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坑你没商量!
    一线城市买房难是历史老问题了。

    现如今的房价尤其北上广,已经让平头百姓望而却步,辛勤一生而不可得。其实古代也有这样的城市,而且其夸张程度绝不逊色于现在的北上广,比如历史上的唐朝长安……

    关于长安房价,有一个著名的段子,大诗人白居易年青的时候到长安去发展,拿了一首诗请当时的大神顾况点评,看自己有没有前途。

    顾况这位老司机看了少年一眼,一个白眼翻了出来,年轻人啊,心不要太大,先实现一个小目标,比如先去长安附近的同州华州混一下,别想着一下就冲到长安来,长安的米贵,居不易啊。

    白居易年少气盛,他说,你先看看我的诗。

    送上自己写的一首诗,正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顾况一瞅,顿时惊为天人,这是天才啊!得咧,小朋友,你这个文采可以在长安呆下去了,长安的米再贵,你也吃得起!

    白居易美滋滋的留在长安。

    可是,随后白居易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居不易”,因为顾况只是说长安的米贵,白居易的文才的确可换来大米,却未必能换来长安的小三房……

    结果这位才华横溢却无经济之道的大神在长安一直都没买得上房,一开始在长安東城区的长乐坊里,这个地段不错,算是长安二环以内。离大明宫很近,是一个老宰相的房子,但地段好价格就贵,所以他连正儿八经的正屋也租不上,只能租一个小亭子,相当于地下室,住久了会长绿毛的那种……

    后来,白居易又跟人合租,合租的人是谁呢?元稹,这也是著名的大神。

    白大神被高房价逼的要发疯,工作调动了数次,工资也调了好机会,可长安的房子依然买不起,而且長安的房子是刚需。

    刚需是什么意思?

    就是有钱你也不一定买得着……

    白居易后来当了长安的校书郎,相當於国家出版社的一个大编,工资也不低,一个月有一万六千文。按说米是吃得起了,但要买房,那还是远远不够滴……

    白居易虽然生活在中唐,但当时安史之乱刚刚平定,大唐国力由盛转衰,大不如前。即便如此,长安的房价依然堪称恐怖,那么欣欣向荣万邦来朝的贞观中期,房价也不会有太大差距。

    一万贯购买一处占地六七亩的房产,价格几乎等同于皇宫左右的崇仁坊等等里坊,贵得离谱!

    但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贵不贵了,而是郭家一下子就购买十套,总共曲池坊大大小小就只有七八十套房子,这么下去就有人家要买不到了!

    买不到房子,就没有水师的名额,没有了水师的名额,回去跟家主如何交代?这些都是各家的管事,在家中都有一定的权力,一定程度上可以在价格上做主。

    再贵,也得买!

    这是大家的共识,而且下手晚了有钱也没得买!于是乎,大家七嘴八舌闹哄哄的竞相出价。

    房俊看着热闹的场景,得意的撇撇嘴。

    一个水师的名额就令各大世家明知被宰还要哭着喊着往上冲,果然是有权就有钱,古今皆然也!

    房俊高高抬起手,朗声说道:“诸位,静一静!都怪某思虑不周,看来房舍有限,难以保证所有想买房的都能买得到。既然这样,咱们公平起见,便由价高者得吧!而且房源有限,也别以此十套八套这样搞,咱们就一套一套的来,大家都有机会。”

    价高者得?

    这群管事之中有些是经历过骊山农庄那场“神奇的可以召唤彩虹的神器”的拍卖会的,对这个“价高者得”四个字可谓是记忆犹新,心有余悸!往往房俊说出这四个字,就代表着会飙出一个天价!

    好似当年的那一幕重演上……

    果不其然,房俊笑眯眯的续道:“若是大家公然叫价,难免有一些实力不济者不得不退出,这可不是房某的初衷。为了最大限度的公平,各位将自己的心里价位写在纸上,这个价格只有你自己知道,然后咱们再公布各自的价格,价高者得房,各位意下如何?”

    表面上看来,这样做的确很公平。

    一旦那些有实力的买家估计错误,出的价钱低了,没有实力却想要买房子的有机会可以投机取巧。

    但是……

    真的公平么?

    抛开所谓的“公平的面纱”,这个招数的本质却是令那些有实力的买家不得不为了确保可以买到房子,不得不在实际价值上大幅度的提高报价!

    没钱买不起房子,那是没办法。

    明明有钱却因为舍不得提高价格而导致买不到房子,从而失去了水师的名额,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又特么玩这一套!

    大家无语的发现,房俊就是奸诈的挖了个坑,然后嚣张的告诉你坑就在那里,最后你还得闭着眼睛往坑里跳!

    坑人坑到如此光明正大,绑架绑到这般理所当然,也是没谁了……

    诸位管事心里纷纷吐槽,破口大骂,却不得满头大汗绞尽脑汁的衡量着别家会出个什么样的价格,自家要出个什么样的价格既能买到房子有不至于挡了冤大头被宰得太狠成为长安城的笑柄……

    同时在心里暗暗发狠,回去之后必定向家主添油加醋的描述房俊不将各大世家门阀不放在眼里肆意凌辱的过分之处,非得给他个好看不可!

    就不信这么多吃亏的世家门阀联合起来,摆不平你一个房二?

    当然这是后话,眼前之事,必须要拿下房子的同时还要尽可能的少花钱……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狼多肉少,想要在群狼环伺之中抢回一套房子,就不得不大大的出血报出一个令其他人匪夷所思的价位。

    这时候想要回去请示家主是来不及的,管事们只能在心中权衡利弊,纠结取舍……

    *****

    “多……多少?”李二陛下端坐在锦榻之上,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坐在对面的房俊云淡风轻:“一百六十六万贯。”

    下首的太子李承乾倒吸一口凉气:“嘶……二郎,莫非你将那些人家都绑架了不成?”

    这个数目,太惊人了!李承乾知道房俊的本事,也一向很崇拜房俊经商的手段,可是随随便便跟朝廷要了一处荒地盖上房子,就能卖出去一百六十六万贯?虽然这块地是在长安城内,可是这价格太太离谱了!

    去年一年大唐全国财政收入才将将超过三千五百万贯,你卖几间房子,就能卖出国家财政的二十分之一?

    户部的官员可以集体去死了……

    房俊面颊抽了抽,无奈的看着太子殿下,对他这个比喻表示不恰当:“殿下,就算微臣绑架了这帮管事,他们也不值钱……”

    李承乾无语,孤只是个比喻而已啊……

    李二陛下则默默的看着房俊,眼中金光闪闪,就好似面前的家伙是一个人型行走的聚宝盆!

    一百六十六万贯,就算是对于天下至尊来说,冲击也实在是太大了!一片荒地被房俊建成了曲池坊,然后卖出了一百六十六万贯,长安城有一百零八坊,就算忽略那些大的里坊面积几乎是曲池坊的两倍,也能卖出将近两万万贯……

    两万万贯!

    这特么得是多少钱?若全部换成铜钱的话,会不会堆满整个太极宫?朕是不是可以躺着数钱,却怎么也数不完?

    随即,李二陛下才恍然醒悟,朕是大唐皇帝啊,怎么能想着将长安城卖钱呢,太败家了……

    不能显示出太惊讶的表情,否则必然会被这个小混蛋耻笑!

    李二陛下深吸一口气,呵斥道:“钱钱钱,眼里就知道钱!以权谋私、公然索贿,房俊你该当何罪?”

    李承乾显示惊讶于父皇怎地突然将话题扯偏,随即醒悟过来,不由得以手捂脸。

    父皇,吃相不要太难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