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山越人
    江南道宣州的深山之中,虽然已至初夏,清晨时分却依旧薄雾濛濛,水汽深重。

    长孙冲推开窗户,看了看雾蒙蒙的天空,已经到了卯时末却已然不见太阳,便烦躁的叹了口气。从长安便一路跟随自己流落天涯的书童替他梳理好了头发,打来清水濯洗手脸,然后换了一套青色直缀。

    当初名动长安的长孙公子,似乎风采依旧……

    迈步走下竹楼,空气清新,深深吸了口气,似乎五脏六腑之内的污垢都被涤荡一空。只是这清新的空气之中潮气太重,对于久居关中干燥温暖环境的长孙冲来说,实在难以适应。

    那一丝丝的潮气透着阴凉,不断的往骨头缝儿里钻,整个人的骨头似乎都有些发酥,浑身的关节每一天都在酸疼。尤其是昔年受过重创的胯下伤患之处,更是又痒又疼,令人难以忍受。

    一般这种山越人居住的竹楼,都是上层住人,下层豢养一些牲畜。长孙冲自幼锦衣玉食自然受不了那个味道,便将竹楼的下层清理出来,却要洒上厚厚的一层雄黄粉,否则森林里的蛇虫鼠蚁会一个劲儿的往竹楼里钻。

    刚到这里的第二天清晨,就有一条花花绿绿的菜蛇钻进了长孙冲的被窝,吓得长孙冲直接从竹楼从窗户一个鱼跃便冲了出去,倒栽葱摔在了楼下的草地上。

    没办法,关中长大的富贵人家孩子,对于蛇这种生物是非常陌生的,更何况是这种差一点点就达到“负距离”的接触……

    对于长孙冲来说,山越之地最难熬的除了这无处不在的湿寒之气之外,还有食物。

    没办法,山越人实在是太穷了……

    山林间、沟壑里的空地都会开辟出一块一块的农田,只可惜种植的粮食还没有杂草高,估计每一年的收成连种子都收不回来,山越人太懒了,他们懒得拔草……

    因此,粮食永远都不够吃。

    跟随长孙冲来到此地的家将原本有十个人,有一次大家实在是饿的没法子,便有八个人进山打猎寻找食物,留个两个人在长孙冲身边。结果去了八个人,只回来两个半……有一个只剩下半截,另一半被黑熊咬住了,两个同伴想要将他从黑熊的嘴里抢回来,结果只抢回了一半……

    这些在长安耀武扬威的家将,一旦进了这深山就向没穿衣服的毛孩子,毒蛇猛兽蜥蜴甚至一直蚂蚁都能要了他们的命。长孙冲只得将自己的粮食配额主动减少一半,其余用竹笋山药等等来填补,剩余的几个家将就是他的护身符,把他们饿死了,自己估计也得完蛋。

    望着一丛丛杂乱的竹子,长孙冲悲苦的叹气,肚子又开始咕噜噜的叫唤,上一次吃饱饭是什么来着……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阴寒的潮气和腹中的饥饿让他瑟瑟发抖,一股浓浓的怨恨也从心底最深处不可遏止的涌了出来。

    他不恨李二陛下,毕竟是自己参与谋反,没有任何一个皇帝可以原谅这样的错误。他也不恨侯君集,虽然这个号称李靖之外他第一的蠢货占据绝对优势却最终失败,使得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只恨房俊……

    很奇怪,说起来房俊一直都是在两人交锋当中属于被动的那一方,抢了房俊神机营提督的职务,被房俊拖着一条腿去往太极殿也是因为他先打曲池坊地皮的主意。

    可长孙冲就是恨房俊!

    他一直认为这个是房俊的出现,才夺去了李二陛下的信赖和重用,夺去了自己勋贵二代之中第一人的光环,甚至勾引长乐让她移情别恋!

    若是没有房俊的步步紧逼,自己又怎么会孤注一掷想要推翻李二陛下,进而攫取更大的权利和更高的地位?

    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有家归不得只能浪迹天涯在这深山老林里吃苦受罪,他房俊却娇妻美妾青云直上享受美妙人生,想到这里,恨意愈发如熊熊之火燃烧!

