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哪管生前身后名!
    “房俊,休要如此猖獗,还有没有一点官场体面?”

    门下省的官员们显然怂了,不提什么无法无天了,开始讲体面,讲道理……

    “体面?你们要将房某敲骨吸髓的时候,讲过体面么?”

    “那是户部提案,中书递交,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冤有头债有主,要发火你也得去找户部和中书省啊……”

    这是怕事的,开始祸水东引。

    “某不管那些,你就说你叫不叫魏徵出来吧,不叫,某就打得你老娘都不认得你!”

    这句话实在是太猖狂太嚣张了,就算门下省的官员实在是对房俊怵头,此刻也忍不住了,喝骂四起,乱糟糟一团。

    魏徵坐不住了,房俊是个什么德行长安城内全知道,热血上头拎着拳头就开干,那绝对不是不可能!这要是被他将门下省的官员揍一顿,他魏徵的老脸也别想要了!

    赶紧大喝一声:“让那小子滚进来!”

    外头安静下来,紧接着……

    “砰”

    房门被一脚踹开,房俊那张黑脸愈发阴沉,从外面大步走进来。

    魏徵不悦道:“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还懂不懂点规矩?”

    房俊一翻白眼,冷笑道:“还真就不懂!要不,侍中大人您教教我呗?就教教我怎么在人家把钱都献出去了,还死皮赖脸的跟人家要税!”

    果然是为了这事儿!

    魏徵本来是想解释一下缘由的,可房俊这幅盛气凌人的态度实在可恶!魏徵骨子里的倔脾气也发作了,吹胡子瞪眼道:“老夫做事,难道还要你这个黄口孺子评论不成?当真对老夫有意见,你也不够格,让你爹来!”

    房俊眼睛也不小,当即回瞪:“仗着资格老就欺负人?就算欺负人,也不能欺负成这样,简直太过分了!”

    架势很足,但是语气上难免就弱了几分。

    没辙,魏徵地位摆在哪儿呢,千古传颂的诤臣,房俊一直都很佩服。

    外面围观的官员们顿时得意起来,你房二确实牛得不行,刚刚跟咱们还硬气呢,在魏徵面前,还不是气虚三分?这些门下省的官员对于长官能力压房俊,顿时与有荣焉。

    也就是魏徵的名头,能够令房俊忌惮三分。若是换了刘泪那等货色,敢这么跟房俊说话搞不好拳头老早就上去了,先揍你个满脸桃花开再说……

    魏徵冷哼道:“谁欺负你了?”

    房俊怒道:“那笔钱到哪里去了,别人不知你怎会不知?钱都没了,你还跟我要什么税?”

    门外的官员们面面相觑,娘咧……

    一百六十六万贯啊,就没了?

    这房二郎也太能花钱了吧!

    魏徵却是老神在在:“你卖了房子赚了钱,那就得交税,你把钱弄到哪里去了跟老夫有什么关系?”

    他心里也有气,陛下对咱都得以礼相待,每每气得头顶冒火也没跟咱说几句狠话,你个小毛娃娃就敢跟咱吆五喝六的,成何体统?

    房俊快要气疯了,大怒道:“你耍流氓,不讲理是吧?”

    门外的官员们大汗,房二郎果然是爆脾气,居然敢说魏徵耍流氓……当真有种!

    魏徵也不生气,悠闲的喝口茶水,眉毛挑了挑,戏虐的看着暴跳如雷的房俊,那眼神里的轻蔑好似再说你还能咋滴?

    房俊气得鼻子冒烟,就在魏徵的值房里撒泼打滚破口大骂,什么难听说什么。

    魏徵是什么人?

    连皇帝都敢怼,不仅敢怼,而且一怼就是几十年,岂会害怕房俊这么一个棒槌?

    房俊也没辙了,甭看他敢打齐王,敢打刘泪,你让他动一下魏徵试试?打了“千古人镜”,那绝对的千古骂名遗臭万年。

    最终房俊没法,只得咬着牙交税,那巨额的税款让他差点吐血!

    老魏,太狠了啊!

