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曲池坊
    异日清早,天空又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去岁关中大旱,若非有工部全力修建灌溉水渠和各式水车,怕是观众百姓将要遭受一个绝望的年景。老百姓也不傻,尤其是京师的百姓,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渠道能到打听到一些秘密的消息,比如时任工部都水司的工部侍郎房俊大力推广水车和修筑水利灌溉系统……

    有付出就会有回报。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官员若是鱼肉乡里欺男霸女,虽然一时拿他没法,但老百姓会将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口口相传万事唾骂,令其遗臭万年。

    宋朝大奸贼秦桧一生坏事做尽,却得以善终。

    他活着的时候有皇帝的庇佑老百姓拿他没法,但是在他死后,老百姓是怎么做的呢?

    人从宋后羞名桧,

    我到坟前愧姓秦!

    对于一种无比在意身后名的民族来说,这简直就是比死还要惨的极刑!

    太师坟上土,遗臭遍天涯!

    真当老百姓拿那些权倾一时的奸贼没法子么?不,他们有更恶毒的刑罚,生生世世控诉,子子孙孙唾骂,就算你死了,亦要将你的名字遗臭万年,承受灵魂的鞭挞!

    反之,若是能为老百姓做实事,他们就会将你记在心里,永远念着你的好……

    房俊在工部的时日虽短,但是推广水车、主修水利,加上之前的“呼风唤雨”神迹,名气早已深入人心。因此他在民间的声誉与在官员之间的名声截然相反,百姓敬他爱他交口称赞,为他立生祠!官员则恨其不守官场规矩任意妄为,恨得咬牙!

    当房俊的马车顶着微风细雨前往曲池坊主持房子销售仪式,路上三三两两的百姓远远见到这辆华丽得耀眼的马车,总会安静的站立在街道一旁,或是行注目礼,或是喊一句“房二郎好样的”,或是干脆拜伏于地大礼参拜……这些显然是直接受到房俊的恩惠得以活命的百姓。

    马车里的房俊干脆打开车窗,任凭细雨飘进车内打湿了自己的衣衫,微笑着跟百姓们挥手致意,心里唏嘘不已,也得意不已……

    咱生平没做过几件好事,便能被百姓们记在心中,感恩戴德。生活在这片土地的老百姓就是这么淳朴、这么单纯,只要一点点的恩惠,他们就会永远记在心里。

    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僚们,却总是将目光紧盯着上面,为了“体承上意”,绞尽脑汁的开动一切智慧,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却从来不肯低下头,去看看那些卑微的子民,为他们施舍哪怕一丁点儿的热情……

    古今皆然。

    *****

    细雨濛濛,曲池坊的坊门紧闭。

    自打去年开始建设,便先行修砌了高高的坊墙,将曲池坊的一切都隐藏在坊墙之后,外人难以窥其全貌,愈发增添了几分好奇,不知道出自房二郎之手的曲池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当然,这次前来买房子的人家,就没有几个是看中曲池坊房子质量的……

    坊门外,已有上百人站在细雨中,等待着坊门的开启。

    各大世家门阀虽然并未由家主亲至,却不约而同皆派出家中有分量的族人,足以表示对于房俊的重视。不重视不行,谁都知道能进入新组建的水师就等同于功勋到手,可是房俊到底会招收多少世家子弟进入水师,谁都没底。

    若是换一个旁人,或许会因为世家门阀的压力放开招收世家子弟的名额。

    但是房俊……

    谁不知道这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大棒槌?若是惹恼了这位新任驸马爷,完全有可能一怒之下宣布一个世家子弟都不招,这是世家门阀无法承受的代价。

    放着功勋在哪里不去捞,凭白的让给那些府兵和平民?

    那样的结果,不是世家门阀愿意看到的。

    能够掏钱买房俊一个开心,顺便得到一个名额,世家门阀们完全可以接受。

    现如今房俊有一句话早已风行关中,令世家门阀的簪缨子弟们深以为然——凡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就不叫事儿!