    脚步声响。

    长孙冲深吸一口气,将滔天的恨意压制在心底,转过身,就见到一男一女两个人快步走来。

    男的高大强壮,敞开的胸口露出古铜色的胸膛,肌肉坟起,两条胳膊宛如铜浇铁铸,筋腱虬结,予人一种强壮剽悍不可战胜的威猛之感!

    女的则是娇小玲珑,一袭简陋的白纱裙穿在曼妙的娇躯上,却有着一种天然去雕饰的清新美感。秀美的俏脸不着脂粉,肌肤嫩滑如婴孩,眉目如画,清丽婉约。

    强壮男人来到长孙冲面前站定,目光冰冷,语气冷淡:“你那仇人已经乘船南下,昨日已经抵达扬州。”

    长孙冲目光一凝,强抑着恨意,咬牙道:“某会立即通知潜伏在扬州的属下,一有机会,立即将其格杀!”

    强壮男人呵呵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这倒不用。已有线报,房俊在扬州将会逗留几日,然后整个船队一分为二,一部分顺江而下直抵海虞镇,他自己则亲率一部分溯江而上,前往姑孰城。”

    长孙冲微愣:“他去姑孰城做什么?”

    强壮男人冷哼道:“那厮在姑孰城外有一处铁厂,规模很大,想必是要前去查勘姑孰城附近的铁矿山。老子早就眼馋那处铁厂了,一直忍着没动,没想到居然还能钓到一条大鱼!”

    长孙冲顿时眼神炽烈,心中狂喜!

    房俊啊房俊,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任你能耐比天大,到了这宣州便是山越人的天下,定然要你来得去不得!

    长孙冲目光盯着强壮男人,一字字说道:“乌朵海,你我有言在先,只要你助我宰了房俊,我便给你扬州宣州苏州饶州等州的兵力布防图,助你一举攻占江南,割地称王!”

    乌朵海嘿嘿一笑,俊朗的面容一片狠厉:“长孙公子最好说话算话,你们汉人最是狡诈,某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你敢耍手段玩心眼,老子不介意剜出你的心脏祭奠山越之神!”

    长孙冲心里一突,下意识的一个激灵,赶紧说道:“我长孙冲现在有家归不得,不过是游魂野鬼,我只要宰了房俊报仇,再无他想!这下半生,某就投靠你乌头领,为你出谋划策,鞠躬尽瘁!”

    乌朵海满意的一笑,伸出骨节凸起的大手拍了拍长孙冲瘦弱的肩头:“那感情好!我乌朵海最崇拜你们汉人当中读书人,一肚子的阴谋诡计,都是特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坏蛋!有你相助,咱们山越人定能打下一片大大的土地,让祖孙后代无拘无束的繁衍生息,你们将会是山越人世世代代供奉的神灵领袖!”

    长孙冲脸一抽,勉强挤出一抹笑意。

    去你妈的的神灵领袖!

    就你们山越人好吃懒做只知烧杀抢掠的臭德行,还打下一片大大的土地?就算白给你们土地,你们会耕种么?一群猪猡一般下贱的玩意儿……

    不过此刻心里再是恼火,亦值得忍耐。

    房俊此番南下,身边必定护卫重重,想要宰了这个小王八蛋,就必须借助乌朵海的山越人力量。

    他的目光不由得向一直站在乌朵海身边那个安静娴雅的美丽女子看去。

    心中一动,笑道:“明月姑娘即将见到长安故人,可曾欣喜雀跃?”

    一句话,乌朵海与那女子尽皆变了脸色。

    女子羞恼道:“长孙冲,想你亦是诗书风流的人物,怎地这般阴损?”

    长孙冲故作惊愕道:“明月姑娘,此言何意?当初姑娘潜伏在长安的醉仙楼,实施暗杀张士贵的计划不成,反而被百骑顺藤摸瓜差点全军覆没,不正是房俊网开一面放你逃出长安么?若非房俊徇私,百骑岂能任由你等逃走?”

    董明月粉脸涨红,气得暗暗咬牙。

    这长孙冲看起来人模狗样,却实在不是个东西!

    一边的乌朵海一言不发,但一双眼睛里已是闪烁着狐疑的光芒,嘴唇微微抿起。

    脸色铁青……