能在临走的时候表现出对于帝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关心与支持……

    这个时候,谁要是敢跳出来弹劾房俊以权谋私、公然索贿,李二陛下第一个饶不了他!索个屁的贿啊,钱都进了朕的腰包,将要用在长安城的基础设施建设上,你干脆弹劾朕好不好?

    贤内助啊!

    房俊不得不叹为观止,武媚娘就是武媚娘,政治智慧几乎就是天生的,深谙“不利己也要损人”的政治真谛……

    若是御史言官们再受一次打击,以后还敢轻易的弹劾自己么?

    送给御史们他们一个把柄,然后反戈一击,借由李二陛下的手狠狠打击御史的气焰,令他们所谓的“风闻奏事”有所收敛,最起码要有证据才能弹劾大臣。

    这既是挖坑,更是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