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南方的消息
    曲池坊的房子卖出一百六十六万贯天价的消息,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飓风席卷了整座长安城!

    每千文为一贯,如果全部为铜钱,将近两万万枚放在一处会是占据多大的地方,堆起来会有多高,会是一幅怎样震撼人心的雄伟场景?

    这个数字将长安城震得鸦雀无声,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世家门阀们,也都个个目瞪口呆。

    随即哗然!

    舆论像是一锅开水沸腾起来,汹涌澎湃,直接将房俊推上了巅峰!

    有人赞叹房二郎不愧“财神”之名,随便将一片荒地搞一搞就能折腾出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天价;有人艳羡如此多的财富简直能堆起一座铜山,几辈子也花不完;有人则嫉妒得快要发疯,凭什么这个棒槌就能赚到这么多钱;也有人恨得直咬牙,怪不得这个王八蛋宁愿将长孙冲狠揍一顿不惜得罪长孙家甚至被皇帝责罚,也死死把这块地攥在手心里;当然,也有人兴奋得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娘咧!如此嚣张的聚敛钱财,这么大的把柄看你还有何话说?

    当天晚上,当这个消息在长安城内以狂风一般肆虐的速度传播的时候,已有不少人神神秘秘的勾连合作,相互打发家仆互通信息甚至亲自出马交流看法……

    这一夜,长安几乎无眠!

    说实话,房俊虽然想到曲池坊会卖出不少钱,但是一百六十六万贯这个超级离谱的数字仍旧让他无法预料。若非听了武媚娘的建议将这笔钱全部献给李二陛下,房俊几乎可以想象自己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是一场何等凶猛的狂风暴雨。

    这个数字太吓人了!

    可以预见,随之而来的必然是那些上次在自己手上吃了瘪的御史言官以及对自己深怀抵触的江南士族出身的大臣群起而攻之。

    如同上一次那般几乎形同于无赖一般的“直接攻击隱私”的做法可一而不可再。使出来一次,大家惊惧愤怒,还能保持克制。若是使个没完,必然导致本来并不相干的大臣而反感,从而加入到反对者行列之中。

    都是做官的,谁比谁容易?谁没有一点越界的地方?

    若是这种捉住对方隱私便猛攻不止的方式流行开来,简直就是大唐官场的灾难!古往今来,圣人就那么几个,谁能没有点把柄?你这样无差别的攻击,别人还混不混了?

    当你成为公敌,被整个阶级所抵触,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公理正义甚至是国家法律。李二陛下若不想整个帝国的官场体系崩溃,处理房俊就是唯一的途径。

    幸好不贪心,将这笔钱献出去了。

    现在承担压力的变成了李二陛下,只要李二陛下拿了这笔钱,房俊就可以躲在皇帝的身后高枕无忧,笑看风卷云舒……

    *****

    从皇宫回家,房俊美滋滋的想着回去之后要好生表扬武媚娘一番,这丫头虽然远离了皇宫这种阴暗龌蹉磨练心志的地方,但是政治上的天赋却一点也不差。

    简简单单的一招祸水东引,不仅将自己从中摘出来,还能收到来自皇帝和百姓的交口称赞,损失的仅仅是钱财而已……

    房俊会在乎这些钱么?

    答案是——会!

    毕竟这可是一百六十六万贯啊!若是这笔钱在手,整支水师的框架基本就完成了,若是贪心一点收入库房,房家几辈子都花不完……

    房俊喜欢钱,但从来不会被钱所绑架。

    首先,若是没有用房子换取水师名额这种“以权谋私”的手段,绝对不可聚敛这么多钱。其次……他要这么多的钱有什么用?他的钱早就花不完了,仅仅一个房家湾码头,就能保证房家的子孙后代几辈子都过着纨绔的日子,为何还要再贪心呢?

    西汉的邓通、西晋的石崇、明朝的沈万三、清朝的和珅……这些都是富可敌国的存在,拎出来哪一个都不比穿越者房俊差,可是看看他们最后的下场,有哪一个能得到善终?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有这么多的前车之鉴,房俊清楚的知道应该将自己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钱很重要,但是活得久一点、活得舒服一点更重要……

    房俊心情愉快的回到房府,尚未来得及去后院,便被房玄龄叫了去。

    自然是先了解情况,然后批评教育,最后不了了之……

    房玄龄发现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是太能折腾,虽然很多时候房俊都是表现得宠辱不惊好似没有多少野心,但往往在不经意间就能搞出大事情……

    房玄龄也不知道这是天赋,还是命中注定。

    听到房俊已经将这笔钱献给了陛下,房玄龄长长吁了口气,对这个儿子的政治敏感性无比欣慰。古往今来,有才华有能力的人然如恒河沙数、不胜枚举,但是那些最终有大成就者,无不是心志坚定、懂得取舍之辈。

    舍与得,看似截然相反,很多时候却又两位一体。

    能够衡量得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最不济也不会吃大亏……

    房玄龄夸奖了几句,又掏出一封书信递给房俊。

    “刚刚河间郡王遣人来寻你,见你迟迟不归,便将这封书信放下,言及是君王亲笔,让你回来之后务必第一时间看到。”

    房俊接过书信,见到老爹面露倦容,知道为了自己今天搞出的大场面,老爹必然担心焦急。只是岁月不饶人,当初的“房谋杜断”一个死去一个老矣,一个时代将要画上一个休止符……

    躬身后退,嘱咐老爹爱惜身体,这才回到后宅。

    坐到书房里,展开书信。

    这是李孝恭通知他江南情形的书信。

    房俊快速看完,一张黑脸愈发阴沉……

    采伐自蜀中和夔州的用来建造海船的巨木,由李孝恭的昔日麾下王文度负责,将木料砍伐之后扎成木排,顺着春季暴涨的江水顺流而下,直抵苏州。

    然而这些木料却被觊觎。

    信中言及,木料在抵达江南之后,囤积在苏州以西的浏家河河口,以待房俊抵达江南之后修建船厂,开始造船。按照房俊和李孝恭的商议,新的船厂就选址在苏州以西,后世的刘家港码头——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华亭镇就在不远的地方。

    但是这些木料一路顺风顺水的抵达苏州之后,开始大量的丢失。尤其是海虞镇附近的海域,许多当地折冲府的军卒甚至在军官的指挥下公然抢夺,而存放在福山港以及浏家河河口的更是连续被盗,损失惨重。

    当地官府面对盗窃抢夺毫无作为,似乎亦牵连其中……

    信的最后,李孝恭建议房俊最好尽快动身南下,若是任由江南的盗匪如此猖獗下去,将会大大影响船厂的建造以及水师的成军速度。

    读完信,房俊唇角挤出一抹狞笑。

    盗匪?

    怕是官匪一家吧!

    江南士族阻止不了自己南下,就用这种龌蹉的手段釜底抽薪,干扰和阻挠自己的计划。哪怕不能逼迫朝廷放弃进军江南的目的,亦要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令自己寸步难行。

    打得好算盘!

    真当你房二爷是木雕泥塑的不成?

    沉思片刻,展开宣纸。

    房俊关于船厂和水师的设想太过庞大,不可能一步而就,只能按部就班。将近期所要准备的项目一项一项罗列出来,分出先后轻重。

    江南船厂承载着房俊的宏达志向,岂容一帮跳梁小丑打乱自己的部署?他必须在抵达江南之前就想出反制的手段,一到江南,立即以雷霆万钧之势掌控局面,震慑屑小!

    比给你们一点厉害瞧瞧,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