    精辟啊……

    房俊的马车来到坊门前,刚刚打开车门,便有人围了上来。

    “房驸马,老奴是河间郡王府上的管事,郡王殿下临行前还嘱咐老奴,见到了房驸马要邀请您近日去府上赴宴。”

    这是李孝恭派来撑场子的,房俊含笑点头。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房俊为了预防不测准备的托儿……

    “侯爷,小的是范阳卢家的管事,家中俗务缠身家主不能远来长安拜谒房相,甚为遗憾,便叮嘱小的定要去府上替家主向房相和大姑请安。”

    这是老娘的娘家也派人来凑热闹了……

    前几日倒是听母亲提起过,范阳卢氏这次科举考试中第者有五六人,皆排名前列,族中群情振奋。这么多的子弟中第即将在京师为官,置办房产是肯定的,又能帮衬房俊,正是一举两得。

    房俊脸上也堆起笑容,亲热的寒暄几句。

    没办法,娘亲舅大,虽然卢家的几位便宜舅舅从未见过,更没啥感情,但好歹也得给老娘争争脸,在卢家面前表示一下友好亲善的态度……

    那位卢家的管事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开了。

    “房驸马,小的是博陵崔家的……”

    “侯爷,老奴是河东裴家的……”

    一声声问候,一张张笑脸,让房俊一时间有些发懵。

    都是名垂当世的世家豪族啊,什么时候咱房二这么有影响力了,能让这些自持清高的大族放下身段前来捧自己的场子?是自己低估了水师的重要性?

    还是说……这帮家伙是想跟自己打好关系,顺带着能够进军江南的商业?

    房俊嘻嘻哈哈的应付着,心中恍然。

    真特么是无利不起早啊……不过想要利用咱房二,那就得先做好准备放放血!

    房府的一干家仆、伙计还有“施工队”的头领柳家老二柳天养,都已经等候在坊门前。萬年縣派遣来的书佐和管理曲池坊的坊卒亦在,见到房俊都恭敬的施礼。

    房俊挥挥手,坊卒上前,打开坊门。

    建成之后的曲池坊,首次在外人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随着坊门缓缓开启,透过越来越宽的门缝,一副优美的画卷仿佛从天而降、平地升起,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时之间,惊叹无数!

    坊门后面,一颗颗高大的梨树正迎着细雨绽放花蕾,虽然是去年移植而来,今年开得并不茂盛,但一棵挨着一棵的梨树遍及整个里坊,放眼望去一串串的梨花雪白雪白的挂满了整个树枝,远远看上去只有一束束雪白的花,碎碎的小小的贴着枝淡淡的开在迷蒙的烟雨里,空灵静谧,美得让人心醉!

    青石板路,黛瓦白墙,一户一户房舍仿佛画卷中才能拥有,整整齐齐干净划一,沿着宽敞平整的街道两侧铺开。坊内地势并不平坦,房舍却借着地势高低错落有致,布局独具匠心。

    蒙蒙细雨,落花如雪。浑然一体,冷香接天。浅素嫩白,令人心颤。散珠碎玉,悬坠欲滴。簌簌抖动,素馨飘零……

    精致的房舍,飘濛的细雨,碎落的梨花……

    远处烟波缥缈的曲江池碧水荡漾,如诗如画。

    这是长安城的一个里坊?

    这简直比亲王的府邸还要优美啊!

    原本只是打算来给房俊捧场示好的各家豪门,顿时被眼前优美如诗的曲池坊给征服了,一个个眼睛都红了。本来只是花钱买房俊一个开心,但现在陡然发现这钱花得自己心服口服,怎能不格外的惊喜?

    房俊一手撑着油纸伞,一边抬手虚引,笑道:“诸位,若是有意在此曲池坊置办房产,请给我来。”

    说着,抬脚向坊门之内的供给坊卒居住的坊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