    可是门下省既然核准了的提案,就连李二陛下轻易都反驳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捏着鼻子认了,还能怎地?

    真是气人啊,若不是这个打不得骂不得的魏徵,房俊绝壁大脑门下省!

    不过吃了亏不反抗,那显然不是房俊的作风。

    这货也耍无赖:“缴税可以,但是现在没钱,欠着吧!啥时候有钱啥时候给,要不然你就亲自上门取,给我爹要钱!”

    魏徵被这句话气乐了,这跟街头上纨绔耍钱输了赖账有什么区别?

    上咱家跟我爹要去……

    魏徵从善如流,点头道:“那就先欠着,不过欠条得写一张。”

    房俊气道:“就这么三瓜俩枣,我房二至于赖账么?”

    “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

    房俊没法,只好憋着气写了张欠条。

    魏徵老脸笑成一朵菊花,要多可恨有多可恨!

    临走,房俊叫嚣:“打你我不敢,一把老骨头我怕被你讹上,万一咽了气儿我还得背负骂名,此乃智者所不为也!不过这事儿咱肯定没完,老魏你等着,回头咱就收拾你儿子,不让你那几个儿子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我房二跟你姓!”

    魏徵大怒,手里的茶杯用力掷向房俊,房俊眼疾脚快,早就闪出值房,那茶杯“砰”的一声在门框上摔得粉碎。

    “这小王八蛋,知不知道尊老?简直混蛋至极!”魏徵大骂。

    不过晚上回家,他就愁了……

    一进门儿,长子魏叔玉就抱着老爹的大腿痛哭流涕:“爹啊,你把房二的钱还给他吧,那棒槌已经放出话了,要给儿子好看啊!儿子这小身板,还不得被他拆了?您可怜可怜儿子吧……”

    次子魏叔瑜、三子魏书琬也都可怜兮兮的站在一旁,满眼惊惧之色……

    魏徵的老妻出身河东裴氏,但毕竟是女流之辈,也素闻房二的凶名,忧心忡忡的埋怨道:“你说说你,黄土都埋到脖子了,还去跟那房二较什么劲?将来你两腿一蹬两眼一闭算是享福去了,你造的孽还不得孩子们去还?”

    魏徵踹了长子一脚,将次子三子都轰走,老神在在的坐到老妻身边,闭上眼睛说道:“放心吧,此事自有缘由,否则老夫闲得难受啊去招惹他?那小子聪明着呢,后来已经看出端倪,不然依着他的脾气,就是陛下亦不能摁着他的脖子让他低头,绝对不会签下欠条的。”

    裴氏惊奇道:“此中有何隐情?”

    魏徵说道:“倒也谈不上隐情,只是陛下为房俊擦屁股而已。若非陛下亲自交代,老夫岂会愿意去掺和这事儿?放心吧,没事的。”

    裴氏这才放宽心,一边给魏徵揉捏肩膀,一边低声埋怨道:“你这把老骨头也没什么油水了,也该歇一歇了。女人不懂政务,但是也看得出朝廷现在跟以前大不一样,总是有新奇古怪的事情继而连三的发生。再说你跟陛下作对了一辈子,焉知陛下有没有记恨在心?将来你咽了气一走了之,陛下就难道不会将这股怨气撒在孩子们的身上?老爷,你好歹也得给孩子们想想……”

    魏徵默然,双眼微闭,沉吟不语。

    陛下城府甚深,如渊渟岳峙,令人看不清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说起对于自己的怨气,想必是一定有的……

    不过魏徵并不担心。

    他这一生,先后曾供事前隋、李密、李建成、李二陛下……

    说是三姓家奴都不为过。

    他有智计,可治理国事不如杜如晦、房玄龄,领兵打仗不如李靖、李绩、程咬金、尉迟敬德,他凭什么在文臣如雨、将星闪耀的李二陛下麾下立足?

    诤谏!

    李二陛下这人当的一句英明神武,可毛病也不少,志大气骄、好大喜功……若无一个人能时时刻刻的给予警醒,矫枉是非,则很容易进入歧途。

    所以魏徵选择了做一个诤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